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一十三章 神迹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瀚海之中,水镜月站在冰层之上的玄武印上,看着周围瑰丽的冰雪园林,喃喃道:“真漂亮,可惜。”

    可惜什么呢?

    她仰头看向头顶的太阳,眼中流出一丝笑意,足尖一点,如苍鹰一般飞跃而起,直冲云霄——

    黑色的人影在空中化作一个黑点,长刀出鞘,直指苍穹之上的太阳,一刀斩落——

    照在瀚海之上的阳光骤然变得强烈,仿若有一个通道,将光线接引至湖面,直入冰层底部——

    以玄武印为中心,冰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碧绿的水波如蓝宝石般映照着天空,渐渐扩大……直至整个瀚海的冰层全部消失,冰雪的消融仍旧没有停止……

    南方的天空中突然飞来一道红色的影子,像是被这奇景吸引而来的飞鸟,速度快的仿若箭矢。那飞鸟在到达瀚海之后,突然急速降落,落在水波之上的玄武印上。

    红影显现,不是飞鸟,而是一件衣服。

    ——阴阳棺。

    红衣落在水面之后,并没有停止降落,似乎水下有一只手,将它拉入了水底。

    阳光越来越炙热,骄阳之中的黑点渐渐落下。与此同时,坠落至湖底的红衣之上突然生出一棵嫩绿的芽——

    绿芽在水中摇曳,快速的生长,越来越高,破水而出,继续生长,枝干伸展变粗,生出新的枝叶……最后,生长成一棵高大的树,枝繁叶茂。

    远方,丑奴正在往山下跑,却在半山腰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景象,惊讶得睁大了眼睛——

    山下的冰雪线急速的后退,退过瀚海,露出碧波荡漾,退至针叶林,枯败的树木焕发生机,退至雪原,湿润的土壤冒出青芽……雪迹线直退至山脚,终于停下。

    丑奴怔怔的看着山下绿草如茵的原野,不由伸手掐了掐手背,皱了眉轻嘶一声,再次抬眼,看向草原,看向丛林,看向湖泊,看向蓝天,看向太阳——

    “神迹吗?”

    点点阳光撒落,空中的黑影缓缓降落——

    郁郁葱葱的树叶之间,渐渐生出一粒花骨朵,悄然绽放,花瓣伸展,看出鲜妍的花朵,红若朝阳。

    半空中的黑影似乎颤了颤,身体突然往后一仰,骤然加速,坠落得越来越快——

    “阿月!”

    刚刚到达湖边的白衣人惊叫一声,不及停下,后脚发力,溅起飞泥点点,白影如箭矢般飞跃过湖面,堪堪在黑影坠落在树梢的前一刻接住她。他前进的速度太快,没法停下,足尖索性在树梢轻轻一点,再次借力,飞跃至瀚海对岸。

    黑白的影子落地,长庚屈膝蹲下,低头看怀中的人,伸手拂开她额前的头发,见她脸色苍白,不由蹙眉,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语气担忧,“阿月?”

    水镜月没有睁开眼睛,嘴角却是弯了弯,伸手越过他的肩头,搂着他的脖子,“嗯”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一定没事。”

    长庚稍稍松了口气,伸手将她抱紧了些,摸着她背后的长发,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怎么样?哪里不舒服?”

    水镜月在他怀里摇了摇头,动作却很像是在撒娇,“累。”

    她觉得累,一个是因为赶了很远的路,更重要的却是因为刚刚那一招“杏林春暖”耗尽了她的内力。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在降落的时候,才会从半空中掉下来。这会儿别说站起来了,她动动胳膊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因为冰雪刚刚融化的原因,湖岸边的草地上湿漉漉的,水流汇成一股股小河流向瀚海。

    长庚抱着她起身,用内力弄干她的衣摆,道:“累了就睡一会儿。”

    这时候,不远处的阿离也跑了过来,九灵从猫包里探出脑袋,“喵”地叫了一声。长庚抱着水镜月走着,阿离就跟在他身后,时不时还蹭了蹭他的背,似乎是想让他到它背上去。九灵从猫包里钻了出来,跳到长庚的肩头,歪着脑袋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