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05章 昆仑山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她不愿意伤害我,就只能被伤害。

    “你清醒了?”

    章楠忽然问道,我心里一惊,听章楠这话的意思,似乎是她已经发现了什么。

    “你知道了?”

    我问道,章楠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将我抱紧,贴着我的耳边道:“你说过的,不管发生什么,我们一起扛。”

    这简单的一句话,却是直指我的内心,原本,我还想要不要离开章楠,听到这句话才心生愧疚,在章楠变成嗜血的妖魔失控的时候,我也只是担心她离开,而不担心她伤害我。那章楠也有这颗心,我怎么能辜负。

    “对不起。”

    我诚恳地道歉,章楠却道:“你是为刚才的粗暴道歉,还是为你逃避的念头道歉?逃避的话,我们一人一次,就当扯平了,至于粗暴……”

    章楠顿了一会,才娇羞地道:“我并不讨厌。”

    情话是最好的催情药,这一夜,我们再奋战了一次,原本我们顾忌是在别人家里,不敢乱来,但最后还是乱来了,只是章楠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声音,辛苦她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章楠就醒来了,打扫了战场,免得被托托儿笑话。

    不过,对昨天忽然出现的小男孩,我其实是有放在心上的。

    早上,原本我们就是打算和托托儿聊一聊的,只是现在话题又多了一个。

    “冒昧地问一句,您的老婆孩子哪去了?”

    这个问题确实很失礼,不然我昨晚就问了,如果不是晚上看到了小男孩的鬼魂,我是不会问一个单身中年男人这种问题的。

    不管怎么样,这说出来都是伤心事。

    托托儿闻言沉默了半晌,眼眶很快就红了,他眨着眼,努力没让泪水掉下来,道:“我儿子,他八岁那年,就死掉了。”

    看到他这样,我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但是,昨晚那个小男孩,基本据i可以确认是托托儿的儿子了,因为他也看上去才八岁而已。

    我安慰道:“您别太伤心了,事情都过去了,抱歉,也许我不该问这个问题的。”

    “没关系。”托托儿摆摆手,又道:“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没有一个人可以倾诉。你们夫妻如果不嫌弃,就听我说说这个故事吧!”

    章楠闻言羞红了脸,抱着我的胳膊不说话。

    她真的是太容易害羞了,但这样也挺可爱的,我任由她抱着,对托托儿道:“您说。”

    “其实十几年前,我还是挺幸福的,家里虽然穷,但也能混的上温饱,有个温柔的老婆,还有个懂事的儿子。”

    托托儿的眼神里写着怀念,但骤然又变得充满了悲伤。

    “直到那一天,我老婆上昆仑雪山祭神,就在也没有回来过了,我儿子一直嚷嚷着要找妈妈,后来,他自己跑到山上去了,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冻僵了。”

    托托儿痛苦地道:“那时候都说,我老婆是被雪山神收去当仆人了,但我知道,肯定是她遇到了什么意外。只是我狠不下心对儿子说实话,就骗他,妈妈在山上给人当小工,很快就会回来的。我没想过我儿子会上山去找。”

    我和章楠闻言都不知该如何安慰托托儿才好,他显然是把儿子的死算在了自己的头上,但是,他那其实也只是一个善意的谎言,没想到,却成了自己儿子的催命符。

    不过,我有些好奇的是,昆仑山虽高,但这里是南方,气温并不低,想要冻死的话,应该要爬到很高的地方去,一个小男孩,有那个能力爬上那么高的山峰么?

    虽然心中有这个疑问,但我也没有直接说出来,万一托托儿的孩子是冬天出事的呢?我如果贸然提出问题,反而更不好。

    不过,他说的祭神,却引起了我的兴趣,我问道:“你们这里有祭神的习俗么?”

    托托儿回答道:“是有啊,每年都会有人上山祭神,但每年都会有一个人再也回不来,每年只有一个,不会多,也不会少。所以孩子他娘没有回来,村里人都说是被山神选中了。”

    我问道:“为什么每年都有人回不来,还是有人年年去祭祀呢?”

    闻言,托托儿苦笑一声道:“那是我小时候,有一年,村长觉得所谓的山神可能是妖怪,就停止了祭神,结果,那一年,年关,昆仑山忽然雪崩,别人家没事,就村长一家,全部被大雪淹没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敢提不再祭祀的事情。”

    我和章楠对视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