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61章 广宗黄巾破绽出 兵贵神速凌晨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中军帐里皇甫嵩问周澈,可有破贼之计?

    周澈顿了顿说道:“上午观战后,澈与公达、楚虚归营坐议军事,皆以为:我军取胜之机就在今天上午的这场小败之中。”

    “此话怎讲?”

    “督帅与朱将军、卢公分兵出京,平定诸州,从二月至今,数月征战,人马不歇,豫、兖诸州之贼已灭,南阳张曼成亦身死殒命,所存者唯张角兄弟。先是卢公攻之不克,继之董公受挫城下,而今督帅至,亦获小败。广宗贼连胜,定轻视吾等,‘贪兵死,骄兵灭,此天道也’,兵骄者灭。故澈与公达、楚虚皆以为今天上午我军看似败了,而实则却正是我取胜的良机。”

    卢植、董卓相继攻广宗数月,不能克,二人反因此获罪,一个被槛送京师,一个自赴京都领罪,皇甫嵩来后也小败於城下。短短几个月,冀州汉军接连换了个三个统帅,无不是声威远震之人而却皆败於此地,常理推之,城内城外的黄巾军必会因此骄狂轻敌。

    冀州黄巾一骄狂轻敌,汉兵的机会就来了。

    傅燮连连点头,说道:“周度辽说得对!难怪督帅方才说:今日刘校尉虽败,然在将军看来却是虽败犹胜。如此说来,督帅早就料到广宗贼会骄傲轻敌了?”

    皇甫嵩微微一笑。

    刘校尉上午的出击实为一举三得:一则试探出了广宗精锐的战力,二则让汉军诸将收起了轻敌之心,三则助长了冀州黄巾的骄狂。

    段煨忖思片刻,说道:“周、傅二君所言甚是。督帅,既然如此,我军不妨掩门休战,以示怯弱,好让冀州贼更加地轻视我等?”

    “在诸君来我帐中前我已传下军令,命叫营门关了。”

    段煨怔了一怔,佩服地说道:“督帅远见!”

    傅燮与段煨之前有过点小过节,不过军机大事当前,他却是能做到心平气和地与段煨同坐一帐商讨军事,他思忖着说道:“冀州贼越是轻视我等,我等越好破贼。督帅,这营门不妨多关几天。冀州贼见我等久闭营门,必定会更加的狂妄自大,然后我军可伺机攻之。”

    “不可!”

    傅燮转眼看去,却是周澈出言阻止,奇道:“周君为何言‘不可’?”

    周澈先言冀州黄巾会因为接连获胜而骄傲轻敌,这会儿却又说不可久闭营门,不但傅燮奇怪,帐中诸将也大多奇怪,不知周澈是什么意思。刘备不善军事,更搞不懂周澈的意思,他坐於末席,疑惑地看向周澈,等他解释。唯皇甫嵩抚须而笑,微微点头。

    周澈说道:“我军数万步骑,虽受小挫,无损实力。朝廷急於平定冀州,这是冀州黄巾所知道的。我军既实力无损而若久闭营门,必反会引起彼等的疑虑。因此,这营门万不可久闭。”

    数月间,朝廷接连换了三个冀州战场的主将,董卓只因小败就被抵罪,可见朝中对平定冀州的迫切。如果皇甫嵩久闭营门,肯定会引起张角等人的怀疑,一旦他们起疑,防备必然森严,防备一森严,城就更难破,对汉兵来说就是弄巧成拙了。

    段煨、傅燮、刘备等思之,深觉有理,不觉频频点头,赞同周澈的意见。

    傅燮问道:“如此,君有何良策?”

    “我以为:破贼之良机就在明朝!”

    一言既出,帐中哗然。

    诸将顾不上皇甫嵩在座,交头接耳。

    有的说道:“明天?”有的说道:“太急了吧?”有的说道:“今儿个刚败,明儿个就攻?”有的说道:“好歹多等两天,如傅司马所言,等贼兵更加轻视我军后再出击不迟啊!”

    皇甫嵩咳嗽了声,示意诸将收声,待帐中渐渐静下来后,说道:“诸位稍安勿躁,且听周度辽细说。皓粼,你为何说明天是良机?”

    “澈方才说‘破贼之机就在明朝’时,老实说,本来只有六分把握,但现在却有十分把握了。”

    “为何?”

    周澈环顾帐中,笑吟吟地说道:“适才澈话音刚落地,帐中诸君便深为惊诧,或云‘明日太急’,或云‘多等两日’。督帅,连我军的诸将都不觉得明日是良机,那么冀州贼肯定是更加想不到我军明天会与他们决战了。他们想不到的就是我军的良机!此兵法之‘出奇制胜’也。”

    周澈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帐中诸将尽皆思量。

    徐荣出声说道:“今天我军刚与广宗贼打了一仗,广宗贼会不会因此?”

    “徐君是担忧广宗黄巾会因此加强戒备么?”

    “正是。”

    “恰好相反!广宗黄巾不但没有加强戒备,反而城中与营中皆防御松懈。”

    “噢?”

    “督帅,我午饭后骑马出营,去广宗城外和黄巾营外转了一圈。督帅初到时,广宗城上的守卒是立在垛口前,如临大敌,不时有渠帅、小帅走过,来回巡查,而今天中午,广宗城上的守卒却很多都倚靠在垛边,抱着兵器睡觉,半晌也不见有一个渠帅、小帅巡查。督帅初到时,城外的黄巾营中刁斗森严,十分警戒,而今天午后营中的守备却也很松懈,澈并且远远望见其营中炊烟股股,比前两天多了不少,这应该是贼将在劳军,贼军纪不严,获胜之后,主将劳军,少不了要喝些酒。城中、营中的防备皆松,兵卒又饱食饮酒,大凡人受苦寒时斗志昂扬,饱餐后常常困怠,短时间内他们肯定不会再有上午的斗志。因此澈以为:明朝良机也。”

    皇甫嵩连定两州之地,当他初到广宗时,张角、张梁如临大敌,故此警备森严,而今天上午没费多大功夫他们却就大败了刘校尉部,这就给了他们一个错觉,以为皇甫嵩也就是这样了。黄巾的将士们经过好几天的紧张,难免会一下子就松懈下来。

    皇甫嵩笑道:“皓粼,汝颍间我与君相识时已经奇君之才,这才短短数月,你更胜昔时了啊!《孙子-军争》云:‘故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你刚才数语,可谓尽得了孙子此两句之精髓,假以时日,必能成为我汉家的又一个兵权谋家!”

    前汉成帝令任宏论次兵书,把兵家分为四种:兵权谋、兵形势、兵阴阳、兵技巧。兵技巧者,习手足、便器械、积机关;兵阴阳者,顺时而发,推刑德,随斗击,假鬼神而为助;兵形势者,雷动风举,后发而先至,变化无常,以轻疾制敌;兵权谋者,以正守国,以奇用兵,先计而后战,兼形势,包阴阳,用技巧。

    简单的说就是:兵技巧重搏击、器械机关,如古之墨家。兵阴阳察知天文,借鬼神相助,和张角的黄巾道大约有点类似。兵形势重迅捷猛烈,讲究快准狠,不动则已,动必一击制敌,西楚霸王项羽是这一家的翘楚,孙坚也偏向这一路。兵权谋则偏重谋略,谋定而后战,并且同时也包含了技巧、阴阳、形势三家之所长,秦汉至今此家的翘楚乃是韩信,近代以来,皇甫嵩和日后的曹操走的也是这一路。

    这四种兵家,不用说,自然是兵权谋家最高。其余三家都只是涉及兵事战术,成就再高也只是个将领,而兵权谋家却站在了战略的高度,不但能谋军事,且能以此谋国,“以正守国”,也就说古兵家所云之:道。皇甫嵩以兵权谋家来期许周澈,这是一个极高的赞誉。

    “督帅谬赞,澈不敢当。不敢隐瞒督帅,这些东西并非是澈独自得出,而是在与公达、楚虚反复讨论后才得出的。”

    “何必过谦?”正在军议,皇甫嵩赞了周澈两句,便就带开话题,言归正传,说道,“诸君,以为皓粼所言如何?”

    他的态度很明显,分明是赞同周澈的意见,而且周澈说的确实合理,帐中诸将皆道:“周度辽言之甚是。”

    “我虽然一天没有出中军,但是早在上午战后就派了数队侦骑悄悄出营,窥视广宗城内和城外营中的贼兵,正如皓粼所言,贼兵确实防御松懈,这是我军的大好良机!……诸将听令。”

    帐中诸将包括刘备在内,齐齐起身,躬身听令。

    “明日与贼决战!汝等各归本营厉兵秣马,今晚三更集结,鸡鸣出兵。”

    是夜,汉兵各营二更俱起,没有点火,静悄悄地在营中集合。各营都提前备下了饭食,兵卒们席地吃饭,将校们则踏着月色星光齐至中军领命。

    皇甫嵩披挂整齐,登上将台。

    为避免黄巾军提早发现,中军也没有举火。各部出营的先后顺序以及中军、两翼等各个阵地的组成部分在军议的时候就定下了,夜中台上,皇甫嵩没有多说,主要是激励了一下士气,重申了一下军纪,便令诸将归回,预备作战。诸将领命,返回本营。

    兵卒饱食已毕。依据诸将各自不同的领兵风格,各营分别展开战前的动员。

    邹靖营中,刘备的义从虽少,却也提剑巡营,关羽、张飞、简雍随从其后。

    刘备部下的义从多是他乡中的少年,皆是因敬慕他而追随他来从军参战的。

    刘备走到他们中间,与他们说了会儿话,忽然悲从中来,涕泣垂泪。

    张飞惊道:“君缘何忽然涕泣?”

    刘备哽咽地说道:“备性愚钝,至今无所成,唯一最欢喜的是能与诸君相交。黄巾贼起,百姓受苦,备虽无能,亦知世间最重者‘忠义’二字,故此不自量力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