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55 突施冷箭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水路。

    “舫车障道!”看台亦有人惊呼。

    攻城舫车,水陆两用。轨路极快,水中虽慢,行程却短。仍抢在机关斗舰之前,冲入左右边渠。

    斗舰迎头撞上舫车身。不等将其逼退。攻城舫车,船翼翻转。井阑、云梯,不分先后,快速升起。井阑,居高下射。云梯,上搭爵室。捉刀提盾,勇为先登,正是西林少年。

    “原来如此!”陈琳如何能不醒悟。

    斗舰船头弩炮,船舷箭窗、船腹霹雳发石车,受困边渠,无从发力。反观攻城舫车,井阑、云梯,皆是近战兵器。

    果不其然。西林少年,各领精锐,强行登舰,占得先机。井阑弓手,居高下射,地势远超斗舰庐士。头顶箭发如雨,斗舰庐士,纷纷中箭落水。战局偏向西林少年。另侧边渠,云梯直搭艉楼爵室。室中乃舰上将校首脑之所在。擒贼擒王,射人射马也。

    夺舰在即。忽闻兵戈大作,劲弩追魂。西林健勇,接连中箭落水。正是军候郭援,领绣衣吏冲上甲板。

    追魂弩,箭箭追魂。战况急转直下。眼看全军覆没,忽听弩机声起。

    一张刺网,斜刺里杀出。避开帆樯,兜头罩下。将甲板绣衣,一网打尽。

    “机关弩车!”竟是岸边机关弩车,突施冷箭。

    如前所言,只需更换机构,弩车便可发弩箭、油囊、刺网。且自由行走轨路,不受地形所限。

    将演武兵器,活用如斯。陈琳钦佩之至。

    “哈哈,承让!”普富卢,领那楼、鲁昔、寇娄敦等,西林健勇,一举夺舰。直奔端渠而去。

    另侧边渠,待弩车驰援,助阿罗槃、护留叶、王同、王寄,合力夺舰。此舰不急下底。折向中渠,先发石击毁、击退敌方兵器,再翻转船翼,搭建舟桥。助己方诸器渡河。

    不等战车楼,列队过桥。便有一骑,一马当先。杀奔敌阵而去。

    “轻云、扑霜。必是其一。”便有看客惊呼。

    便有同伴笑道:“场中二白马,皆入足下口中矣。”言指其,并无新意。

    “张郃使刀。用槊者,必是马超。”另有人看得真切。

    轻云马一骑绝尘。杀奔敌方本阵。车楼箭雨,悉数射空。电光石火。流星锤呼啸掷出。箭窗四分五裂。累及内中,机关尽毁。龙吐水探出一半,便卡死槽中。

    “着!”流星逆袭,龙首应声崩断。水花四溅,染红车楼半边。虽是染料,实则“鱼油”。

    “砰!”一支飞虻箭,崩火破甲,入木三分。

    “战车楼燃火,救之不及。”便有边裁高声唱报。

    轻云马快,马超力大。流星锤自箭窗砸入,卡入轮轴之中。乃至传动被断。二掷命中龙吐水,口中机关舌簧。乃至鱼油喷漏,引火烧身。战车楼内机构,马孟起必心知肚明。更有甚者,如何击毁,必得高人指点。方能一击即中,一蹴而就。

    蓟王欣然言道:“五日苦练,一朝成名。”

    见顷刻间。马孟起,单骑破战车楼。观者无不骇然。

    “马孟起,必得高人指点。”许子远,一语中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