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田家父女出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章田家父女出事

    “田有发,你这个庸医,我好好的一个姨娘,你竟然给我治死了。”一个身子略微发福的男人正怒发冲冠,双眼似是会喷火一般盯着地上跪着的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身穿一身灰色的长衣,旁边散落着一个药箱子,里面的一些草药还有一些看病的小工具散落一地。

    他耷拉着脑袋,一脸死灰。

    “老爷,不要跟他废话,把他送官,让官老爷处死他,这样的庸医,留在这世上也是个祸害。”边上的胡管家胡大鹏神色阴郁的说道。

    “刘老爷。”听见死字,田有发无光的眸子里才有了一点气息:“刘老爷,我自认药方没有错。”

    “狡辩。”刘德万碎了一句:“如果不是你开错了一味方子,我家姨娘缘何会一一夜之间一命呜呼。”

    田有发还想说什么,被胡大鹏从背后重重的踢了一脚“像你这样的庸医,就该早点进大牢,省得更多的人被你治死。”

    “来人啊,把田有发送往县衙。”刘德万深深的看了一眼田有发,大喝一声。

    “萌萌,你快醒醒啊。”一个夫人在一个山脚下对着一个女孩哭的肝肠寸断。

    女孩浑身是血。

    特别是头上与胸前,那里有一大片,一大片的血迹。

    那个夫人一边哭,一边给女孩坐着简单的止血工作。

    只是女孩的伤口好像太多。

    她顾得了这个伤口就顾不得那个伤口。

    血越流越多。

    渐渐有往下流的趋势。

    夫人一个咬牙,把自己和女孩身上的衣服都撕了个稀巴烂。

    开始一个一个伤口的为女孩止血。

    血终于止住。

    “有发媳发,有发媳妇,不好了,出大事了。”陈阿婆迈着小短腿小跑着过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阿婆,出什么事了。”看着女孩的身上满满的都是包扎的布条,血不再流,刘氏心中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一抬头看陈阿婆火急火燎的跑过来。

    “你快回去吧,县衙来人了,说是你家有发治死了员外家的姨娘,现在要把有发下大牢,连带着你们娘俩也要进去……”话说到一半,看见地上的田小萌,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苍蝇:“有发媳妇,小萌怎么了?”

    “她刚刚为采一味药,从山上滚落下来。”

    “没什么大事吧。”

    “现在也不知道,我只会简单的止血活,其它的还要等有发回来看看,”想起什么:“阿婆,你说什么,我家有发怎么了?”刘氏刚刚的心思全在小萌的身上,没注意听。

    看着地上的田小萌陈阿婆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说是你家有发治死了员外家的姨娘,现在县衙正要拿他问罪呢,听说刘员外咬得很紧,一定要有发一命偿一命。”陈阿婆叹了一口气。

    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就是有发一家这样的情况了吧。

    老爹刚出事,这边小的也出了事。

    闻言,刘氏的一张脸这得全无血色。

    身子更是摇摇欲坠。

    “有发媳妇,你没事吧。”

    “阿婆,现在小萌要紧,能不能请阿婆帮我去请个大夫过来。”深呼了一口气,刘氏的双手紧了又紧。

    治死人会有什么样的罪责,她比谁都清楚。

    死罪一条。

    如果主家能够不追究的话,可以从轻发落。

    为今之计,她要等大夫过来帮她看看小萌的伤势,再去员外家求上一求,希望刘员外可以放她们家一条生路。

    “好,好,我这就叫人去镇上请个大夫过来。”

    “谢谢阿婆。”刘氏谢过陈阿婆,心里焦急如火。

    这边女儿还没醒。

    那边丈夫生死不明。

    一瞬间的功夫,她看着就像老了许多。

    陈阿婆迈着小脚叫人去了。

    阿阿婆一走,刘氏哇的一声坐到了地上。

    她趴在田小萌的身上大哭。

    她们田家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恶事,也没做到什么缺德事,一直安安分分的在乡里乡亲之间帮大家看点小病,挣点小钱,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们一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