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89章 醒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澄儿的满月酒并没有大肆操办,因为正好赶上了父母亲眷都忙碌的时候,这孩子虽然没有按时出生,但是长得却比平常的孩子快。

    他如今很喜欢父亲,常常一双眼就盯着周毓白,张开手想叫他抱,奶娘都拦不住他。

    周毓白倒不是信奉什么君子抱孙不抱子的准则,只是澄儿实在太调皮,常常在他怀里不老实,喜欢伸手去抓他的头发,两只小手放在父亲脸上乱抹,让周毓白这般风度的人……略显狼狈。

    只在傅念君面前如此,父子俩倒是一番逗趣模样,不过但凡有人的时候,傅念君就尽量不让澄儿胡闹。

    张天师是在澄儿满两个月的时候出现在淮王府门口的。

    这老道还是一贯的落魄模样,半点都不似个得道高人,请进府后他对傅念君说的第一句话竟是:

    “这京城对贫道来说,那真是相当可怕了……”

    京城里的达官贵人找了张天师好多年,对他来说,确实可怕。

    傅念君因为张天师的到来终于松了口气——

    齐昭若有救了。

    但是张天师无法进宫,他也不想进宫,那么只能将齐昭若带出来。

    这件事由周毓白负责,虽然如今他忙于立储大典之前的各项繁琐事宜,但是好在因为东宫的修葺问题,他出入禁中也方便不少,齐昭若的安置问题还算是能够掩人耳目。

    齐昭若这些日子以来根本没有半点转醒的迹象,人也已经瘦了一大圈,如果张天师再不出现,他应该也撑不了多久了。

    傅念君有几晚甚至都因此没怎么睡好觉,倒不是对齐昭若有些旁的想法,她不想让周毓白就这么欠着他一条命。

    如果齐昭若死了,他们夫妻之间或许永远会有这个人存在,只有他活着,他们三个人才能得到解脱。

    ******

    齐昭若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睡了一辈子那么久。

    他还能够记得倒下前替周毓白中了一刀。

    很痛。

    他当时想的是,原来她没骗自己,被冰冷的刀锋凌迟血肉真的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

    但是接下来一个念头就是,他总算是替她做了这一件事。

    他欠她一条命,现在,他就还她一条命。

    他没想到还能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更觉得脑中充斥着无数他没有办法消化的记忆片段,像是他经历过的,又不像,一时让他整个人无比混乱。

    “齐居士,可觉得好一点了?”

    齐昭若虚弱地睁眼,看到了一位胖乎乎的老道士坐在自己的床边,正笑眯眯地望着他。

    就是他救了自己吧。

    “我……”

    他刚想开口,就见张天师摆摆手,向他说明了自己和祝怡安的关系。

    齐昭若立刻知道他是谁了。

    “齐居士有没有想起一些往事?”

    张天师虽然用的是问句,但是表情却相当肯定。

    往事……

    齐昭若有点迷茫。

    张天师微笑,开始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