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一百章 朱厌自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饕餮惨遭陈一凡和麒麟圣人围攻,一身吞噬的本领被极大限制住,因为陈一凡和麒麟圣人在发现道法等远程攻击都会被饕餮吞噬之后,果断选择近身搏斗。麒麟圣人拿着陈一凡借给他的千机锤子,对着饕餮敲敲打打,看似势大力沉,实际上对饕餮根本没有造成多大伤害,只是给饕餮带来轻微的痛感而已。

    陈一凡的伪开天斧就不一样了,到底是和开天斧同出一源,可以劈开混沌的强大存在,对于饕餮自然是可以造成伤害的,饕餮的防御已经很高,但是还是被陈一凡的伪开天斧砍出了道道浅浅的斧痕。毕竟饕餮是吞噬了无数魔龙的圣人强者,伪开天斧可以切开他的防御已经算是不错了,要更进一步,需要多次攻击一个地方才可以。

    然而,饕餮又不是傻瓜,在发现陈一凡的攻击比麒麟圣人更加有危险之后,他的主要精力就放在和陈一凡纠缠上面了。至于麒麟圣人的攻击,能够躲开就躲开,躲不开就硬生生承受了,反正除了轻微的痛感也没有其他的影响。

    麒麟圣人表面上没有说什么,心里其实是很不爽的,因为饕餮这么做是在赤果果地无视他啊,他怎么说也是不比饕餮年轻的圣人境,自尊心不会低,容不得饕餮这么看不起他。因此,在发现饕餮不怎么躲避他的攻击之后,他的千机锤就往一个位置招呼,哪怕会因为这样而有几次攻击打不到目标,他也不去攻击其他地方。

    饕餮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可是他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法,只能尽量不让麒麟圣人在短时间内集中攻击到他身上的某个部位,由于每次攻击只是轻微的痛感,所以只要给一点时间恢复,他身上的任何部位都可以无限制承受麒麟圣人的攻击的。

    陈一凡也看出了麒麟圣人的做法,身为队友,自然是要给予麒麟圣人支持的,何况麒麟圣人选择的位置也很刁钻,并非普通意义上的要害,而是饕餮的背部。那个部位一旦被真正重伤,饕餮的行动必然会受到严重的限制。

    “啊啊啊,你们真的欺人太甚了!”饕餮怒吼着,暂且抛弃了陈一凡,转身扑向了麒麟圣人,麒麟圣人眼前一亮,大喝一声:“来得好!”不避不闪,正面迎了上去,以锤子砸向饕餮的面门。饕餮张开血盆大口,竟然准备将千机锤连带麒麟圣人吞进肚子了。

    陈一凡在举起伪开天斧劈砍向饕餮的尾巴的时候,传音对麒麟圣人说道:“麒麟道友,丢掉锤子后撤!”情势紧急,他来不及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麒麟圣人没有犹豫,在这关键时刻,给予了陈一凡足够的信任,真的甩出千机锤,身子向后闪开。

    饕餮想要追击麒麟圣人,就必须解决快丢到脸上的千机锤,他想都没有想,径直将千机锤吞了进去。陈一凡大喜,感应到千机锤在饕餮身体内的位置传到了腹中的时候,才控制着千机锤变成无数的尖刺,在饕餮体内肆虐。与此同时,伪开天斧也落在了饕餮的屁股上。

    内忧外患的饕餮,发出惨烈的叫声,身子剧烈抖动起来,他体内会分泌一种神奇的内液,这种液体是依附于饕餮本身存在,无法在饕餮体外保留特性,这种内液才是饕餮吞噬天赋的关键。那些内液想要将千机刺彻底湮灭,可惜千机刺不仅数量众多,其中很大一部分已经刺入了饕餮体内的脏器和经脉,饕餮想要清楚干净没有那么容易。

    看着饕餮挣扎的模样,陈一凡却没有继续使用伪开天斧,而是将斧头扔给了麒麟圣人:“麒麟道友,看你的了,我要操纵千机,分不了心。”

    麒麟圣人不疑有他,接过斧头,一扫饕餮的身体,对着饕餮侧面的脖颈就砍了过去,竟然是打着砍掉饕餮的头颅的主意。实际上陈一凡说谎了,单纯操纵千机并不需要他全身心投入,现在是千机刺在接二连三地被饕餮的内液湮灭,着千机刺可是陈一凡最倚重的法宝,而且是和他心神相连的,千机刺受到损伤,陈一凡本人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反噬。

    因此,与其说是在操纵千机,不如说是在平复千机受损带来的伤害,当然了,这种战斗情况下,陈一凡自然是不会说出实情的。饕餮因为主要精力放在消灭千机刺上面,对于麒麟圣人的攻击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改变了身子的位置,用较为坚硬的背部去抵挡伪开天斧。

    伪开天斧砍在饕餮身上,照惯例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斧痕,没有太大的作用。不过饕餮并不灰心,举起斧头就是砍砍砍,知道无法攻击饕餮的要害,索性就攻击那些斧痕。饕餮现在有点绝望,体内有千机刺的威胁,外面有伪开天斧的攻击,他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破局。

    饕餮的处境不妙,年、朱厌和善翼的处境也没有多好,凤凰二人的联手,那恐怖的先天真火,让年等人苦不堪言。其中最惨的是朱厌,年和善翼并非火属性的巨兽,所以对付先天真火尽管很麻烦,但也不会轻易被先天真火吞噬。朱厌就惨了,他本身也是擅长火属性的,结果他的火焰在先天真火面前根本算不得什么。相反的,朱厌喷吐出的火焰成为了先天真火的养分,先天真火在朱厌喷出来的火焰的加持下,变得更加炙热。

    年和善翼无奈:“朱厌,你不要再喷火了,你这是在玩火自焚啊!”

    “啊啊啊,可恶!”朱厌很生气,尤其在发现饕餮也处处被压制之后,他彻底暴怒了,他大声吼道:“引火烧身又何妨?年、善翼,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朱厌身体由内向外冒出前所未有的炽烈火焰,竟然和先天真火不分高下,沐浴在火焰中的朱厌,悍然冲向了凤凰二人。年和善翼失声痛呼叫:“朱厌!”他们只是不希望朱厌助长敌人的火焰而已,哪里知道老伙计脾气暴躁到这种地步,竟然选择了自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