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三十章 总是自以为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沈月卿怔怔地看着江言,脚上仿佛灌了铅,想靠近细看江言,却怎么也动不了,但眼泪却簌簌地落下,“小……小言,真的是你?”

    在距离沈月卿五步的距离处,江言抬手示意陆临舟停下。他双手交叠平放在大腿上,用充满讽刺的语气问:“我没死是不是让你失望了?”

    沙哑的声音落入沈月卿耳畔,她再也抑制不住心里的思念,跑过去一把扑在江言身上痛哭道:“傻孩子,看到你好好的活着,妈妈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觉得失望。”

    江言冷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是好好的活着了?”

    沈月卿动作一顿,她冷眼朦胧的看着江言冷厉的脸,才意识到眼前这个江言早已不是六年前她捧在手心里疼的孩子。

    江言嫌弃的拨开沈月卿的手,揭开盖在大腿上的毛毯,指了指右腿,“知道这条腿是怎么断的吗?”

    沈月卿眼泪倾泻而出,“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孩子……是妈妈的错……”

    江言自顾自地说:“六年前,你逃跑以后,绑匪打断的。”

    “小言,我没有……”

    “你没有想逃跑?是吗?”江言摇头轻叹口气,“我有眼睛,自己会看,我也不是傻子,自己会辨别真假。六年前,你为了他……”江言指着站立在冷风中李慕珩,“买通绑匪绑架我,把我害成今天这幅样子,作为一切的始作俑者,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哭?”

    沈月卿颤抖着手用力揉搓着无法给予任何反应的大腿,低声下气地说:“小言,是妈妈的错,一切都是妈妈对不起你,你想妈妈怎么弥补妈妈都愿意,妈妈只求你……求你好起来。”

    江言仿佛听到一个笑话,他歪着头瞧着沈月卿声泪俱下的样子,“你居然好意思自称妈妈?在说出这两个字时,不觉得可笑吗?”

    “江言!”李慕珩沉声打断江言,虽然早知江言见了沈月卿态度不会好,但现实远比他想象的更糟糕,转眸看向跪在地上头发蓬松的女人,“她有错,但六年前的绑架案是她自导自演的没错,但买通绑匪杀你和她的人是杜芸。”

    “她要是不给杜芸机会,杜芸会趁虚而入与绑匪串通谋财害命吗?”江言呵呵笑道:“归根究底,是她给了绑匪机会,也是她在最紧要的关头抛下我独自逃生的啊。”

    李慕珩说:“但她为此也付出代价了。”

    江言闻言,一把扯开沈月卿,沈月卿无力地跌倒在地,李慕珩想上前去扶,江言伸手迅敏的从毛毯下取出一把枪,枪口对着李慕珩脚前的地面,然后扣动扳机,枪响伴随着沈月卿刺耳的尖叫声一并传来。

    几名保镖呈包围状将李慕珩困在原地,李慕珩被迫停下,看着与脚尖仅有毫厘之距的弹洞,瞳孔缩紧,垂在身侧的手指轻颤了两下。

    “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认为她受的那点苦就能抵消我这些年的痛苦。”江言余光扫了眼李慕珩的脸,没在对方脸上看出情绪变化,他还有些失望,用黑色绸布擦拭了刚才走火的枪口,动作缓慢优雅,带着随时都会要人命的危险,淡淡地说:“既然你觉得她错不至死,那你呢?间接害死我父亲的好哥哥,一切恩怨的源头,你总该死吧?”

    抬手举枪瞄准李慕珩的头,江言嘴角勾起森冷的弧度,“枪里还剩下一发子弹,你觉得是打在你的头顶好,还是打在她心脏的位置好?”

    李慕珩的风衣外套给了沈月卿,身上只有一件黑色高领毛衣,冷风吹在他身上像被冰刃凌迟。可他依然笔直的站着,恍如山顶没有生命象征的顽石,身上的皮肤却在逐渐变得冰凉,如同正在流逝的生命般减退了体温。

    “江言。”极富磁性的嗓音因为压抑的情绪而变得低哑,李慕珩目光柔和的看着江言,“如果杀了我们其中一人真的能让你泄恨,你随时可以动手。”

    “不!!!”沈月卿被刚才那一声枪响吓得心惊胆落,见李慕珩决心替自己赴死,她从地上爬起来抱住江言举枪的手嘶声哭道:“他是你哥哥,你不能杀他。你要杀就杀我,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的你变成这样,小言,妈妈求你,别为难你哥,他也是无辜的。”

    撕心裂肺的哭诉听的人肝肠寸断,与呼啸的冷风混在一起,格外凄厉。江言嘴角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