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我后天出差法国,你跟我一起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V1:我后天出差法国,你跟我一起去

    封成瑾手顿,对于裴永佑挑破的事情,良久,蹙眉,“这从哪看出来?”

    裴永佑低笑,双臂抱怀,对着封成瑾啧啧摇头,“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这榕城可没有我裴少玩不懂的心思,首先第一点,你太自负,尽管你平日维持低调,但真正能让你上心的事情不多,尤其八年前你为了女人一掷千金,跑去美国开公司。你如今的反应跟当初去做决定前一模一样。”

    封成瑾闻言低嗤,不苟同的别脸摇摇头。

    “别不承认,你为感情焦躁的时候和为工作思考的时候感觉差别很大。”似乎是被封成瑾否定,裴永佑揉了揉鼻尖,似要给自己找回立场。

    “第二,都是男人,这个时间点……”

    男人怎么了?封成瑾抬眸凝视。

    见他有反应,指了指自己的腕表,裴永佑靠近,笑的别样猥琐,“除了女人能让男人那雄起的荷尔蒙在夜间想找个地方去释放,我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值得你现在心神不宁的想去赴约。”

    赴约……

    想着顾梓璇那熟睡的容颜,封成瑾眸光颤了颤。

    另一边,发牌的安凌菲频频抬眸,顺着数名老板的夹缝看着那边优雅华贵,近乎完美到无可挑剔的身影,眸色中,什么在打量,含笑泛深……

    ……

    离开的时候,封成瑾凝视那已经彻底醉倒在后座的裴永佑,唇角冷挑了下,“先送他回去。”

    秦诺看着那先前因为一句话说错,被总裁缠着开始狂灌的裴少,忍不住额头冷汗滑了一滴,点头,“好。”

    没办法,裴少那鼓噪起来,真的是发挥了韩国人热情的优良传统,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让人完全无法招架。

    封成瑾喝的也不少,不过却没任何影响。

    双手交覆腹部,他只闭目养神。

    夜色冉冉,黑色宾利慕尚如幻影飞掠。

    裴氏跟封成瑾的豪宅分别在城东城西,离得很远。

    将裴永佑送到裴氏别墅后,秦诺驾车,再一路拐着进了环城。

    只是上了高架后,秦诺的眼神就不停频频看他。

    直到车子快开到分岔路的地方,秦诺忍不住放慢速度,试探性问道:“封总,你……今晚睡哪?”

    封成瑾睁开曜黑的眸子,看向秦诺。

    再顺着看向道路指示牌的标示,明白了什么。

    直行是继续走环城高架,通往市郊,右拐是下高架,进市中心……

    眉睫颤了颤,封成瑾别开了脸,看向窗外,“你想多了。”

    低沉的口气让秦诺飞快收回神色,长吁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想多了。

    可等车拐进通往边郊道路,凝视着他的状态,秦诺又觉得自己没多想。

    封成瑾没有说话,深邃的眸色只凝视着榕城夜色,有些沉冷的纠结。

    榕城,此刻灯火阑珊,犹如穹空镶嵌人间的星河大地,伴随着榕城独有的江海共存的地势,美的恍若大师所作的油画。

    先前,被裴永佑捣了一阵,现在又被秦诺不断暗示……

    封成瑾揉揉眉头,心情更加有些烦躁。

    ……

    尚品云萃。

    深夜。

    顾梓璇没有等来封成瑾。

    秦诺走后,她因为看着封成瑾吩咐买的东西,不自觉又想起了赫启默。

    打开手机,她期望能看到什么奇迹性的道歉,然而没有……

    短信很多,可每一条几乎都是生硬的“你到底在哪,看到短信了回电。”

    对比是如此的明显。

    自嘲笑笑,指尖滑进发丝,她靠着沙发无力坐着。

    直到最后,没有心情的她又去入睡。

    再从客厅空调的寒冷中醒来时,就是现在2点,浑浑噩噩睡了一天,导致她生物钟全部混乱。

    坐在客厅,顾梓璇没了半点睡意。

    盯着电视机发了一会儿呆,打开,跳转的夜间频道更让这种寂寥扩大了几倍。

    最后实在没事做的她打开手机点了份餐。

    接餐的店家很少很少,她一个个寻找,终于找到一家。

    可等餐送到,她看着餐却又没了胃口。

    扒了两口,她将餐盒迅速收起,扔进了垃圾桶。

    再度坐回沙发的时候,她的心情彻底安静,支着额头,靠在沙发边缘,不再想说话。

    八年,或许平日里一天两天的寂寞可以当做无视,但有些东西放大到过长的时间洪流的时候,就觉得这个过程怎么会这么的艰难,痛苦。

    尤其想着他今天紧握住她的手腕怒吼出的那些话……

    思绪缓缓连接,她回想着那些事情后,顿了顿,开机,给余薇打了电话。

    接通,余薇很焦急,“梓璇!你去哪里了!干嘛关机?”

    “薇薇,我这两天港城的师哥喊我过去帮忙,刚在过海,没有信号,而且手机没电了。”

    “不是有什么事吧?”余薇声音扬了下,“刚赫启默还来我这找你了,问你在不在。”

    感受着脸上的疼痛,顾梓璇讥讽挑了下唇角,淡淡道:“哪有什么事,不还是那些事么,也算避开他。”

    听到是这,余薇大松一口气的同时,道:“行!你随便去忙,这次别理他那个渣,他要再上门,我把他赶的要多远有多远。”

    顾梓璇笑了笑,颔首,“好。”

    余薇缓气,开始叮嘱她一些出门在外的事项,顾梓璇心暖,一句句安静听完。

    最后,在余薇彻底落音后,问她还有没有什么事,她想了想,问道:“薇薇,对了,你前几天说找人帮我收拾她们,最后怎么做了?”

    “还能怎么做,不就是找人打了一顿吗?放心,你那小姑子爱玩圈子,找的是她不敢招惹的人,这种人胆子小,只要吓一顿就老实了。出手的你也认识,梁仪超。至于周筱,那贱人就更识趣了,放心,她自己做了亏心事,这起码有两个月不敢见赫启默的。”

    “……”听到这,顾梓璇彻底沉默。

    最后,怎么迎着余薇的“喂喂,梓璇你还听着吗?你是不是信号不好?”挂断电话的,她都不知道。

    只知道,指尖插过头发,她垂眸难过的时候。

    双眸全是心痛的颤抖。

    梁仪超,她也熟的不能再熟,虽然没有怎么接触过,却知道他是跟余薇长大的发小。

    梁仪超为人很正直,在那个鱼龙混杂的环境里,从来不沾染是非,但也没人敢招惹。

    梁仪超做事的标准,是没有余薇在的时候,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余薇在的时候,余薇说什么,他就是什么。

    余薇说只是警告,吓一顿。

    梁仪超就绝对不会下重手。

    可……只是吓了一顿,充其量会打几巴掌教训一下,目的也是为了警告赫晓琪以后别再生事了,就值得赫启默用“心狠手辣”来形容她?

    难道说,在赫启默眼里,她为了找回文件折腾辛苦的一切艰难,都比不上他自己亲妹妹那过分到极致被教训的两巴掌?

    心颤抖撕裂,顾梓璇真不知道怎么形容那被刀片一片片破开的疼痛。

    直到最后,她有些绝望的靠在沙发中。

    捂着脸,第一次,有些不知道这段婚姻还要不要走下去。

    ……

    榕城的夜色里,此刻在马路上一直疾驰着一辆车。

    高挑冷峻的身影,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轻支着唇在思考。

    他的眉头几乎快挽成川。

    顾梓璇的电话,他几乎每隔几分钟都会拨打一次,短信更是不知道发了多少条。

    顾梓璇从没被打过,以前在顾家都是宝贝疙瘩,因为过分优秀,甚至被顾氏夫妇当做正面教材整天教导她的弟弟顾梓熙。

    之后一路的品学兼优更是老师眼里的金苗子,温婉好相处的性格更是让学哥学姐都纷纷保护。

    她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打,如果赫启默猜的不错的话,这应该是她人生中挨的第一巴掌。

    焦躁的内心让他的车速很快,好在此刻已经很晚了,路上并没有什么车。

    电话打来的时候,他飞快刹住,身后,一辆跟的不慢的出租车吓得差点骂娘。

    可看看车的款式,再看看那牌号。

    真要怼了,估计也是后车追尾全责,出租车司机只能愤愤的骂几句为富不仁!然后绕道将车开走。

    迈巴.赫内,赫启默接通了电话。

    那端,梁西的声音也有些焦急,“赫总,已经派人查过了,封总今天下午跟裴少在陪跨国公司的安总打高尔夫,晚上也一直在万国酒店做应酬,并没有看到太太的身影。”

    听到这,赫启默心款款落下的时候,也有了一丝更深的沉默。

    安静让梁西忐忑,“赫总,那现在怎么办?太太会不会是回顾家了?要不我上顾副省长家看一眼吧?”

    赫启默蹙眉,想说不可能,因为顾梓璇走的时候,脸上是流血的,不愿父母担心的她肯定不会回家,所以他这一次才会这么心急!

    但这又不能跟梁西解释。

    只能顿了顿,道:“算了,你去休息吧,估计也只能在顾家了,我去看一趟就好。”

    “好,赫总,反正不管怎样,把太太找回来吧,太太对您真的是没得说的,尤其你都不知道,夫人跟小姐她……”

    话说了一半,梁西似乎是觉得自己多言了,立刻缄默,说了句对不起,匆匆挂了电话。

    沉默让赫启默的墨瞳更加幽深。

    尤其想着今天赫宅内,有几个佣人看到他,眼神也有些欲言又止。

    他抿了抿薄唇。

    良久,他缓缓将电话拨给一个赫宅的私号。

    十分钟后,听着那端对这两年大大小小事情的汇报,他眉头越蹙越紧。

    直到听到几天前,顾梓璇从家里走的时候,就好似愤怒扇了赫晓琪一巴掌,之后晚上回来,母亲跟赫晓琪更是将门紧锁,他墨瞳彻底凝结。

    挂断电话,他点燃一根烟。

    忽明忽暗的烟火看着很幽暗冷魅,烟圈一道道吐出。

    良久,当一支烟抽完,他将烟头弹出窗外,看着城市一处灯火通亮的地方,想着先前私号里提及过的一个名字。

    最后眸光落在车副驾座上放着的今天上会的文件后,眯了眯瞳。

    一脚油门,他冷寒朝一处地方驶去。

    ……

    周家洋房内,夜色里,周筱正对着台灯看脸上的红肿,一边,伺候的小佣莉莉正胆怯的看着她,“周小姐,这……要不要报警啊?”

    好歹是金湖区区长的千金,居然能被人这么抓住打一顿,这也太藐视法纪了。

    “报什么警,你就当没看到就好了!”

    周筱捂着脸,冷冷低唾。

    想到对方是梁二爷,以及对方今日的警告,周筱真是牙都快要磨碎。

    可又没办法,毕竟梁二爷的名讳实在是太响,梁家除了本身的娱乐生意,在一些生活用品的采办上,更是做通了当地军区的业务,要说这梁家背后的势力,从来都是看得到,摸不着。

    前三个月,做外贸的林氏集团二公子因为不信邪,去摸梁二爷的底线,在其的ktv玩强.暴女学生,还邀请梁二爷一起玩,愣是被梁二爷打到中心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至今都没出院。

    最恐怖的是,林氏那么大的产业,医院,警局前前后后跑了那么多次,梁二爷连警察局的板凳都没坐过。跑的多了,差点被从受害人变成施暴人,以强[女干]罪提审。

    周筱忍气吞声,莉莉则有些委屈不平,“那也太憋屈了。”

    “没什么憋不憋屈的,社会就是这样,商不与官斗,官不与军斗,更不跟这种势力三方不明的人纠缠。好在他们没下重手,知道打了下脸,过两天就消了,你帮我想办法哄住我爸就行。”

    想着小姐那精睿的神思,莉莉点头,“好。”

    周筱却双眸眯起,想着那顾梓璇不知道怎么连这种人都认识,气的心中嫉妒的火如烫红的烟头,一丝丝灼烧出痛感。

    再想着那梁二爷的态度,实在是有些参详不透。

    一阵风吹来,她脸火辣辣中有些疼的难受,她吸了一口唇角,开始想办法冰敷去肿。

    但就在这个时候,门铃骤响。

    谁啊?这么晚?周筱莫名心底有些悸动,起身,款款走到窗边,拉开白色窗帘朝看了楼下一眼。

    夜色深邃的什么都看不到,依稀能看到的地方也都被街道上的绿树挡了个干净。

    蹙了蹙眉头,她怕吵醒母亲,让莉莉赶紧去看看是谁。

    不一会儿,伴随着莉莉快步上楼,一声隐藏的喜悦,“小姐,是赫总。”

    周筱怔了下,脸色瞬间变白。

    可很快,抚着红肿的面颊,又好似想到了什么,双眸阴鸷泛出冷色。

    ……

    第二天,曦色微洒,结合着雨后湿润的朦胧笼罩着榕城这片临海,又繁华的城市。

    街上,车水马龙,紫龙府酒店顶层的卡座内,却很安静。

    封成瑾礼貌的给祁舒雅抬手添着茶。

    袅袅的茶香伴随着他手的起落,氤氲出层层水雾,衬的他的脸愈发俊魅吸引人。

    穿着深咖色西装因为身材版型跟气质过于出众,导致穿出来自带英伦风的贵族范。

    祁舒雅看着对面举手投足俊朗到让人心颤的男人,双眸忍不住弯出一抹笑意,“在英国太久,很想念家乡的口味,挑中餐馆封先生不介意吧?”

    封成瑾怔了下,抬眸,笑着摇摇头,“没有,我不挑食,祁小姐喜欢就好。”

    温尔优雅让祁舒雅看着,有些莫名的喜欢。

    只是,看着他那并没有维持多久的笑意,祁舒雅收敛了情绪,端起古典的青瓷小盏,小啄一口,颔首,“这普洱口感不错。”

    封成瑾面色没有太大波动,如常的端过一盏品了口,点头,“是不错,等会儿问服务员在哪买的,给祁小姐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