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14:难道昔日高层谈判,都是这么步步紧逼,针锋相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V14:难道昔日高层谈判,都是这么步步紧逼,针锋相对?

    两个男人相互不信任,相互不交流的状态让场面很诡异。

    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有点做贼心虚下的顾梓璇真的也看不出来空气中的那股隐隐的暗潮涌动。

    只是为了平复自己的心跳,抬眸问道:“余大哥,你这么晚过来住哪儿?远吗?”

    余远堔眉眼深敛,微顿,低笑道:“不远,卡尔顿洲际酒店。”

    顿了顿,眼神又幽幽不着痕迹瞟过封成瑾,道:“不过你晚上住这里好吗?谁陪夜?要不要住我那边去?”

    一句话,对顾梓璇来说,是询问,对封成瑾来说,是挑衅。

    全场气氛僵直住。

    秦诺跟姜媛是错愕,封成瑾则是冷眼。

    顾梓璇有点踌躇了,其实这么打扰封成瑾本身也不合适,加上先前跟封成瑾的尴尬……

    良久,她缓缓启唇……

    可不等开口,封成瑾就率先道,“都已经半夜了,换来换去也麻烦,你明天还要吊水消炎,算了吧。”

    径直的霸道决定让顾梓璇抿唇,想了想,也是。

    却还没回话,余远堔又笑着接去,“但是梓璇不是跟封先生萍水相逢吗?这么又让人家劳力,又让人家劳财,最后还要让人家劳心守夜,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吧?”

    顾梓璇脸红,封成瑾冷唇一挑,“没什么过意不去的,余总不也是商业出行吗?我这里好歹还有名女同事帮忙,余总那如果欧秘书也在,也是两男的,恐怕顾小姐要想做什么会觉得更不方便。”

    顾梓璇脸烫,余远堔更道:“我可以请临时保姆来帮忙,并无什么不合适,倒是封先生这里,女秘书莫名其妙去照顾一个并非少奶奶的女士,很奇怪。”

    你一个离婚两年的男人来照顾就不奇怪?

    封成瑾心底一声讥讽,想要开口。

    见两人还要说,顾梓璇终于忍不住了,道:“行了,还是我来说吧。”

    两个男人都住了口,余远堔没什么意见,耸肩。

    封成瑾墨瞳幽幽,看着顾梓璇。

    顾梓璇垂眸,扫了一眼自己脚踝肿的程度,道:“我今夜就不换了……”

    闻言余远堔眸光立紧。

    “不过明天了,我还是去住余大哥那吧,待在这里叨扰封先生,确实不太好。”

    说话的时候,顾梓璇抱歉的看着封成瑾。

    她写满的,是真的对封成瑾的感谢,还有对实在不忍心再麻烦他的不好意思。

    余远堔松了一口气,看向封成瑾时,唇角冷挑出一抹轻讽。

    封成瑾并不买账,眼神凉凉的。

    无视掉余远堔的眸光,单臂支着下巴,慵懒坐在沙发中的姿态亦如帝王睥睨。

    他没有太多的表情,只在最后,问道:“你的意思是,后天的德累斯顿国立交响乐团音乐会也不听了?”

    什么?

    想起来还有这档子事,顾梓璇脸色明显僵了下。

    很快,踌躇让余远堔明白了什么,一些凌厉缓缓被温和代替的时候,他有些心疼的看着她那可能被赫家打伤的脸,有些依稀能猜到封成瑾这么做的原因。

    肩膀松缓,他看着她,道:“很想去听?”

    顾梓璇不知道该不该说是,毕竟能遇到的机会太少。

    她不说话,余远堔却全部明白,低叹一口气,道:“那就呆在医院,不过后天听完音乐会,你得跟我回去。”

    小顿,他补充了一句,“薇薇什么都告诉我了,她很担心你。”

    想起余薇,顾梓璇心底那些遗忘好几天的事情,又侵入脑海,什么难过在弥漫的同时,也什么心暖在滋生。

    点点头,她道:“好。”

    一场争夺终于落下帷幕。

    姜媛跟秦诺双双唇角一抽,从这场不动声色,比商战还要激烈的强大气场中喘息回来。

    太可怕了,难道昔日高层谈判,都是这么步步紧逼,针锋相对?

    但对于封成瑾来说,他知道商谈谈到这种程度,绝对不代表结束。

    所以他眉色如常,慵懒等待。

    果不其然,余远堔在安抚好顾梓璇后,便将眸光落在了他身上。

    轻笑,余远堔的笑意从来温雅,只是也含着商人那如锋刃般破人心坎的锐利。

    “那么封先生,不知道您那有没有多余的票,给我也劳烦订上?”

    封成瑾低笑,“余先生开了那么大的风投公司,给多少企业完成了融资上市,区区一张票还需要我?”

    “术业有专攻,我一贯对生活中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