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21:其他的,全扔了吧!(6000+……2更合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V21:其他的,全扔了吧!(6000+……2更合并)

    地下车库,余远堔还没有上去,就被眼前的东西眸光凝滞了。

    对面,徐川雍容笑着,“这是顾小姐的手机,封总特地交代,让我给您送来。”

    余远堔眯瞳,对于封成瑾这黄鼠狼给鸡拜年的行为觉得十分可疑。

    尤其他不过刚到,就被对方追到了余薇家底下。

    可垂眸看看顾梓璇的手机,想着梓璇那没有手机,坐在飞机上,飞机平稳后,除了看杂志什么也不能做的无聊模样。

    还是心浅浅一软,探手从徐川手里接过,“谢谢。”

    “不客气,那祝您跟顾小姐相处愉快了?”徐川似问非问的探眸笑着说完,就从躬身中直起身子,转身离开。

    身边男公关小陈走进,忍不住蹙眉,“这谁啊?怎么能跟余总这么说话?”

    余远堔单臂抱怀,没有太多表情,“封易的几个高管随便一个出来都能单干自己开公司,拽一点正常,没什么。”

    想着封易那傲人的股值,小陈咋舌,抿了抿唇,继续安静整理东西。

    余远堔看了眼手机,眉心浅蹙了下,想不出什么所以然,便塞进了西装裤兜。

    只是7分钟后,面对他们才刚刚把东西拎出来,提好,顾梓璇就跟齐悦一起折返回来的模样,就双双不解。

    余远堔挑眉,“怎么了?”

    顾梓璇脸通红一片,什么也说不出口,倒是齐悦对这种事见得多了,脸凝了凝,如实道:“梁家二少爷在。”

    只六个字,里面什么场景已经不难想象。

    余远堔瞬间褐瞳喑哑,将手中东西递给小陈,就挽着衬衣袖子走上去。

    冷鸷的模样让人心颤,尤其对于一贯温雅的余远堔来说,这样偶尔的阴沉会让人更不寒而栗。

    可不等他走远,错过顾梓璇手边时,就被她抓住了小臂,“算了,余大哥,薇薇也是成年人了,让她自己抉择吧。”

    尤其,她看着余薇先前的表情,倒也不像是太拒绝。

    顾梓璇很脸红,余远堔却不太赞同。

    梁仪超这些年搅合的余薇没有办法正常恋爱,结婚生子,而梁仪超自己又不靠谱,整天自己酒桌上来,包房里去,打架闹事,聚众飙车,没个安定的模样。

    有些事,不是说年少冲动,你情我愿就能山盟海誓的过一辈子。

    生活很复杂,到了一定年纪,得负责。对自己负责,对爱人负责,对家庭负责。

    眉头蹙的很紧,余远堔想说什么。

    可最后看看顾梓璇那已经通红到快要滴血的脸,也实在知道不是现在解决,当下,将齐悦手中的钥匙抓来,扔给小陈,“你上去,说是应我的要求,晚上在那里办公。”

    登时,几个人都微微错愕。

    “……”小陈抽了下唇角,道:“是。”

    ……

    宾利欧陆开走,行车中,夜色阑珊下的榕城很美。

    只是余远堔那紧蹙的眉头始终让人觉得空气有些寒凉。

    顿了很久,当余远堔发觉车内气氛始终不对后,才从思绪中缓神,想起什么,他将手机摸出来,含着一丝歉意的笑递给了顾梓璇。

    “你的手机,刚才忘了。”

    顾梓璇微微一怔,看着玫瑰金的漂亮金属边,探手接过。

    打开,里面确实是自己的手机,自己的通讯录,自己的照片,自己的ios账号,甚至连所有app都是自己的。

    只是有一点却让她不太能理解,例如一些更私密的聊天软件,微博,微信,都处在了无登陆状态下。

    不过这也没什么,兴许是徐妈不会操作手机,乱按导致的吧。

    顾梓璇没有多想,只笑笑就开始一步步登陆那些软件。

    一旁,余远堔盯着她没有太大反应的表情,心底的不安松了一口气。

    但很快,看着她一遍遍登陆每一个app,那种说不出的狐疑再度弥漫心底。

    发生了什么?

    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

    ……

    夜色的另一边,梁西一边打着电话,不停的听电话那端人汇报最新的手机定位方向,一边不断给司机重复。

    “在二环路上。”

    “从常德大道出口换了高架。”

    “向北,好像是在往乐湖园那边走。”

    听着,距离越来越近,看着,越来越清晰的高档小区,梁西心底重重松了一口气。

    车后座,赫启默一身深色西装,双腿交叠冷靠着。

    顾梓璇在海滩上意识到他在后的离开,让他的心情很不好。

    此刻,再看着应该不属于自己名下的小区地段……

    眸光越来越深,直到电话那端传出,“现在在乐湖园小区B栋附近。”时。

    看着那空荡荡的黑夜里,唯一一辆行驶在前面的车跟车牌……

    终于,赫启默看清楚了什么,双眸阴冷间,五指狠狠攥在了手心。

    前车内,余远堔倒没有想太多,黑色的奥迪车是过了华明路后从安成大道上插过来的,一路尾随进了乐湖园小区,应该只是同一个小区的人而已。

    停车,他下车后走向了副驾驶。

    齐悦也一并下来,本想上去扶,结果看到总裁伸手间那么温柔的动作,眉眼了然一动,很有眼色的笑着别开,走向后备仓,打开取东西。

    后车中,梁西错愕的看着余总,再看着副驾驶座中款款下来的太太,像是意识到什么的脸瞬间凝滞,愣神间,他飞快看向赫启默。

    赫启默的脸已经进入六月飞霜,微顿,当看着余远堔的胳膊滑过顾梓璇的腰时。

    刹那间,所有愤怒的火焰都在这一刻点燃。

    开门,他飞快走下,步入到了顾梓璇跟余远堔面前。

    顾梓璇本抬眸,在冲着余远堔说谢谢,可一抹淡笑还没有抿出,就感觉身旁袭来了一道异常冰冷的阴影,遮天蔽日般,笼罩住了所有月色,以及路灯的光晕。

    四目相对,看到赫启默愤怒出现的那一刹那,余远堔也愣了下。

    像是什么沉冷又诡异的思绪还没有接上,就感觉到胳膊一空,顾梓璇“唰”一下被拉离了原来的位置。

    “你玩消失不回家,就是一直在跟余远堔在一起?”

    顾梓璇吃痛,踉跄朝赫启默怀里倒了下,他看出了她面色微白,有些不忍的心疼,可最终还是被愤怒冲昏了理智。

    抬眸,看着那见面就斥责自己的男人,顾梓璇倏忽间想起了当初在美国车祸失明,因为缠着他索吻不给,她有些怄气的从医院出去。

    本只是想静一会儿,让他急一急。

    但谁也没想到遇到了抢劫,对方看她是盲女,甚至还想做点什么……

    她吓坏了。

    那个时候,赫启默出现时,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将她护在了身后,她不知道那一场架打的有多么激烈,她只依稀记得,她遇到的时候,听声音,对方可能有五六个人。

    美国人,说话南部口音,不断“FUCK”的奸笑,以及她无意摸到的小辫子,还很有可能是黑人人种。

    实力悬殊大到无法想象,尤其听着那一声声闷哼,以及让她心悸的把刀声音,弥漫在空气中兀地飘散出的血腥味。

    她的心颤抖到极致,慌乱间,她用最快的速度打紧急电话叫了警察。

    当一切结束的时候,她靠着墙边因为看不到方向,瑟瑟发抖,远处是呼啸的警笛跟美国警察审讯被抓的几个人那凌冽的态度,他走到身边,没有说过一句责备的话,只是将她拉起来,上下看过伤口后,哑着疲惫的声音道了句,“你玩消失最起码找个熟悉的人呆一起,社会这么乱,单身女孩子在外面任何危险都有可能发生,没事吧?”

    那时,落在她心上的,除了他的话,还有她摸到的他左臂血迹斑斑的伤口。

    此刻,时隔八年,她隔着西装布料,摸着此刻他左臂上依然存在的疤痕,她的心底像是被什么尖刀狠狠剜过,然后用筛子一寸寸剥离血肉,将曾经全部一笔勾销,疼到无法呼吸。

    顾梓璇忍着眼泪,不说话。

    余远堔看着,忍不住五指紧攥,冷怒了声线,“你就不能轻点吗!”

    赫启默轻笑,讽刺间,更是像宣誓主权一把不留情的将顾梓璇禁锢在怀中,“我轻不轻,那也是我太太,跟余总有什么关系?”

    “你!”余远堔冷瞳,哑口。

    赫启默冷笑,扫视了一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