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上辈子欠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方蕾一个人搬不动季呈延,只好请餐厅的服务员帮忙把季呈延抬上车。四个服务员抬四肢,方蕾托着他的头,经过停车场时,引路人纷纷侧目。

    “自己不会喝酒还喝,酒有那么好喝吗?喝醉了谁管你?”

    “还一个人包了家餐厅来喝,你可真是能耐了。”

    “早知道你喝得这么多,醉的跟烂泥似的,我就不该来。”方蕾一边抱怨一边擦眼泪,从餐厅服务员那里得知季呈延是表白被拒才喝酒买醉的开始,她的眼泪就没停过,“竟然还唱歌,都不知道你唱歌有多难听吗,声音就跟惨叫鸡似的,生怕别人多活几年是不是。”

    在电话里听季呈延说想见自己,于是她放下手里所有的事,开车一路疾驰赶到他身边。

    可结果却是,他表白失败,找她寻求安慰。

    方蕾心里很清楚,这世界上值得季呈延表白的女人只有一个。从上次在地下车库季呈延说‘回到以前’这四个字开始,方蕾就知道自己该放手了。

    但她无法劝自己不去管季呈延。

    季呈延心里放不下林岚,她又何尝舍得放弃季呈延。

    把季呈延拖下车,她瘦小的个儿怎么也拽不动。她只好拿出备用钥匙回别墅找可以借力的东西,最后在杂物间里找到一把手推车,用手推车把季呈延给推进屋的。

    季呈延的别墅没有电梯,方蕾只能把他先安置在沙发上,给他换鞋,打水洗脸,一系列伺候完,方蕾蹲在沙发前趴在季呈延头边,看着季呈延沉睡的脸。

    英俊帅气的长相,睡着了也依然迷人。

    方蕾心里的怨气消减了大半,在看到季呈延睡着还依然蹙起的眉心时,所有的委屈消散全无,她抬起手摸着季呈延的脸,兀自苦笑道:“上辈子欠你的,没办法。”

    来回折腾半天,方蕾自己也累了,双手交叠趴在沙发上,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林岚回家时父母已经睡下了,她先去小箬的房间坐了一会儿,再才回自己的卧室。洗漱完躺在床上,她绞尽脑汁的回忆方才在餐厅里对季呈延说的话,怕自己哪句话说得太重影响两人间的关系。

    随即又想起离开前感受到的那一道目光,大脑愈加清醒。

    她翻来覆去无眠,她伸手到床头柜摸手机,才想起手机放在客厅的茶几上。自从怀孕以后,晚上睡觉时她都会把手机放在客厅,觉得远离手机辐射会对肚子里的宝宝好。

    孕妇比较懒,她纠结了一会儿,不想起床,就忍住看手机的欲望关灯睡觉。

    小区楼下的马路上,黑色轿车在马路边停靠了半个小时,李慕珩仰着头望着眼前那栋楼其中某一层,直到他注视的那一户熄灯了,他才缓缓收回目光。

    长时间保持仰望的姿势,脖子有些酸麻,他动了动脖子缓解颈部不适。须臾,拿出手机拨通一则电话。

    “你不是想见她吗,你定个时间地点,你们见一面。”他语气低沉的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点开微信界面看着那条一直处于待发送的短信,好几次想发送过去,最终都忍了下来。

    这条短信他编辑了很久,删删改改无数次,都以停留在草稿的状态退出对话框。

    李慕珩以前总觉得自己跟季呈延不同,他若喜欢一个人,是绝对不会用骑士的身份默默陪伴,他认为那是男人懦弱的一种体现。此刻他又觉得自己跟季呈延没什么区别,明明心里有很多话想对她说,有很多事想与她一起完成,却不再有当初势在必得的自信。

    所以他选择帮季呈延,给季呈延公司战略上的建议和筹划,是想让季氏能在商场多活几年。他相信这个世界上如果没了自己,会有季呈延真心实意地对她好,让她余生过得安稳,不再过以前那种提心吊胆的生活。

    与季呈延打赌,是因为他想提前预知结果。

    他不否认自己是自私的,自私的想要知道没有自己林岚会跟谁在一起,会有谁代替他来爱他和林岚的孩子……

    摊开手掌,借着车内昏黄的灯光看着掌心的疤痕,然后轻轻地覆上方向盘,最后看了眼林岚那间房子的窗户,驱车离开……

    林岚第二天一早起床陪林正泽到楼下散步,父女俩漫步在公园里,东说说西聊聊,话题总是转换的很快,有说有笑的格外温馨。

    林岚走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