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章 八岐大蛇的挑战书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这些文件的第二部分,先是一张黑白的老照片。老照片的颜色已经发黄发旧,显示着岁月的久远,照片上是一个穿着和服女人的近身照。

    虽然照片已经发黄发旧,但依然可以看出这名女子的容颜俏丽非凡,照片的下方打印着这个女人的名字安培羊子。

    看到了安培羊子,楚文一下子就想起来,他在彩香的记忆当中看到的——彩香的母亲。楚文现在可以断定,这位安培羊子就是安培和彩香的共同母亲。

    照片的下面是一份发黄的户籍登记表,上面显示一九四五年八月二日,十三岁的安培羊子被岛国陆军征召为随军军妓,也就是慰安妇。

    看到这里,楚文想起来了岛国是就是在一九四五年八月份投降的,也就是说这个照片上的女人安培羊子在岛国投降的前夕,被陆军征召的。

    再下面的是一张已经发黄发旧的出生登记卡,也就是安培的出生证明。他的出生证明上面写着一九五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出生于岛国三口县的陆军医院,他的母亲就是安培羊子。

    再下面是一张一九八二年的出入境记录,上面显示安培羊子在一九八二年三月份离开岛国,前往旧金山定居。记录上显示,已经五十岁的安培羊子出镜理由,是去旧金山与一名米国人结婚,这竟然是一桩跨境的老年婚姻。

    看到这里,楚文好像有些明白了彩香被害的原因。

    一九八二年的时候,安培开始从政,因为安培害怕别人知道他自己有一个慰安妇的母亲,所以想方设法地给他的母亲,安培羊子安排了一场跨国婚姻。

    在安培正式从政以前,安培把他自己的母亲嫁到了米国,从此他跟自己的母亲断绝了往来。

    并且,安培因为害怕他自己的身世会被政敌利用,所以把他母亲所有的资料全部收集了起来,其中还包括他自己的出生证明等等资料,秘密地隐藏起来。

    但是,令安培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母亲,安培羊子竟然在米国还老年得女,给他生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妹妹。

    当然,令安培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母亲,安培羊子在临终之前,竟然还委托一个人蛇团伙的头目,把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送来了岛国。

    起初,安培也不相信年迈的母亲还会生育,所以他秘密地委托别人做了D N A鉴定,当他面对着鉴定证书的那一刻,安培简直都要崩溃了。

    接下来,安培带领着八岐大蛇,对蛇头下了毒手。为了彻底地雪藏这段历史,所以安培对彩香下了毒手。还得多亏安培的那一脚,直接将彩香踢晕了过去,否则年纪幼小的她,非得被海水淹死不可。

    当今天的晚宴上,安培骤然见到彩香的那一刻,他完全震惊了。彩香虽然是混血儿,但她和母亲安培羊子还是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看到彩香的那一瞬间,安培就仿佛见到了一个恶魔,在张牙舞爪地向他扑来一样。心神激荡之下,安培仰头喷出一口鲜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