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8 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一股不同于刚刚的沉重的压抑感瞬间填满了整个接待室的空间。

    绫小路清隆的父亲死死的盯着方里,眼中浮现而出的情感让人有些看不懂。

    那即似执着,又似怨恨,更似无边无际的懊悔。

    对于刚刚还在否认感情的存在的这个男人来说,能够瞬息浮现出这么多种的情绪,简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是,这些情绪,在瞬息以后便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比刚刚还可怕的冰冷以及锐利。

    男人的身上,那仿佛磨过的尖刀一般的气息瞬间膨胀了好几倍。

    压迫感,便由此而来。

    “原来如此,你就是现任的七夜吗?”

    男子以比刚刚冷淡不知道多少的声音,如此说着。

    “早就听说那一族里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天才,在短短不到二十年里便从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中脱颖而出,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七夜的继承者,甚至被黄理给收为了养子,你就是那个所谓的天才吧?”

    看来,即使离开了七夜一族,绫小路清隆的父亲依旧在关注着那一族,从来没有一刻松懈过。

    “黄理怎么样了?”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还是跟以前一样天真吗?”

    闻言,方里脸上的似笑非笑亦是收敛了起来,化作了漠然。

    “天不天真我不知道。”方里便淡淡的说道:“我只知道,他倒是过得挺悠闲的,如果不是我想到这所学校里来的话,估计他早就退位,过上隐居的生活了。”

    “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没变。”男子冷笑道:“明明就拥有别人一辈子都没有的权利和能力,却对这一切都没有自觉,更没有半分的执着,那种男人根本没有资格坐上族长之位,更没有资格得到七夜这个姓氏。”

    “也许吧。”方里瞥了绫小路清隆的父亲一眼,微微一笑,道:“可你还是输给了他不是吗?”

    男子顿时沉默了。

    其眼中,冰冷的情感变得越来越明显。

    显然,这是对方心中永远的痛。

    但这就是方里想说的。

    “失败者就应该有失败者的样子。”方里像是对绫小路清隆的父亲失去兴趣一样,如此说道:“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终究不过是丧家之犬的乱吠,蠢货。”

    直截了当的发言,不仅是让理事长和绫小路清隆的面色都为之一变,更是让男子的脸瞬间阴沉了下来。

    作为在这个国家的政坛中拥有着极高影响力的男人,这个男人何曾被别人这般侮辱过?

    所以,绫小路清隆的父亲怒极反笑了。

    “你以为,区区一次的失败就能阻止我的脚步吗?”男子低沉着声音的说道:“等我掌握了这个国家,再掌握了这个表世界,到时候,就是我向那一族发起挑战的时候。”

    到那时,我就不会再输了。

    男子的眼神,仿佛在诉说着这件事一样。

    他根本没有掩饰自己的野心。

    因为,掩饰是没有用的。

    七夜黄理与这个男人之间打过的交道是旁人无法理解的。

    这个男人了解七夜黄理,七夜黄理也了解这个男人。

    所以,男人不需要掩饰什么。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野心,就算能够瞒过所有人,亦瞒不过七夜黄理。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