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六十六章 洛阳安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战场上,很危险吧!”

    骆启霖有些窘迫的捉住苑苑的手不让她乱摸。“没事,我都回来了。”

    “嗯,回来就好。”沐浴的过程中,苑苑注意到骆启霖的右手有些不灵活,心中有了成算,但也不言明。骆启霖觉得自己隐藏的好,苑苑就不戳穿他。

    满满两大桶热水都用完,苑苑才心满意足的把泡得软趴趴的骆启霖捞出来,给他穿上新做的寝衣。去了满身风尘,又恢复成原来那个浊世佳公子。

    收拾好,才让人从小厨房端来准备好的吃食。

    “我怕你酒席上吃得不好,再吃些吧!”

    苑苑说得不错,宴席上尽顾着喝酒了,没怎么吃饭。骆启霖也含蓄,接过婉就狼吞虎咽。

    “这是你做的。”骆启霖说得很肯定,而且他才吃了一口。

    “你怎么知道?”

    “因为有种特别的味道。”

    是很特别,特别的……一言难尽。吃完饭,骆启霖一把捞起身旁的娇妻,大步流星的往卧室走去。

    “你今夜要负责喂饱我!”

    苑苑亦是许久不见,有些动情,热情的攀了上去。

    趁着这个当口,叶思远请求致仕。在国子监里,教的都是公卿子弟,稍有不慎就会得罪人,如今有叶仲清能撑起叶家,叶思远就有了去意。还有一点也是因为不让李晟熠忌惮。

    李晟熠这次答应得很痛快,但同时又给了他一些事做:“朕唯恐老师晚年无事可做,特给您一个恩典,若您办学,学生都为您保驾护航。”

    办学,这算是叶思远的老本行了,也确实比他做官来得轻松。而且当年的青城书院也是有了先帝的支持,此番得了新帝的支持,叶思远满口应下。

    他不过四十出头,正当壮年。选择致仕倒让许多人不解,觉得他白白耽误了大好的前程。而叶家则是恪守一句话,低调做人,高调处事。

    在太平年代,永远不要引起上位者的忌惮。

    大赏之后,洛阳城中连续热闹了许久。

    骆家办了几场宴会之后,骆启霖也得了空闲,陪着苑苑在院子里散步。

    “你知道这次皇上为何那样袒护叶家?”

    苑苑也正好奇,按照李晟熠的谨慎的性子,断不可能百分百信任叶家。此番又怎么会大肆赏赐。

    “我们行军归来的途中,遇到你的暗卫,他们带着找回来的传国玉玺。我也不知道为何,那首领平白无故的把传国玉玺交到我手上。”

    骆启霖的话没说圆,但是该知道苑苑也知道了。大抵是夜枭看明白了如今的形式,才借骆启霖的手把东西交给皇帝,洗清叶家的嫌疑。

    “我和皇上说,那传国玉玺是在大梁的皇宫找到的,不管怎样,能暂且让皇上不再忌惮叶家也是好的。”

    “是,夫君思虑周全。”

    解了眼前之危,苑苑又忙碌了起来,先是派人会长安去看看从前的生意,若还剩下的,该收拾起来的就收拾起来。人总不能嫌钱多不是。

    再有就是把带来的掌柜们都用起来虽然十几人也吃不了多少,可十几家人里有男有女,有娇贵的姑娘,养尊处优惯了的太太,不是那么好养的。

    苑苑来洛阳之后,一家给了几百两银子做为安置费,现在他们再没事可做,银子可就快花光了。

    可是洛阳繁荣,世家盘根错节,她这一个外来人,不管做什么生意都是在分人家的油水。难免得罪人。可生意不做又不行,只能做一些这里人不做的营生。

    苑苑冥思苦想许久,终于还是决定做从前她做的生意,不管是果脯还是甜品民宿,都是洛阳人不曾做过的。

    敲定好要做什么,苑苑只是做做指导,杂事便交给小喜夜莺去操劳。

    她还有其他事要做。

    叶仲清这次出来,也算是功成名就,加上洛阳离青州比京城近,叶家重新叫人去杜家提了亲。

    亲事定了下来,两家人正在商量章程,苑苑少不得要跟着操劳这事。

    叶仲清的婚礼办得很盛大,新娘是从青州接过来的,一连走了两天。十里红妆,羡煞旁人。

    大婚当天,极为热闹,大周的功勋士族都少不得来捧捧场。酒席一直热闹到深夜。

    从议亲到大婚,途中经过兜兜转转,大半年的时间,叶仲清终于抱得美人归,洞房之夜,激动面红耳赤。杜含玥躺在床上,双手死死的抓着床单。

    心中又是害怕又是期待,帷账落下,红浪翻被。

    叶仲清的婚事办完之后,李晟熠让人去接长安的其他宗亲,可长公主府却没人来。苑苑派人去打听了,去接人的礼部官员无不唏嘘。

    “长公主一家都是烈性的,听说长安破城那日,周宜郡主亲手了结了周凌。后来便在家里搭了和佛堂,长公主说周宜郡主不走她也不走,所以下官才一个人都没接来。”

    苑苑愕然,礼部那官员喝了一口茶,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对苑苑说道:“对了,这次接来的人中还有一个女子,她说她是定远侯府的妾室。”

    苑苑挑眉,第一个就想到了杨沁,不禁觉得好笑。她怎么不陪她那给了她荣耀的姑母一起去死。但心里这样想,只是表面上却是不能说的。

    “也许真的是定远候府的妾室也说不定,那我回头就叫人去带回来。”

    苑苑让人给他一个红封:“劳烦大人走一趟了。”

    那人收了银子,哪还再说什么,当下便眉开眼笑:“夫人无需客气,我与叶将军是同僚,何况也没帮多少忙。”

    “来人啊,送这位大人。”

    回头,苑苑让人把绿萼接了回来。经过这一番的事,绿萼也没了从前的意气风发。

    “夫人,求夫人饶恕。是奴婢痴心妄想,才做下许多错事。”

    苑苑不为所动。

    “杨沁小姐,你怎么会是痴心妄想呢,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