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22 那些青春,你别怕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或许人的一生大致相同,迷茫,躁动,探索,归途……

    最终寻索到不同的道路,从而形成不同的人生。

    只是我们不知,那一个个擦肩而过的身影,能否于尘世兜兜转转之后再次相逢?如若重逢,请珍惜!

    那一年,蒋星茹只有十七岁,念高中二年级。

    遇见乔帆也是那一年,具体是哪一天,她记不得,只记得那是一个花开的季节。

    刚刚搬到新的小区,楼外甚至还有装修残留的砖块和积土来不及清运,不过大多人家都以装修完毕,否则根本无法入住。星星点点的噪音响了停,停了响,抽空拉开窗子,依稀闻到了窗外清淡的香气,伴着点点星白,也有些许被烈日烤的发黄,渐渐蔫落。后来,星茹才知道,那种花叫做栀子。

    蒋星茹并不是独生女,她还有一双龙凤胎弟,妹,今年十岁。

    也正是因为家里有三个孩子,父母不得已才拿出多年存款买了这套三居室,这样将来星茹嫁人了,弟,妹也长大了,两人一人一个屋子就可以了。

    星茹自觉在这个家里存在感并不是那么强,确切的说弟弟妹妹出生以后,她的存在感暴跌一万倍。

    “你要让着弟弟妹妹!”

    “你是姐姐!”

    “这么大还跟弟弟妹妹抢东西,说出去都丢脸。”

    这些话语从母亲和祖母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还会伴有牙齿与舌头挤压所发出的啧啧,表情则是皱着眉头,无奈的表情。

    起先,她还会试图辩驳,某些时刻弟弟妹妹那针尖似的哭喊并不怪她,她也没有欺负她们。

    后来,她放弃了,理由很简单,说了母亲也不会“公平裁决”,她是姐姐,对错似乎不那么重要了。

    突然被着尖锐的哭声吵的发昏,随后被母亲劈头盖脸的一顿数落,把弟弟妹妹的哭归结于她,她总是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这让她无数次觉得委屈。

    “茹茹,你最近是不是失恋了?”

    呃……

    十岁的蒋元皓掐腰站在星茹的面前,神似父亲,撇着嘴盘查着。

    “你一个小屁孩别胡说八道,你姐姐我可没有早恋,让爸妈听到,小心我揍你!”星茹受够了这两个妖孽,要么说龙凤胎,他们两个似乎有着心电感应,一个开口,另一个总能接住说话的点,严丝合缝将星茹查个仔细才肯回屋。

    一旁的蒋元月正在像耗子一样两只手捧着苹果转圈啃着,还不忘腾出嘴来插一句:“你的脸上写的就两个字,失恋!”

    小孩子真不该看电视,星茹觉的应该让老妈把电视贴上封条,免得这两个家伙每日拿自己臆想那些不靠谱的偶像剧。

    不过……最近确实有一件事让她难过。

    他,转学了。

    他叫承峰,是隔壁班的副班长,虽然眼睛不大,皮肤有点黑,但人很好,就像邻家的大哥哥,曾经学校门口有人抢了星茹的书包,就是他帮忙抢回来的,然后眼含柔情的询问是否受伤,最后安慰了几句,将她送到了车站。

    自此,每天课间操,星茹总要垫着脚,看向领操台,跟着他做操,每一个动作大抵相同,无论台上四个领操员如何换位置,她总能第一眼发现他,然后偷偷露出微笑。

    可天空不作美,他的妈妈偏偏要带他回老家,虽然两座城市相隔不远,但对于她来说,这一别,或就是永远。

    “茹茹,人为什么要转学呢?”可算是啃光了一个大苹果,蒋元月腮帮也瘪了下来,口齿较上一刻伶俐了许多。

    转学?星茹正要回答,才察觉有问题,她怎么会知道转学的事?

    “你是不是又偷看了我的日记?”星茹一脸愤怒的询问,元月并不紧张,用小手拍着胸口,坦荡的说着,可不是她一个人看的。

    瞬间家里鸡飞狗跳,蒋元皓和蒋元月被追的四处乱窜,硬是从沙发上翻了几个来回儿。直到父亲下班才阻止了他们的恶斗。

    还好父亲是公平的,他也会批评两个小的,不可以恃宠而骄,随便欺负姐姐,可问起原因,星茹不敢说,若是说了,两个小鬼一定会跟她来个“鱼死网破”,到时候秘密被抖落出来,可就丢大人了。

    “没事,我带着他们两个玩呢?”

    星茹转头用手指冲着两个人比划了一,两个小鬼才失落落的闭上嘴巴。

    这是她们之间的约定,从小开始,只要她们不听话,星茹总是一块钱来跟他们做交易,一来二去也就演变成,他们之间的不成文规定。

    只是随着他们长大,一块钱很难满足他们了,所以偶尔他们也会违约,然后等到没有零花钱了,又来找星茹变着方式的“索取”。

    一天中午,太阳火辣辣的烤炙着院子里的青石砖,窗外花花草草被太阳烤的发烫,无精打采的低着头,隐蔽在窗户下的阴凉处,几只知了不停的鸣叫,倒像是无奈的求救。

    星茹正在屋子里看书,上了高中,也只有假期才能正大光明的拿出课外书,其他时候也都是淹没在题海里。

    嗯……

    嗯?

    她闻到一股子刺鼻的气味,这味道不像是屋子里发出的,起身望了望窗外也没有施工人员,可味道却越来越大,近乎刺鼻。

    正欲推开房门去外面一探究竟,就传来了元月破嗓子的尖叫。

    “啊,救命啊,着火了!”星茹闻声而来,厨房里元月满身是水,无可置疑,罪魁祸首元皓手里的盆子还在滴答掉着水珠。

    星茹此刻一个头两个大,眼里瞬间布满了无法抑制的怒火。

    “你疯了吗?家里是泼水的地方吗?一会儿,你们两个给我收拾了。”

    话说完,她才开始留意一旁灶台上锅子翻倒了一半,火苗已越进锅里,将锅外烤的发黑,锅里烤的通红,吱吱作响。

    本没什么,可刚刚这水一泼,瞬间一条火龙从中飞出,先是点燃了一米远的抹布,又烧着了瓷砖上的防油纸。

    一瞬间,火星变火苗,火苗变火团,然后舞出小小的火龙。

    元皓拉着元月打开门逃了出去,星茹懵住了,几处小小的火龙像一条界限,将其搁置在厨房里。

    她咒骂不出来,只是慌乱的拿东西去救火,可火势只高不下,又够不到能够扑火的东西。

    对,打119……

    可电话在屋子里,他根本无法逾越这境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