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2章 才知有人恶搞西子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庞青树说起西子星黑鼠造成大病灾害猖獗的根卯,那绝对是可怜孩子从小没有娘,说来话长。

    经过百里良骝允许,又加上从庞玟妙那里论起,庞青树、庞青木都应该管百里良骝叫叔叔,因为他们都管庞玟妙叫小姑姑,而他们的小姑姑一口一个良骝哥哥。

    所以,百里良骝这个叔叔当得顺理成章又心安理得。

    不过,百里良骝又是二人的上峰,他们也知道了百里良骝的全称是百里良骝,这个也是不能不知道的知识,因为以后一旦两军对垒,他们必须给对方说清楚他们是谁的属下,代表谁出战。

    否则,对方是死敌也就算了,但是也许是自己人或者友军,造成误会就闹笑话了。

    可是,一旦把百里良骝这个名字抛出去,凭他的名声,起码可以顶一个班的兵力。

    有时候,甚至可以辟邪。

    比如,遇到大灰那样的新科妖兽,它听着百里良骝这几个字耳熟,起码看在百里良骝的面子上,就放过你。

    这不就等同于辟邪?

    不过,百里良骝是上峰,他们毕竟不能称呼他全名,那个不但不尊敬,而且也啰嗦,不太可行。

    可是叫良骝,又似乎太随便,他们没有那么亲近,良骝是庞玟妙叫的,况且后面还有哥哥这样的专门称谓。

    这个他们不能使用。

    叫良骝叔叔?目前恐怕不行。

    最后还是百里良骝折中了一下,允许他们叫他百里上峰,或者百里叔叔。

    前者是正式场合公事公办的时候,后者是在私下场合没有公事掺杂私下活动的时候。

    如果现场的情况不是太清楚,百里良骝允许他们随心所欲地瞎叫。

    毕竟百里良骝是一个讲究实质不在乎形式的人。

    稍微铺垫了几句,庞青树就开始了他的交代。

    先给他治病等他好了再来交代问题,这让庞青树这个号称足智多谋的人物感到足够的尊敬,所以他对百里良骝心悦诚服,即使交代问题,也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百里叔叔!哦,对了,这里没有别人,我就叫你百里叔叔了,虽然我们说的是公事,我还是觉得叫你叔叔更好,毕竟叔叔的话,就是我犯错打我一顿,也不会太疼。”

    百里良骝心中一乐,这小子也是精灵古怪,怕说错了我惩罚,先做出一番铺垫。

    “你高兴就好,随便你叫什么,被耽误时间了,说正事吧。”

    “谢谢百里叔叔,那我就书归正传,说说这事的来龙去脉,盐从哪儿咸的,醋从哪儿酸的。

    “首先我解释一下,这也是百里叔叔你特意让我说清楚的,就是为什么我知道这些事情的根卯。

    “我先说明,我所说的根卯,并非是那些人为什么要搞这个东西,而是从他们找到我爷爷的时候开始,他们是如何如何决定的,我就参与了,所以我就知道。

    “至于为什么我这个第三代有资格参与这种一般是第一代知道顶多是第二代人知道,那是因为我还是第三代人的代表,我能代表他们,不仅仅是因为我年龄大一些,而且因为我智勇双全,没有人能够比我强,不管是文武综合,还是拿出某一个方面单挑。

    “不客气地说,我还是挺厉害的,当然不能和百里叔叔比,可是和我同辈的比,他们几个人加起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庞青木哼了一声,表示不服气。

    庞青树呵呵一声:“不服气是吧?谁被我一蛇镖打中,如果不是百里叔叔仁慈,你现在还在阴曹地府转悠呢。”

    庞青木道:“那是你卑鄙无耻,偷袭不算本事。”

    庞青树又是一声呵呵呵:“失败就是失败,你都死彻底了,高尚能让你活过来?你知道为什么你的智慧永远被我碾压吗?就是因为你不开窍。”

    庞青木气得呼呼喘气,欲再反驳,可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词汇。

    百里良骝插话道:“你们那些狗屁倒灶的事不要扯进来,赶紧说正事,说完还要干正事呢。”

    破天荒没有趁别人忙正事的时候打游戏,虽然觉得不如吃鸡过瘾,庞玟妙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到武叔卷入的阴谋上,也催促道:“对!赶紧说正事,说完我还要吃鸡呢。”

    二人赶紧遵令:“是!百里叔叔!还有小姑姑!”

    庞青树解说道:“虽然决策的是五爷爷他们,领导阶层是我老爸他们,可是干活卖苦力还是我们这一辈,必须有一个人参加那种决策过程,不是为了让我出什么好主意帮助他们决定,那些他们基本上都事先定好了,只是让我参加,省得他们完事以后还要给我重复一遍,还有传达给我的那人也要担责任,万一传错呢?我自己听他们所有人下令,错了也是我的事情,跟他们的某一人没有关系,凡此种种,我就成了第三代人代表参加会议,所以我就知道那些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甚至可以说,我比他们的任何一个都清楚”

    百里良骝问道:“何来次说?”

    庞青树自豪一笑:“第一,他们都是一个人一个让你发表意见,而我是听了每一个人的意见,然后综合起来,形成一个总体意见,这个总体意见很重要,对他们没有那么重要,对我则不然,因为我要去干活,不可能按照他们每一个人的说法去干,而是按照一个统一的说法才行。

    “第二,我是待领第三代人干活的,我如果不知道他们的要求对他们的要求的实质特别明白,我怎么去领导其他第三代成员具体落实?即使是有些东西我听的时候不是太清楚,在遵行他们的命令的时候,也必须让这些命令变得清清楚楚,而且凡是我已经遵行的,就已经固定下来,不再有变化的可能,百里叔叔,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百里良骝不能不说,这小子是两下子,幸亏将这个刺头给降服了,省了很多事。

    于是表扬道:“你考虑得有道理,就看你是怎么做的了,还有,我还要看你接着来的介绍,你虽然位置很关键,但是你没有掌握相应关键的内容,那就不是你聪明而是你特笨了。”

    庞青树心里一惊,果然如此!

    我不是弄巧成拙了吧?

    下面说的内容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不能出生纰漏,不然的话,不但有损我西子星第一大聪明的名声,闹不好还会让百里叔叔不信任自己,忙活半天,还不如青木。

    “好吧,我就说说那天是第一次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都有什么人呢,首先是我们这一方的人,我爷爷人称五爷的庞五是主人,最重要的来客有庞二、庞三、庞四等三位,他们都是守卫东部、南部、西部边境的负责人,因为他们的驻地都有一座特别巨大的城堡,所以和我爷爷庞五一样,合称四大堡主。

    “除了这些堡主以外,就是这些堡主的儿子,一共十四个人,包括我老爸和青木他爸,这两个是五爷爷庞五的儿子。

    “再往下就是四个孙子辈的人,我是庞五这一支的,其余三个是两外三支派出的,由此可知,至关重大,我们这四个家族的人骨干统统都来了。

    “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庞大一支的人一个人没有,证明我们这个集会是背着他们当政一支秘密召开的。

    “我们一方的人到齐以后,庞五跟大家说了一通话。

    “‘这次把大家找来,决定一个生死攸关的大事,要决定的事情关系我们每一个人生死存亡,任何人不得泄露秘密,违反者当场处死,不用审判。

    “‘这个事情,已经经过我和三位哥哥决定同意,今天主要和我们的合作方见面,部署具体的行动方案,任何人不得反对,反对者当场处死,不必交给他家族动用家法。

    “‘等我们的合作方过来,只有我们四位长者和他们对话,你们其他人一律保持沉默,擅自开口说话者,杀无赦!我们的严明纪律,一定要展现在合作方面前,表明我们不是乌合之众。

    “‘等我们合作方过来以后,一旦我们达成合作协议,我们就会立刻开始行动,我们打击的对象,就是王室军队。

    “‘其中东方城堡对付镇东将军府。

    “‘其中南方城堡对付镇南将军府。

    “‘其中西方城堡对付镇西将军府。

    “‘其中北方城堡对付镇北将军府。

    “‘消灭了镇守四方的将军府,大家在一起围攻王室军队。

    “‘战斗当中,畏葸不前者,杀!

    “‘临阵逃跑者,杀!

    “‘叛变投敌者,杀!

    “‘违背命令者,杀!

    “‘冒犯合作方,杀!

    “‘大家都清楚没有?’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大喊:‘听清楚了!’

    “‘大家都记住没有?’

    “众人又是一阵面面相觑,然后大声说:‘记住了!’”

    说到这里,百里良骝一阵纳闷,问道:“难道你们一直就这样,一人说话,大家都只能听?”

    庞青树郁闷地说:“是不是总是这样,我也不知道,不过,这样的聚集,我的记忆中,是第一次,也是唯独这一次!你想啊,百里叔叔,这可是反对国王的,哪里敢轻举妄动?一旦走漏了风声,谁也别想活,国王庞大,可是非常残暴的,杀人不眨眼,我爷爷他们哥儿四个,不就是他稍不如意,就给一声流放,困在耗子不拉屎的地方,连我们这些后代都没有出头之日!”

    正在吃鸡的庞玟妙不干了,斥道:“大侄子你别胡说八道!老爸可慈祥了,我要说啥他给啥,你再说他坏话,我让良骝哥哥不给你奖赏。”

    庞青树也是一时说得嘴顺,忘了这个小姑姑还在那里全程旁听,赶紧说:“对不起小姑姑,那些都是别人说的,并非出自小侄儿之口,以后我注意,再也不转述他人的话了。”

    庞玟妙哼了一声,说道:“算你聪明!良骝哥哥,你也别放在心上,如果他交代得后,奖品该给他还给他,不看僧面看佛面,我跟他说好了,奖品有我的一半呢。”

    百里良骝笑道:“好!看你的面子上,我该奖他就奖,青树,抓紧说,不要总是打岔。”

    庞青树心道,这能怪我吗?赶紧接上了前面的茬。

    “既然这是第一次四大城堡的聚集,大家也是第一次听老一辈的训话,都老老实实如同耗子见了猫一样,没有一个人敢吭气,更别说提出什么反对意见了,不过大家心情都很沉重,这可是反对国王的大事,不成功的话,谁也活不成!

    “打家刚听完五爷的训话,就听到有人大喊,客人到,快来迎接!大家都在等着客人,闻听就要一哄而上,出去迎接,这倒不是大家都很懂礼貌,也不是大家对他们心中敬佩,而是心中好奇,想看看那些人到底是不是有三头六臂,让四大堡主对他们似乎十分敬重的样子。

    “可是,五爷低喝一声:‘都别动,只有我们四大堡主去就行了。’

    “于是,大家都停止不动,只有辈份最高的四老小跑着颠儿颠儿地跑了出去,唯恐去晚了失礼。“外面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客人是从哪里来的,怎么来的,是天上飞还是地上爬,都没有看到,反正过来不长一段时间,四个老头,簇拥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两个人一个高大魁梧,十分健壮,比我们的人都高,大概有两米开外,满脸胡子,两只大眼如同鱼目混珠一样,四处乱看,似乎看我们的东西什么都是稀奇。

    “更奇怪的是他穿的衣服,浑身上下没有一丝布料,就是我们传的衣服那样,全都是兽皮,包裹在他的身上,很是不协调。

    “这还不说,那些兽皮都是生硬的样子,似乎没有任何鞣制,而且粗略一看,那些兽皮还都是整块的,没有经过剪裁,走过来以后,还带着一股腥臭的气味。

    “这也就罢了,可是那个穿着这些生皮的人,也对他那套服装很是厌恶,不断地用手扇风,想把那些腥臭气从他的鼻子之前赶走。

    “大家很快把目光从第一个怪人而且奇装异服打扮身上转开,再看另一个人。

    “第二个就顺眼多了,跟我们差不多,对了,他跟百里叔叔你差不多一样,对,和你几乎一样!

    “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第一个人是一个妖兽,因为他的境界提升了,所以能够幻化成人的样子。

    “不过,他也就是刚到那个程度,即使勉强幻化成人,也是四像四不像的样子,还有因为他是东子星的第一个妖兽幻化承人,所以衣服就没有配套的准备,只好能点兽皮遮掩一下。

    “而另一个人,就比较复杂了,他到底是从那里来的,没有人能说得清楚,只知道他不是东子星的人,当然更不是西子星的人。

    “虽然不知道他从何而来,可是他非常厉害,尤其是一种叫作运筹帷幄的能力,超级强大。

    “也是到了后来,我们才知道,这次东子星和西子星的合作完全是他一手促成的。

    “那个幻化成人的妖兽原来是一头牛妖,现在有一个名字叫牛冲天,因为他在进入更高境界的时候,得到过那个人的关键性帮助,所以牛冲天对那人言听计从,在和西子星合作这件事情上,更是那人说让他干啥他就干啥。

    “后来我听我爷爷说过,就是庞五,和东子星合作,是那个人专门过来找到他,一番说项,说服了爷爷,然后是爷爷秘密找来其他三位爷爷,一同决定合作,推翻国王。

    “本来我的几位爷爷担心打不过各地镇守武装,他们这些人虽然有飞行器,战斗力也很强大,但是和镇守府的正规武装力量比较,还是相差甚远。

    “那个人告诉他们不用担心,东子星会给他们提供强有力的支援,这个支援的力量就是飞行黑鼠。

    “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吓人,不过那个时候那个人并没有透漏飞行黑鼠如何帮助他们。

    “那个人只是说,飞行黑鼠有一种强大而神秘的力量,它们可以轻易地让你们的敌人失去战斗力,让你们在两军对垒中轻易取得压倒优势,保证你们推翻国王的统治,得到你们向往的自由。

    “只有到了这时候,那个牛冲天才瓮声瓮气地说:“看,就是这个!”

    “说着,他一掏他胸腔一个皮口袋,抓出一把黑乎乎的东西,我那个时候不认识那是什么,后来才知道,那就是飞行黑鼠,作为东子星的老大,他自然可以带着它们同行,它们觉得是听从它们老大的命令。

    “几位大佬表示怀疑那些不起眼的小东西的战斗力。

    “那个牛冲天大怒,吼道:‘你们这些无知的东西,竟敢怀疑我的黑鼠!我现在就让你们尝尝它们的厉害!’

    “说完,他随手一扬,那一团黑乎乎地东西就向着门口飞过去。

    “牛冲天力大无比,在加上那些黑鼠本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