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38章 飞天黑鼠乱疾病大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从西子星的西部、东部、南部三个区域送来的紧急通报中,庞大得到同一个消息。

    一个极坏的消息。

    三个地区,都是一样,那里的瘟疫已经失去控制。

    非但如此,而且正在大规模扩散,瘟疫所到之处,肆虐狂绝,每天都造成大量死人。

    汇报疫情的时候,百里良骝并没有回避,一直就在当场听取疫情的概况和细节。

    这倒不是国王庞大忽略了百里良骝这个外人,而是在此之前,他本来就要向百里良骝通报此事。

    他的真实想法,是询问百里良骝是否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在他的观念里,原来也是远来的和尚会念经。

    他是真的着急,急需一个有效的办法控制瘟疫。

    否则,任凭瘟疫泛滥下去,别说他的统治失去了根基,他自己的生命都保不住。

    瘟疫可不管你是国王,大人物就饶过你,在瘟疫面前,国王和乞丐一视同仁。

    可能还不如乞丐,瘟疫如果会思考,它也会柿子捡软的捏。

    国王和王室成员,那些温室长大的花朵,无疑是软柿子。

    听罢汇报,趁着第一线来的人都在这里,百里良骝问道:“你们知道瘟疫是怎么来的吗?”

    从南部过来报信的是庞镇南的属下,他从背上解下一个黑布笼罩的笼子,说道:“我们不知道别处的情况如何,我们这里,经过追踪和研究,大家一致认为,这个笼子里圈着的飞行黑鼠,就是这次瘟疫泛滥的罪魁祸首。”

    百里良骝的神识透了进去,看到里面是一个小笼子,似乎是一些玻璃一类的东西构成它的四围和上下底座和遮盖,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一团黑。

    大概是察觉有人观察它,那个本来蜷缩成一团的小家伙,突然窜了起来,飞快地绕圈飞行。

    当然它快,也跑不出笼子,只能在笼子里回旋。

    这样的行为,在那个黑东西想来,是逃避百里良骝的观察。

    可是,这样的逃避,实在太弱小,当然不影响百里良骝观察。

    这个飞行黑鼠全身都是黑的,只不过现在脏乎乎,都是灰土草屑,看起来是黑灰色。

    它的飞行速度很快,看起来精神旺盛,身体矫健,特别灵活。

    百里良骝怀疑这种飞行黑鼠不是一般的老鼠,而是鼠类妖兽。

    只是不知道,西子星那边,是不是所有的老鼠都这样。

    也许其它老鼠都是正常鼠辈,老老实实遵循适者生存法则,只有这种妖兽老鼠是瘟疫的传播者。

    这时候,庞大也开始询问有关的问题。

    “这种老鼠是你们南部地区特有的吗?还是西部地区、北部地区都有?”

    听到国王的问题,镇西使者、镇北使者也都从背上解下一个笼子,揭开蒙着的黑布一看,里面同样的是飞行黑鼠,它们也都在那里上蹿下跳。

    看到西部、南部、北部三个地区都是同一种黑鼠作怪,庞大的脸色变黑了,比飞行黑鼠还黑。

    他黑着脸问:“这些该死的黑鼠是以前就有的,还是新近在你们那里出现的?”

    还是镇南使者回答:“大概在一个月以前,我们那里有人死亡,就在靠近边界的那个哨所一带地区;当时的州医官过去了解情况,很快就发现死人附近有这种飞行黑鼠出没。

    “那个医官当时大怒,立刻沿着黑鼠留下的痕迹,追赶过去,想将它惩罚示众,杀一儆百。

    “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飞行黑鼠战斗力相当强悍,很难抓捕,一想就知道,那不是一般的耗子。

    “可是那位医官也是意志非常坚强的人,一直追踪它和它搏斗,最终终于抓到了那只飞行黑鼠。

    “是不是那只害死人的黑鼠,就无从考究了,反正不是那只黑鼠,就是那只黑鼠的亲戚,一样。

    “那个医官办事很有章法,没有草率杀死那个罪犯。

    而是历数它的罪行,然后判处死刑,接着,在大众面前,执行死刑,将它砍头杀死。

    “然后挂在木杆上,目的是表现法律的严正,还有,警吓其它飞行黑鼠的同类。

    “这也是州医官的一个例行做法,没有什么稀奇,大家也没有给予更多的注意。

    “可是,那个医官,却在杀死飞行黑鼠的五天以后,自己也死了。

    “死的情形,和前面那个他调查的死亡病人的症状,一摸一样。

    “那个死人也就是他五天前调研的那个死于飞行黑鼠的人。

    “知道自己必死,临死之前,医官将镇南知州庞镇南找去,对他说出了他对这次瘟疫的认识。

    “他说:‘很明显,那种飞行黑鼠就是传染源,所传染的疾病也是一种新型种类,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是有一点,就是非常暴烈,致死性强大,致命速度非常快,是史无前列的大瘟疫!

    “他给了镇南知州两条建议:‘第一,出动镇南军,上天入地抓捕飞行黑鼠!抓到以后,立刻就地焚烧,毁尸灭迹,我听说了,我那个杀头示众的黑鼠,又导致了十个人死亡,因为他们不知道它的厉害,竟然用手去摸它,结果把自己的小命给摸死了。

    “‘第二,在整个镇南地区颁布禁令,任何人不准用任何形式接触飞行黑鼠,不管是死的,还是活的,不管是整个的,还是零碎的,尤其是那些收集黑鼠皮毛,制成各种服装、帽子、手套、口罩用品的人,一定要严格禁止,违反者严厉打击,因为他们就是杀人犯!’”

    百里良骝意识到问题的严重,问道:“镇南知州采用了医官的建议吗?”

    那个报告人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采用了!可是整个一个州范围很大,迟延了大约十天才全面落实,还是在这个期间又死了一千多人,镇南知州急死了,下了死命令,才推展开来的。

    “因为推展这些措施,镇南将军亲手杀死了一个镇南副将军!也幸亏他的职务是知州兼任镇南将军,否则根本没有办法推行。”

    这个时候庞大的脸黑得如同墨汁,吓人的很,问镇西和镇北的使者:“你们哪里是不是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

    二人懦懦回答:“我们那里没有,只是死人更多。”

    庞大喝问:“死了多少?”

    镇西使者艰难地说:“三千八百。”

    镇北使者迟疑了半晌,才说道:“五千二百。”

    庞大一听这个消息,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这两个人推出去斩了!小小的黑鼠,让老子损失了一万人了都!

    不过,他怒则怒矣,还没有丧失理智,这事怪不到传信的使者头上。

    他觉得当务之急是召开一个内阁会议,商量出一个应急对策出来,对付那些飞行黑鼠,整个西子星必须统一行动。

    否则,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其实,他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瘟疫的传播是加速度的,因为传染源是以几何级数增长的。

    开始不过是从飞行黑鼠扩散,接着就是病人加入传播的行列。

    在人们根本没有意识人也会传染的时候,人的传播就比黑鼠容易得多了。

    老鼠还有担心过街的时候人人喊打,可以赶得它们离人远一些,可是人都是主动聚在一起的。

    国王首先自己端正了态度,没有那三个人的事。

    于是,他挥手对那三个使者说:“下去吧,但是先不要回去,先等在王都,什么需要你们来作证的时候,你们随时再回来。”

    三个人遵令,转头提起笼子要走,突然,百里良骝大喝一声:“等等。”

    他的声音气势十足,又比较突然,三个人不由一愣。

    其中的镇南使者一口气没有喘匀,大声咳嗽起来,想压没有压住,随后就变成了剧烈的咳嗽。

    百里良骝暗道一句,不好!

    那个镇南使者被瘟疫感染,已经出现明显的病症。

    百里良骝的神识立刻进入他们三人的胸腔,发现那人的胸腔已经严重肿胀化脓。

    另外两个人,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很明显,也被感染。

    百里良骝大吼一声:“这三个人都已经感染瘟疫,成为传染别人的来源,必须处理好。”

    他心里突然意识到,那三个飞行黑鼠就是罪魁祸首,必须立即灭掉。

    他

    一扬手,三个手指都射出一丝火焰,点射到那三个黑鼠笼子,笼子和黑鼠立刻化为灰烬。

    庞大虽然完全懵逼,还是问了三个人一个问题:“你们那里的人如果发现有人得病,怎么处理?”

    三个人现在已经脸色死灰一样,生无可恋,因为没有生的一丝可能,木然回答:“立刻处死!”

    镇南使者说:“得病的人全都彻底焚烧,和飞行黑鼠一样,因为没有一个人有活的的可能,早点死去免得连累别人。”

    虽然知道死亡临头,他是一个成熟的大人,表情还算镇静。

    镇北和镇西使者也说道:“对,病人彻底焚烧,死的人都是甘心情愿,都认识到万不能因为自己倒霉,还把瘟疫带给别人,大家宁愿和这种恶毒的瘟疫同归于尽。”

    然后,三个人齐齐转身,给庞大跪下:“爷爷!孙儿不能尽孝了,您快下令将我们烧掉!”

    百里良骝吃了一惊,原来这些信使都是庞大这位国王的孙子,他可真是产量丰富啊。

    爷爷下令把孙子烧死,世间还有这样的惨事吗?

    百里良骝虽然意志坚定,这个时候也感到心中一阵强烈的恻隐。

    庞大也是心情震动,沉吟了一下:“你们都是我的好孙子,还有什么未了的事情,爷爷一定给你们办到。”

    三人齐声道:“没有!爷爷快下令。”

    庞大说:“那好,你们安心去吧!这位贵客,请你帮忙,和刚才烧死黑鼠那样”

    百里良骝这个时候不得不说话了。

    “慢着!你们这个方法不行!第一,没有必要把得病的人处死;第二,即使处死,哪怕是焚烧,也不起作用,我告诉你们,这个飞行黑鼠传染瘟疫并非一种方法,当然和它接触是最有效的传染方式,和它接触的人必定是被传染。

    “但是,还有另一种主要传染方式,就是通过呼吸传染,也就是病源将瘟疫播散到空气中,然后就是所有喘气的生物,都有可能被传染。

    “这样你们就知道我刚才说的第二条了吧?即使将那三只飞行黑鼠处死,即使将这三个使者处死,也不能把已经播散到空中的瘟疫收回去。

    “如果我们在场的人不采取正确的措施,依然会被传染,如此种种,都明确告诉我们,就是我们必须采取另外的办法控制这种瘟疫的传播,传染他人,而不能用杀人的方法。

    “这个另外的方法,我心里有数,就是隔离,也就是把病人还有可能的病人和其他人隔离开,不让健康的人和他们接触,传染的渠道,到这些被隔离的人那里,就彻底断绝。

    “彻底的隔离,加上彻底消灭飞行黑鼠,二者共同效力,才能有效控制瘟疫,不过消灭飞行黑鼠是另一条措施,我一会儿再说,我们先来解决隔离问题。”

    百里良骝滔滔不绝侃了一大套,三个病人和一个可能得病的人都听的似懂非懂,不过百里良骝说得很流利,顺理成章,给人的印象就是他是一个高端专家的样子,德高望重的一个小年轻,让人不由得不信服。

    庞大也是一个果断的人物,既然自己不懂就不掺和,对百里良骝说:“能不死人最好,看来我也被黑鼠传染了,总不能自己下个令把自己给处死吧?种种考虑以后,我想请你担任全西子星的总医官,同时代理我的职责,也就是国王和武装力量的总统领,全面安排和领导对抗瘟疫这件事情,不情之请,还望兄弟你俯允。”

    到了这种程度,百里良骝也不客气,反正他不能允许瘟疫肆虐,毕竟按照他的计划,双子星将来要成为他的势力范围,人都死于瘟疫那怎么行。

    而有效抗击瘟疫,与其在别人的领导下处处掣肘,倒不如自己直接来,他可不认为任何人比他强,包括在成的这些人和那些没有在场的人。

    他原来的专业虽然是古农经济,但是抗击瘟疫向来是中华古代农业经济的一个重大方面。

    那个时候,绝对的人是第一生产力。

    所以这次领导抗疫,百里良骝当仁不让。

    “好吧,这个差事我接了,谢谢国王的信任,等我灭掉了瘟疫以后,马上将权利转交给你。

    “对了,还要等把那些飞天黑鼠也都灭掉才行,永绝后患。”

    庞大倒是爽快,说道:“你真能克服瘟疫,没掉飞天黑鼠,你就一直干下去也行,我保证没有人反对,毕竟没有你干成这些事情,这些人都得死,我就不信一堆死人能反对你。”

    百里良骝说:“那可不行,我说到做到,我可不能总是干该你干的事情,我嫌麻烦。

    “另外,我还有一堆大事要做,比如拯救世界啦,英雄救美啦什么的。

    “就是其中两件区区小事。”

    突然一道娇脆的声音传来:“我刚才听到有人说要英雄救美?听声音像是百里良骝哥哥,良骝哥哥,我需要你救我,快来救我呀!”

    随着话声,庞玟妙百灵鸟一样飘了进来,十六七了,还蹦蹦跳跳。

    “难道你也被该死的黑鼠感染了?”

    庞大提心吊胆满面焦虑地问道。

    “没有!我这美少女哪能得那种恶心的病?我需要良骝哥哥英雄救美的是吃鸡,刚才我试了一百次,就是捉不到一只鸡,我都快馋死了,不是,快急死了,还不对,快饿死了!良骝哥哥良骝哥哥快救命!心疼一下美少女。”

    百里良骝不由笑逐颜开,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吃鸡,也太乐天派了。

    好奇问道:“我说玟玟,你怎么知道我叫百里良骝?我没有告诉你吧?也没有谁跟你说吧?”

    “良骝哥哥,我可是西子星最聪明的美少女,东子星?那不算,那里根本就没有聪明的妖兽,它们的专长是力大、忠厚、老实,只有西子星的人才聪明,我是其中之最,我那几个哥哥就不如我,不信你问问他们?从哪里知道你的名字?我是从你的手机注册信息里找到你的名字的,我是不是很聪明?我说的没错吧?良骝哥哥你是不是都不得不佩服?”

    百里良骝叹道:“果然聪明,我的名字是机密,一般人找不到,只有最聪明的人才能找到;当然,我的名字我可以告诉我的朋友,可是你独辟蹊径,自己找到,也就是你找到了我做你的朋友,我都没有办法拒绝。”

    “嘻嘻!你承认就好!快来帮我,让我痛痛快快吃鸡!这是你作为我的朋友当仁不让的职责,是吧!”

    百里良骝道:“是的,我有责任,不过”

    庞大道:“玟玟稍等,良骝是吧,我也叫你名字了,你快说,如何分离病人和好人?还有现在妙妙也在这里,呼吸了被污染了的空气,她也要隔离不是?这也好,我正发愁独自一人孤寂呢,现在有玟玟作伴,可以一起吃鸡,简直天助我也。”

    百里良骝无言地看了庞大一下,你这心脏也太大了,为了吃鸡,不惜坑闺女,我可以鄙视你吗?

    刚才大家七嘴八舌的时候,百里良骝抽出一股神思运筹了一番,那些所谓的隔离都是给那些别处的军民人等的,在没有得到有效治疗之前,隔离是一个必要但是只是暂时的措施。

    病人和疑似病人不能永远隔离,要给他们医治,病好以后就要回归他们的常规生活。

    如果是马上就能治好的病人、可以将疑似的病人确定没病的人,那么就没有必要隔离,该去那里就去那里就完了。

    至于如何治病,百里良骝已经有了方案。

    也就是说,在这个很短的时间内,他获得了治疗瘟疫的能力。

    这个结果很简单,可是过程还是比较复杂,而且让百里良骝摸不着头脑的是,他是如何被选中来干这样的事情。

    首先,那个双子星纪行忽然给他送来一条信息:“你去翻阅驭物诀,就是不久前你得到的抄本,上面有跟你现在的处境有关的处理方案,你应该不会傻到将那个抄本扔掉的程度吧?”

    一听这个,百里良骝暗自吐糟,瞧不起谁呢?我百里良骝是随便乱丢东西的人吗,别说驭物诀我不会乱扔,小学课本我都留着呢。

    百里良骝一边嘀咕,一边飞速找到那本驭物诀,很快就找到有关双子星的记载。

    “想必你已经到了双子星,而且知道那里有妖兽飞天黑鼠为非作歹,现在我给你两种能力,然后再给你一种能力,不过,这些都是临时性的,只是帮助你在双子星做事,离开双子星的时候,就会失效,切记。

    “现在我就给你两种能力,第一种就是你可以集中你的神识,当然是在以前你的初步能力之上,现在你的神识集中起来,可以积聚一定的温度,这个温度可以杀死飞行黑鼠带来的瘟疫病毒,可以让你拥有治疗被瘟疫传染的病人,也可以杀死那些飞行黑鼠。

    “我给你的这个第一种能力,就是让你拥有一种超能力,让你无论到什么地方,你所到之处,那些飞天黑鼠还有由它们传染的疾病,都无所遁形,被你灭掉,这个厉害吧?因此,你可以装逼,但是不能忘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