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七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尚未到黄昏,冯天玉已抵达阔别已久的“知林居”,一跨下马,他一拐一拐的已往“落泉小筑”行去,还威风八面的嚷着:“将军回府罗”

    一语惊动全林院,不但鸟飞,还有人叫,激动的叫声:“脸绿绿回来了!”

    乍闻此言,冯天玉就已猜出是西雨的声音,气也没了一半,泯嘴嗔道:“什么嘛!一回来就叫我脸绿绿?扫兴!”

    方走过一座右花园,对面月门已奔出来西雨娇美身形,她穿了一件青碧色便装,梳了刘海,显得更活泼年轻了。见着冯天玉,她已笑出迷人梨涡:“脸绿绿你去了哪里?害我们都找不到你”

    冯天玉指着脸,瞪眼道:“看清楚点,我的脸是最完整的一个部位,哪来绿绿的?”

    关西雨登时怔楞,遂明白自己又说溜了嘴,干笑道:“我说错了,你只当做没听见就是了嘛!”

    冯天玉白眼道:“都钻入耳朵了,岂能听不见?”

    西雨感到困窘:“那你要我怎么办嘛?”

    冯天玉瞪足了眼才道:“罚你替我喊‘将军回府’!”

    西雨想笑,仍是喊了:“拐脚将军回府罗!”。

    声音清脆悦耳,喊完她已笑了起来。

    冯天玉瞪眼道:“你不加‘拐脚’两字行不行?”

    西雨憋住笑意道:“你明明拐了脚嘛?”

    “你不会当作没看见。”

    西雨已套上冯天玉的话。“都已入了眼,岂能看不见?”

    冯天玉无奈,也笑了起来:“也罢!拐脚就拐脚,至少你是拐脚将军的跟班,也差不到哪儿去。”

    西雨闻言已不敢再喊了。

    秋芙此时也奔了过来,突见冯天玉受伤,已惊惶道:“冯天玉儿你怎么了?”

    冯天玉苦笑道:“糗大啦!”

    秋芙马上扶向他,一步步的再往内院行去,她急问道:“伤的重不重?”

    冯天玉苦笑不已:“那要看什么地方了!”

    “你的脚……”秋芙急道。

    “那是小伤。”冯天玉嗔道:“我的心却伤的很重。”

    秋芙更紧张:“什么事快告诉我?”

    “说来话长,咱们坐下再聊!”冯天玉装出楚楚可怜模样:“我实在不想活了,心好疼啊!”

    西雨揶揄道:“不想活,还要当将军。”

    冯天玉白眼道:“难道当将军就一定活得了吗?”

    西雨一时也答不上口,面带窘困。

    冯天玉已有责备意味:“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你以为我就没有伤心事?”

    几天的浴血劳累,尤其又是挨了大板牙一剑,他的心早就沉痛非常。他本想装笑睑挨过去就算了,然而却如此的禁不起刺激,那股悲怅又已升起。

    西雨顿时感到歉疚,她是不该说那句话,纵使是开玩笑,她却忘了体会冯天玉的心情。

    想到大板牙,冯天玉什么心情也没有了,沉默的随着秋芙抵达“落泉小筑”,坐在小池旁一排白石板。

    这里,曾经是他和大板牙饮酒欢笑的地方。

    关西睛也从厢房踏着白石花径急忙走来,本是想开口询问,突然见气氛不对,脚步也放缓,慢步走前,问向西雨;“怎么回事?”

    西雨眼眶已红润起来,她摇摇头,并没回答。

    她不说,西睛也不知所措,直楞楞的呆在那里。

    冯天玉望着水池对面的假山涌现的小泉,瀑流有致的流向池中,那声音本来是清雅的,如今却能蚕食心灵,一寸寸像磨钝的锈牙扯咬着。

    他表情冷漠而带着茫然,在秋芙眼里,她只见过一次冯天玉如此沉默,那是她娘去世的时刻。

    如今呢?

    秋芙含着眼泪道:“冯天玉儿,你就说出来……”

    “说出来?”冯天玉狠狠的丢一块石头,溅向水池,那表情,要比哭相更来得让人不忍观看:“你们以为我没有伤心事?”

    秋芙急急道;“冯天玉儿不要如此,闷在心头好不好?”

    冯天玉已落下泪来:“阿莱你懂不懂,你会拿刀杀我吗?”

    他想强忍泪水,终究抵不过心头悲痛,毕竟他还是十五岁不到的小孩,他又能忍受得了多大的心里折磨?

    他已转过满是泪水的脸庞,他不愿让别人看到他流泪。

    秋芙急忙道:“我不会……永远不会……”

    “你不会懂的,你不会,大板牙也不会,因为你们都是我的朋友,可是你不会懂的!

    我这一刀就是大板牙杀的!”

    秋芙花容顿然失色;“大板牙他会杀了你!”

    西晴和西雨亦睁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瞧着冯天玉,她俩似乎已能感受到冯天玉悲切的心情。

    冯天玉整个身躯己微微抖颤起来,他双手捏的紧紧:“你不会懂的,他不但杀我,还要了我的命。他也脱去了我的宝衣!我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秋芙这才瞧及冯天玉是光着上身,宝衣早已不知去向,心头如沉大海,悲凄道:“大板牙他当真不要我们了?”

    冯天玉抹了泪痕,又自涌流:“他要我们,可是他不能要,他受人家控制,我怕救不回他,我怕失去他,我又怕杀了他,也怕被他杀了,他是我朋友,将来有一天他知道杀了我,他会很痛苦的!为什么这种事要发生在我身上?”

    他和大板牙的交情已逾亲生兄弟,如今却落得如此局面那一剑把他幼小心灵给刺的相当深。

    他本来还可勉强忍受,但西雨那番话,勾出了他痛楚的一面。

    他本是装作痛苦模样,事实上他是有资格要如此痛哭一场,又岂能接受他人的揶揄奚落呢?

    西雨已泣出声音:“对不起,冯天玉儿,我不是故意的。”

    初秋的庭园,总有凄凄的秋虫在悲泣,宛似哭泣人世间的悲哀。

    冯天玉已无法压抑心头悲切,啊的愤怒吼叫,抓起坐下的石板就往水池砸去。

    轰然巨响,水花飞溅,溅向了苍穹,溅向了庭树,也溅湿了发衫脸容,难道冰凉水花能洗去心头悲戚?

    冯天玉已奔入屋中,猛力将门关上,砰的又是一响,震的人心更沉。

    秋芙也黯然离开庭园,她守着门口,无助的蹲在那里,她知道冯天玉此时最需要的就是她,就是友人。

    西雨哇的嚎啕大哭,感情奔放,若不是她说了那句话,事情也不会变的如此糟,她自责的奔撞回房,哭的更痛心。

    只有西晴还在庭园,溅湿的发梢不停有水珠滚落脸庞,他仍未有感觉,他在想什么?

    似乎又是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叹息道:“但愿我能像大板牙,能让冯天玉儿替我哭一场。”

    他似乎感受出冯天玉与大板牙那种生死与共的剖心之交。

    夜渐深,已飘起蒙蒙细雨,滴落枝叶,赣籁有声。

    初秋的雨夜是悲凉萧索的。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