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契子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佛光弥漫,佛音缭绕。天空中金花乱坠,地面一朵朵碗口大小的金莲盛开,浓郁舒心的异香在整个战场中散及开来。

    一尊七尺高的琉璃佛陀跌坐一朵金色莲花之上,周身似有神女环绕,天龙游走。佛陀手中还持着一根宝杵,浓郁的金光从宝杵中闪出,把那琉璃身都仿佛要穿透。

    这就是西夏上师松钦巴,他下方的城池叫臧底河城,臧底河城城外的军队是宋军。领兵的是北宋西军大将熙渭都统制刘仲武,这一年是政和五年。

    刘仲武丝毫不惧对面的松钦巴,后者虽为西夏佛门上师,单凭修为远远胜过他一大截。但大军之将历来兵武双休,他刘仲武向来玩的都是综合实力,即便被卡在武师中期十几年突破不得,可是有大军在手,佛门上师、道家真人,他都能斗上一斗。更别说今日他手中还有着平戎万全阵盘。

    现在这阵盘就正在散发出层层精光,内中将星英魂引万军之气,在五万宋军头顶现出了一副硕大的八卦。大宋开国太祖赵匡胤早年得兵家高人衣钵,身怀兵家至宝武侯八阵图崛起,这大宋的太宗皇帝作为太祖的弟弟,兵家修为也是不凡。虽然人间帝王为天地所忌,不得长生,再强的修为待到登基大宝之后也会江河日下。但这平戎万全阵乃是太宗赵光义竭尽自己所能,观武侯八阵图所创,如今这幅八卦云图就也不足为奇了。

    同时万军云气也汇聚于刘仲武一身,让其身后陡然显出了一尊十丈高的巨人来,手持一杆长枪,看其面貌,分明就是一放大版的刘仲武。

    “着!”

    松钦巴挥手一送,手中那杆宝杵就照头向刘仲武打去,刘仲武人在马上不为所动,背后那十丈高的巨人却凌空跃起,比跌坐莲花的松钦巴还要高出百丈,似一头捕猎的鹰隼,长枪带着无尽杀气直刺那位松钦巴显化的琉璃身。

    却是很自信头顶的八卦云图能挡下那柄金杵。

    下方的臧底河城内,一座庞大的法坛立在城池中央,赫然是把原先的城主府给抹平了。

    一丈六尺高的法坛上,松钦巴的真身端坐法坛中央,周边有四十八位黄衣弟子,各持一面佛幡,席地而坐,喃喃的佛门六字真言。嗡嘛呢呗咪吽之声,一股伟力牵动天地。而法坛四周,上万党项军民围绕着法坛跪拜祈求。

    在刘仲武跃起空中长枪直指金莲琉璃身的时候,松钦巴口一张,一条黄光刺天直上。此刻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但转瞬之间,一朵方圆几十亩地黄云在高高的苍穹滚滚翻腾,遮蔽太阳,覆盖宋军头顶的整个八卦云图。那滚滚翻腾的黄云被宝杵散发的金光一照,陡然化作了一块块硕大的山石,从天空中落下,密集如雨。

    而此刻刘仲武一枪刺中了金莲,那金莲外孕育的佛光和虚显的神女天龙,仿佛幻影一样在长枪的兵锋之下不堪一击。可是刘仲武下一刻却陡然变幻了颜色,他这一枪透过佛光之后直接命中了一片金莲花瓣,就如是那凡人一击打在了金铁之上一样,没有半点要破碎的样子。

    法坛上,松钦巴双手张开,十指就宛如掀起一块沉重的铁板一样,整个法坛上空立刻凝聚成了无尽宝光,接着漫天宝光炸开,仿佛是流星雨一样,化作刀枪剑戟、铜钹金铲,向着刘仲武打去。

    刘仲武浑身白金之气一炸,刀枪剑戟、铜钹金铲瞬间全飞。接着人身已经闪到百丈之外,双目看着松钦巴闪烁着惊疑。

    这等金莲佛宝怎么闻所未闻?松钦巴有金莲护身,今天的麻烦就大了。

    但还没等他再行出手,身后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刘仲武十丈高的人形在这一声巨响当中竟然被震得粉碎。臧底河城上空的金莲琉璃身露出了微笑,加持宝杵已经破了那平戎万全阵盘,这金莲宝杵无怪乎是藏地密宗至宝,在自己手中轻而易举的就拿下了这刘仲武。

    马背上的刘仲武本体一口心血喷出,平戎万全阵盘与他心神相同,前者被那加持宝杵一击碎裂,刘仲武这个‘主人’也受到了沉重无比的打击。

    万幸阵盘没有被彻底毁去,那样的话,刘仲武人就直接完了。

    “杀——”

    臧底河城的城门洞开,一名西夏将领带着兵马就从中杀了出来,人数不多,仅一两千人。却是因为整个臧底河城的大部分军民都还在那法坛左右。

    当加持宝杵与那平戎万全阵盘碰撞的时候,宋军中上到统帅刘仲武,下到各营的营指挥使,人人遭受重创,气血大败。而臧底河城内的党项军民也瞬间头晕目眩,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一刻七窍流血。

    此次宋夏大战,主力是西军神将刘法所率的十五万大军,刘仲武的五万人只是一支偏师。西夏绝大部分的力量也集中到了主战场,臧底河城只有一个松钦巴,要不是有藏地密宗借来的两件至宝,臧底河城这一仗,西夏有败无胜。

    可是动用至宝法力也不是一个松钦巴就能成事的,这一击之后,臧底河城也元气大伤。

    不过没事,西夏还有松钦巴,凭他上师的修为,他还有着再行一击之力。

    金莲上的琉璃身再次投出了加持宝杵,下方法坛四周的黄衣弟子已经大半吐血倒在了法坛上,剩余弟子却是把六字真言吟诵的更高。这一击只是松钦巴自己的能耐。

    “父帅快走,孩儿断后。”年仅十七岁的刘琦骤然遭此番景象呲目欲裂,但毫无胆怯,对着刘仲武的亲卫营昂然大呼:“儿郎们,都跟我来!”

    虽然只是刘仲武的第九子,年纪不大的刘琦却已经是整个西军中都薄有声名的后起之秀,少年英才。

    这人世间,可修道者少,可习武者众。但一万个练武之人中也找不出几个如刘琦这样的极佳根骨来,年纪小小就修至武士巅峰,距离武师也只一步之遥的英才,可不多见。如此天才还偏偏降生在天水刘氏这样的将门世家,这等鸿运更是罕见。

    再好的资质也离不开培养的,没有大把大把的银子,没有上佳的功法,也不可能塑造出眼下的刘琦。

    一层土黄色的军气在刘琦身上聚集,当加持宝杵再次被松钦巴打来的时候,实力只是武士巅峰的刘琦凝聚起整个亲卫营的云气,但即便如此他的实力也顶多能与武师期的强者抗衡。

    佛门上师却是比肩武道宗师级别的修士大能。这武师与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