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74:陆臻得了传染病被隔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第174章:陆臻得了传染病被隔离?

    我被关在卧室整整三天,这三天,食物和水都有人定时送过来,但是,陆臻却是一次都没有来过了,有几次,我旁敲侧击的询问外面的人陆臻去了哪里,得到的回答就像是约定好的一般,统一是陆先生在忙。

    可是,如果陆臻在忙的话,那是在哪里忙呢?又是在忙些什么呢?

    我半靠着墙壁,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有些颓然,陆臻怎么能不信我?

    他为什么不想想,如果我真的跟宋祁有些什么的话,当初的我,就不会留在这里,我会选择随着宋祁离开,反正,组织里面没有强求宋祁留下。

    明明是很简单就能想通的道理,可陆臻却像是陷入了死胡同,怎么样都走不出来。

    “啪啪——”

    我依靠着的墙壁旁边传来有什么东西撞击着房门的声音,随后便是朵朵小小声的询问,“叔,叔阿姨?”

    我倏地回过神,趴在门上,冲着外面的小小人压低声音说道,“朵朵,是你吗?”

    朵朵“嗯嗯”了两声,然后委屈的抱怨着,“叔阿姨,见面。”

    朵朵的词汇组织能力不错,虽然有很多长句子说不了,但是简短一点的词汇,她说的还是很流畅的,就比如现在的这句话。

    我心里明白朵朵是想我了,但是我没有钥匙,出不去,就只能隔着一道门,柔声和外面的朵朵说话,“朵朵乖,苏阿姨现在生病了,爸爸就让阿姨先在房间里面休息会儿,不然会传染给我们可爱的小朵朵,知道了么?”

    “不是!”朵朵小声的呜咽着,“没病,叔阿姨没病!”

    我的心倏地一疼,随即我吸了吸鼻子,温和的笑着回应,“有啊,阿姨真的生了很严重的病,你听阿姨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哑?苏阿姨保证,过几天阿姨就好起来,然后陪着朵朵去别墅外面拍皮球,好不好?”

    朵朵在外面抽了下鼻子,哽咽着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立刻回应。

    那时候我并不知道朵朵会哭的原因不是因为我太长时间没有陪她,而是她听到下人的闲言碎语,说我犯了错,要被赶走,这让朵朵觉得害怕和惶恐,所以,才会哭个不停。

    “朵朵最近都在做什么?有没有好好吃饭?晚上有没有好好睡觉?”我将我这几天最担心的事情问了出来,耳朵紧紧地贴在门面上,等着朵朵的回答。

    朵朵抽抽搭搭的吸了吸鼻子,“妈妈,陪,陪我玩。”

    朵朵是被陆臻送到秦悠那里去了么?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酸酸的,我总觉得朵朵如果重新跟秦悠接触,没有几天,她就会忘记我,然后重新亲昵的靠近秦悠,即便,我才是她的亲生母亲。

    “那你开心么,朵朵?”我背过身,将自己的后背贴到了门面上,语气有些黯然的问道。

    应该是开心的吧?毕竟……

    之前朵朵一直都是被秦悠照顾的,当初,我第一次见到朵朵,朵朵跟秦悠的那个亲热劲儿显然不是装出来的,后来的朵朵,每次见到秦悠,即便没有了最开始的百般依赖,但,也是将秦悠放在心上的。

    “不开心,叔阿姨不在。”朵朵似乎坐在了地上,因为外面突然传来一个“扑腾”的声音,随后便是朵朵有些郁闷的声音响了起来,“妈妈,忙……”

    秦悠身为这个组织的二当家,即便是真心想对朵朵好,也是分身乏术,她需要去做去忙碌的事情太多了,这也是朵朵能够迅速与我亲近的一个原因。

    因为,我可以时时刻刻的陪伴着她。

    “朵朵,你有没有见到爸爸?”想了又想,没有人肯告诉我关于陆臻的事情,现在能够跟我说实话的人也就只有朵朵了,希望这三天,陆臻有去陪朵朵。

    “爸爸,打针。”朵朵趴在门缝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痛痛……打针!”

    打针?

    陆臻怎么会打针的?!他不是没有受伤吗?

    我倏地从地上爬起来,半跪在门边,对着外面的朵朵焦急地询问道:“打什么针?怎么了?朵朵,你告诉我,爸爸他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受伤的,陆臻那天见我的时候,明明一切都是好的!

    我完全没有看出来他有受伤的迹象,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怎么会!

    难道是这几天陆臻又外出做任务,然后受伤了吗?会是……

    这样的么?

    我心中越发的焦急,外面的朵朵却突然没了声音,也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我慌忙叫道:“朵朵,朵朵,你还在么?朵朵!”

    “爸爸,痛痛……”朵朵小声的呼着气,然后委屈巴巴的说道:“爸爸痛痛,妈妈忙,叔叔说,不要我去找爸爸……”

    不让朵朵去找陆臻?是传染病吗?

    ——所以,你现在是承认了吗?承认你去那里,只是为了见宋祁一面?怎么?我回来打扰你们眉目传情了?

    ——苏岚,你以前也不是这样三心二意的。

    ——这几天,你就待在这个卧室里面吧,等你想清楚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再出来!

    ……

    想到之前陆臻跟我所说的那些绝情的话,我的心就一阵刺痛,陆臻是故意的吗?

    故意营造出来他的愤怒和生气,故意将我软禁在这个房间里面,就是为了……

    不让我看到他受伤或者生病的样子?

    这么想着,我连忙追问外面的朵朵,“朵朵,你告诉苏阿姨,那天阿姨去地下室找戒指的时候,你是跟林叔叔回去找爸爸了吗?”

    朵朵特别自然的反驳,“没有啊,爸爸下来了。”

    林子明没有去找他?是陆臻自己下来的!

    我的心更是一紧,立刻又问,“那,朵朵告诉苏阿姨,是谁把地下室的门给关了的?”

    “爸爸啊。”朵朵似乎很惊讶我的问题,想了想,告诉我,“爸爸说,做游戏,躲猫猫……”

    所有的事情在这一个瞬间突然联系了起来。

    是陆臻亲手设计了这一切?

    那么,他手机上的照片或许也是他自己预备好的,只是为了让我信服他的愤怒?

    ——没有我的允许,不能让任何人来这里。

    陆臻最后一句话是让门外的保镖看着我,那么,现在那些保镖去了哪里?

    我趴在门上,努力的对着外面的朵朵喊着,“朵朵,外面的两个叔叔去了哪里啊?他们现在在你的身边么?”

    保镖现在应该是不在的,如果在的话,他们也不会允许朵朵跟我说这么长时间的话。

    可是,如果不在的话,他们是去了哪里呢?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不需要防备着我跑出去,也不能随便就擅离职守的。

    “叔叔,开会。”朵朵在外面拍着房门,有些费劲的跟我解释,“妈妈,开!”

    秦悠给两个保镖开会?

    开会要做什么?那些人不是归属于陆臻管的吗?即便是真的需要开会,陆臻也会把这一切交给自己比较信任的林子明吧?

    “妈妈给几个人开会啊,朵朵?”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询问朵朵。

    “妈妈给……”朵朵张了张嘴,有细碎的声音传了进来,只是话说到了一半就听到了保镖的一声高呼,“那不是小小姐吗?小小姐——”

    不好,是陆臻派在门外守着我的保镖!

    听声音,应该是在楼梯口的位置,跑过来还需要几秒钟的时间,我冲着朵朵尽量平稳呼吸的说道:“朵朵,去找宋叔叔,让宋叔叔来救苏阿姨,知道吗?”

    朵朵在外面懵懂的“嗯”了一声,也不知道究竟是听懂了没有。

    下一秒,皮鞋摩擦地面的脚步声便骤然顿住,随后便是朵朵的哭闹,“不要,我要苏阿姨,苏阿姨——呜呜呜……”

    “……”我在房间里面微微一愣,这是朵朵第一次喊对“叔”和“苏”,不过,我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以为纠正朵朵的发音会跟纠正她对我的称谓一样艰难,可是现在看来,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了。

    “小小姐,陆先生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这里,抱歉了!”

    “小小姐,我们该走了……”

    “……”

    门外保镖的声音争相传了进来,大部分都是有好的劝慰的,可是,朵朵就是哭闹,“我不肘!我不肘——苏阿姨,呜呜呜……”

    “朵朵——”我从地上站起来,大力的拍着卧室的房门,叫着朵朵的名字。

    “呜呜呜……”朵朵依旧在哭,哭的很伤心,像是害怕离别。

    “朵朵,不要哭了,记着苏阿姨说的话,乖,阿姨很快就能出去看你了!”我尽量平复下自己激动不已的心情,用温和的语气跟在外面的朵朵说着话。

    外面又纠缠了一会儿,朵朵的哭闹声音逐渐的变小,然后消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