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恶人还得恶人磨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好了,都别闹了。”实在看不下去他们再这样胡闹下去,索性一方各打五十大板,不偏不向,直接迈步一脚闯进江白和白夜双方之中,左手推在江白胸口,一股柔和力量将江白送出十米开外,右手正迎上白夜手爪,那纤细的五根手指此时比钢筋还要坚硬,比军刺还要锋锐,不过也只是在我手背上留下了三道浅浅抓痕而已,随即就恢复如常。

    被震退两步的白夜不可置信的看着正扭动手腕的我,“你…你居然会有玄黄不灭身,不可能,这不可能,虽然玄黄不灭身、大德琉璃身还有金刚不坏身并称佛道儒三家最高神通,可大德琉璃身偶尔能见,金刚不坏身易学难精,玄黄不灭体在上古时代就已经失传,你是怎么学会的,这不可能!”

    看着白夜如同活见鬼的表情,小和尚江白则淡淡的笑了出来,这个笑容甚至还带着一丝放松惬意,对我点点头,手指将衣服里的舍利子捻了出来,随即竟然直接扔进嘴里,一仰头就给咽了下去。

    顷刻间小和尚江白周身绽放无边佛光,如果说刚刚舍利子所绽放的佛光是萤火虫的屁股,那此时的江白就好像一颗正午的太阳,半边戈壁滩都被佛光镀成一片璀璨金光,小和尚江白双脚离地三尺多高,双掌合十凭空盘坐,口中不断念诵经文,虽然他念得太快我听不出来是什么经文,不过满耳都是禅音梵唱,让人听在耳中,心神忍不住的安宁下来。

    不知不觉中手里资料已经被我攥成了一团,手轻轻抚摸着玉残荷手中的骨灰盒,难怪依依有如此怨气,她的恨不在于一个人、两个人,而是对这个无情的世界,她本来也对这世界充满爱,充满希望,爱之深,恨之切,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依依不明白为什么她对这世界充满爱,可这世界对她却如此无情。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依依的确是个可怜人,对于依依来说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虽然这种结果让你我都很不愿意接受。”和玉残荷相对盘膝而坐,将皱皱巴巴的纸业重新铺平,一张一张叠好,交回给玉残荷,“你带依依的骨灰来罗布泊做什么?”

    “为什么依依会是这种结果,为什么她就要选择无奈,死不是一种解脱,而是依依对于这个世界最后的抗争,当我遇上她的时候我就明白,她需要我的帮助,她的不甘,她的苦恼,我来帮她把这一切都彻底结束。”玉残荷把依依的骨灰盒还有资料都小心放回背包中,“依依在我看来并没有死去,这件事也并没有结束,对于我和依依来说死亡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玉残荷的话让我心里一阵发毛,“你想要做什么?”

    “你说呢?哈哈哈,你说我要做什么!?”玉残荷就那么坐着不动,竟然向后飘飞出五六米远,身形展动人已经背着背包站在十米之外,“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罗布泊吗?”玉残荷手指点了点脚下土地,“罗布泊双鱼玉佩听说没有?那只不过是国家机密曝光的冰山一角而已,这里面的东西超乎你的想象,能够让我帮依依重塑肉身,超出轮回,到时候她就能和我一样,不堕地狱,手刃仇人岂不是爽快!”

    “你觉得你这么做就是依依想要看到的吗?她已经选择了离开,不想再看这里的污浊和人心的冰冷,你为什么还要让她不得安宁,玉残荷,听我一句劝,我知道你是为依依打抱不平,可你这样只会害了依依。”我伸出手想要夺过玉残荷手中的骨灰盒,奈何终究慢了一步,玉残荷就好像水里的泥鳅鱼,抓不住。

    “阿弥陀佛!”一声嘹亮中带着一点点稚嫩的佛号从身后传来,我同玉残荷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在沉沉夜色当中,一个月白袈裟的小和尚正一手捻动念珠,一手托在胸前,掌中绽放无边佛家金光,笼罩周身,缓步而来,看似缓慢实则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只是两三次眨眼的功夫,小和尚已经到了我的面前,单掌问候,对我一拜,“张炀施主别来无恙。”

    来人竟然是小和尚江白,而他手中所托的东西正是我托李晴带给他的舍利子。

    “江白,你怎么会到这里来,你见过李晴了?”我看着小和尚月白袈裟上满是风尘,一猜就知道肯定是这个小家伙接到李晴后马不停蹄追赶而来,至于他竟然能追上大巴车我并不赶到意外,当我和这小和尚第一次相见就是这小和尚竟然在踩着飞燕破空渡江,有如此手段追上大巴车并不是难事,我意外的是这小和尚竟然知道我去了哪里,既然他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