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32节 恶意丛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怎么,你对我的说法有意见?”见多克斯久久没有吭声,安格尔开口道。

    多克斯抬起头看了看安格尔,深深吐出一口气,并没有作声。

    他的眼神很复杂,各种情绪丛生,哪怕安格尔用超感知都很难察觉到多克斯的具体情绪。

    低落与惊疑、激动与失神、无奈与愕然、哀愁与期待。

    各种对立且极端的情绪,在短短时间里,就如泡影般不断的生灭。

    安格尔无法准确判断多克斯的心情,甚至于,多克斯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描述现在的心情。

    就像是两个“我”,在互相的拉锯着。哪一个是本我,哪一个又是真我,多克斯只觉得脑袋里一片混乱。

    他的思绪宛如沉浮在大海的扁舟,时而被推向深海,时而又被推往浅谈。

    过了许久许久之后,多克斯才低声道:“……没有意见。”

    安格尔:“没意见的话,那就好。这个一次性空间软囊你先收着,算是我提前给你的福利,当然,里面也有你自己的一份劳务费。”

    安格尔的这番话,其实已经隐隐暗示,至少未来一段时间,多克斯要为自己“打工”。否则,他也不可能先提出福利。

    多克斯没有说话,但是,却如安格尔所说,将空间软囊重新收起了。

    不管多克斯有没有听懂,至少,此时此刻他放弃挣扎了。

    安格尔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目光望向日光圣堂,灰商一行人已经逐渐从圣堂中走了出来。

    毫无疑问,他们就算强忍住表情变化,可他们身周那份欢欣的气场是很难遮掩的。从灰商到一众学徒,都带着庆幸与喜悦。

    日光圣堂带给他们的变化太大了,本来这种内化型的增幅,个人是很难感觉到的,除非一次性内化增幅达到极值。而日光圣堂,就做到了这点,哪怕是学徒,都能感觉到精神海中翻天覆地的变化,这种积极的变化,足以影响一生。

    有这样的机缘,他们又怎会不开心呢?

    至于说恶妇,她受伤严重,光是修复就还需要一段时间,如今还没有从日光圣堂出来。不过,从她那享受的表情,已经半边枯萎的身体快速生肌、恢复光泽,就可以看出她对日光圣堂绝对不会说出不满意。

    “既然双方选手都已经就位,第二场决斗即将开始。”这时,智者主宰的声音从上方传了过来。

    恶妇已经被淘汰,所以她就算还在日光圣堂里,也无所谓。反正,灰商这边第二场决斗,肯定是灰商亲自上。

    只要灰商已经就位,那就不用管其他的了。

    听到裁判的声音,灰商按捺住激动的情绪,暂时将日光圣堂为身体带来的正面变化抛之脑后,一步步的走向了竞技台的中心。

    灰商已经出场,下面自然是安格尔这一方面派人登场。

    灰商也很好奇,会是谁上?多克斯吗?多克斯如今没有太大的损伤,但是,他天然被自己克制,除非有其他类似日光圣堂的底牌,否则多克斯登场的概率很低。

    那除开多克斯外,对面能登场的似乎就只有那个红发金眸的神秘巫师。

    不对,或许那个石板鼻子也可以登场。如果这鼻子真的如灰商所猜测,来自那个家族,那这场决斗就很难了。

    灰商在思忖的时候,却是不知道,他的对手早就已经定了。

    按照“她”的要求,安格尔无论如何都要上场。多克斯对战了恶妇,那这一场安格尔就必须要上了。

    对于安格尔的登场,除了瓦伊和卡艾尔在心灵系带里一副加油鼓劲外,黑伯爵和多克斯都没有太大的反应。

    多克斯好歹说了一句:“尽量在他血脉激活前打败他。”

    黑伯爵则完全没有表态,在黑伯爵看来,安格尔都能拿出日光圣堂给多克斯了,还会没有其他底牌?

    光是厄尔迷,黑伯爵就算亲自对上,都不一定能在短时间拿下,如果厄尔迷再配合安格尔,黑伯爵自己都要退避。

    所以,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胜利肯定是能胜的,就看安格尔要用哪张底牌给那位藏在暗中的“她”看了。

    安格尔也的确没有什么压力,在登场之前,他唯一说的话也不是关于这场决斗的,而是自言自语的低喃——

    “从心不是什么坏事,自由也不仅仅只有一种定义。束缚是一个茧,在你所认为的不自由中,它得到了保护,它在安然的成长。当破茧而出的时候,你以为即将看到期待的自由,实际上很有可能面对的是狂风暴雨。”

    “于是,你选择停在了一个能遮风挡雨的树洞里,就算在狭窄的树洞里,你依旧觉得这时你是自由的。”

    “但实际上,也不过是从一个茧里,飞向了另一个象牙塔。”

    “只有一个孔洞能看到外面的天空,这就是象牙塔的视角。就像是井底的蛙,看到的天空也只有井口那么大。”

    安格尔似乎在自语,但众人都明白他在说给谁听。

    此前,安格尔其实也说过类似的话,但他只是摆出了自己的观点,没有做剖析。此时,大概是看出了多克斯那失神的表情,这才说了这番话。

    在黑伯爵听来,安格尔的这番话,话中意思其实也有偏差,以及过于稚嫩。

    但有一点是没错的,光是在井底望天,是不可能看到真正的自由的。

    跳出现有的阶层,跳出既定的眼界,在一个全新的格局下,看到的所有都是不同的,包括对自由的理解。所以,盲目追求所谓自由的多克斯,其实已经进入了误区。

    安格尔也不管多克斯有没有听进去,说完之后,就伸了个懒腰,踏上了竞技台。

    反正他也没有指名道姓的说给谁听,多克斯完全可以屏蔽这段话……当然,如果多克斯真这么做了,安格尔也会选择,给多克斯他所想要的自由。至于所谓的代价,在多克斯的自由世界里,总有还清的一天。

    安格尔踏上竞技台后,一步步的走向竞技台中心。

    他没有迈出大步,但每一步都很郑重,并且暗暗的开启了超感知状态。

    他感知的不是灰商的情绪,他在感知暗中的那个“她”。

    既然,她点名让自己一定要上场,那她必然会在自己登场后在暗中窥探。

    只要她将眼神放在自己身上,只要她的本体还在地下水道这个范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