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变故横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夏日炎炎。

    今日是瑞亲王骆琪琰生辰。

    身为七皇子的骆琪琰倒也未大张旗鼓的操办,只在皇府内宴请了几个平日里说得上话的至亲好友。一堆人在一起的只是说说笑笑,骆启霖觉得有点无聊了,便偷了个空,信步到处逛逛去。

    池塘杨柳淡淡风。

    花园里古树参天,这清风徐来的,拂在人脸上甚是舒服。

    骆启霖突地发现前面一棵大树有异常,隐隐约约的似有人影。骆启霖不禁心中一惊,想自己与七弟素来交好,从无过节,他不至于要设埋伏杀自己吧?

    骆启霖虽如此想,还是悄悄靠近,却不禁有些失笑。树上确实有人,哪是什么刺客杀手,却是一名娇俏少女,正坐在枝头磕着瓜子,两只纤巧的玉足正在一荡一荡的。

    骆启霖的心突地也随之一荡漾,禁不住直走上前,看清了这少女的容貌。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长裙散开,小脚儿忽隐忽现的。

    骆启霖在心中揣摩着她的身份。她的穿着打扮,非富即贵。耳后长发表示她尚待字闺中,因此并不是骆琪琰的妾室……只是!她身边为何没有跟着丫环?这么高的树她是如何爬上去的?

    少女玩得正开心,不期然头一低,一把撞进了骆启霖的眼睛里。她突地觉得心跳得飞快,有些惊惶失措,这一乱,身子不由控制地一歪,直接从树上要摔了下来。

    骆启霖不假思索,飞身一跃,抱住了她,四目相对,两心同跳,皆是心慌。

    骆启霖转了几个圈落下,好不容易站稳了。

    少女发现自己依然被对方抱在怀中,醒悟过来,脸涨得通红,用力一推,转身便走。

    骆启霖觉得有些好笑,再者他也想搞清楚她是怎样爬上去的,便出口道:“姑娘留步。”

    少女停下了脚步,心中已有悔意。方才一时心急,未曾想到对方身份,看他穿着必定来历不凡,自己这一推,可是大不敬。不知他若追究,会不会令琰哥哥为难?

    骆启霖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骆启霖并不知少女心中所思,又道:“方才一时情急,并非有意唐突姑娘。但姑娘受人之恩,也好歹道一声谢吧。即使不想道谢,总得让我知道我刚才把谁救了吧?”

    少女翻了个白眼,敷衍地行了个礼:“小女叶苑苑。”

    又说:“其实你刚才不必出手救我,这么一点高度还伤不到我。不过还是谢谢你。”

    这么一点事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吧?叶苑苑是这么想的,她转身又欲离开。

    骆启霖想起了吏部尚书叶学枫也在席位,眼前女子也是姓叶,看起来又是未嫁之人,想来必是叶学枫的滴女叶苑苑无疑。听闻叶苑苑貌如天仙,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叶学枫武将出身,因此叶苑苑也是从小习得一身武艺。

    骆启霖心中突地闪过一丝失落。或许是他觉得,如此优秀之人,世间少有,为何不是他骆启霖的?叶学枫之女已被皇上指婚给骆琪琰他是知道的。即使她未有婚配,自己亦不可能是她的良人,他已有太子妃兰江月,而身为相府千金的她,是不可能给自己做侧妃的……

    骆启霖赶紧提醒自己打住,自己想得太多的。因此他顺着她的话接过茬:“确实,这点高度,伤不到叶大人家千金的。”

    叶苑苑眉头一挑,没有言语,她知道世人对女子学武一般持玩笑看待,认为最多只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她把对方的话看作是出言嘲讽,因此有些气呼呼:“不敢。”

    她又暗暗打量了一下,对方气度不凡,年纪似乎比琰哥哥长上几步,再加上全身穿着打扮,她早已猜出对方可能是今日七皇府最尊贵的客人:太子骆启霖。

    她又重重地加了语气:“太子殿下。”

    骆启霖想来真是一肚子气,自己救了人,非但没有得到感谢,两句三言之中反而像是得罪了人。

    “何不比试比试?”骆启霖突地玩心大起,“今日你不是叶府千金,我不是太子殿下,我们只是普通习武之人,过几招如何?”

    叶苑苑沉吟片刻,看骆启霖不像是开玩笑,还有些犹豫之时,骆启霖的扇子已攻到眼前。叶苑苑便不再多想,见招拆招,见缝反攻。

    当下你来我往,骆启霖渐渐吃惊:这叶苑苑的功夫如此了得,看来平时是下了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