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0 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缺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什么样的人才是正常人呢?”

    这个问题,可以非常的滑稽,亦可以非常的哲学。

    滑稽的理由很简单,就是因为一般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去问这样的一个问题。

    若是有一天,自己身边的人突然问了这么一个问题的话,那自己的第一个反应肯定就是笑吧?

    毕竟,正常人肯定不会突如其来的想问这么一个问题。

    而哲学的理由就更简单了,无非就是这么一个问题从客观的角度上来看,一样可以成为一个富有内涵的辩论题。

    只不过,这么一个辩论题,不到高中的话,那也绝对不会有人提出来,当成一门功课。

    然而,这样一个问题,方里却是在读小学一年级的第一天里便向老师提了出来。

    那一年,方里只有八岁。

    可想而知,当这么一个问题从一个八岁的小孩子的口中出现时,站在讲台上的小学老师跟周围一群不懂事的小孩子的反应到底有多么的尴尬与迷惘。

    仅仅是从这一点来看,方里就已经算不得正常人了。

    这样的一个问题,绝对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身上。

    可是,不管从什么方面看,方里其实都是一个正常人。

    同龄的小孩子在玩闹的时候,方里同样在玩闹。

    同龄的小孩子在闯祸的时候,方里同样在闯祸。

    同龄的小孩子在天真无邪的时候,方里同样在天真无邪。

    同龄的小孩子在稚气打屁的时候,方里同样在稚气打屁。

    换句话,方里即不早熟,也不异常,无论是在身体上还是在精神上都是一个正常的小孩子。

    只是,方里在八岁上小学的第一天里,却是不由得问出了那么一个问题。

    因为,懵懵懂懂的方里,知道了自己与其余人唯一不同的一个异常。

    ……

    那一年,方里只有七岁。

    七岁以前,方里一直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孩子而长大。

    而那个时候,因为父母一天到晚都需要忙着工作养家的关系,最常陪伴在方里身边的人是爷爷。

    爷爷很疼爱方里。

    方里想玩的时候,爷爷会陪方里玩。

    方里被父母骂的时候,爷爷会出来维护方里。

    方里磕碰摔伤的时候,爷爷会安慰疼痛难耐的方里。

    方里对什么玩具产生兴趣的时候,爷爷同样会将那个玩具买下来,只为了让方里开心。

    因此,方里同样很喜欢爷爷。

    哪怕是长大以后,方里也能够很理所当然的告诉身边的人,自己最喜欢的人就是爷爷。

    当这么一个人从你的世界里消失的时候,你会是什么反应呢?

    以前,方里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可七岁那一年,方里却不得不去考虑了。

    “呜…呜呜呜…”

    哭声响动在了整个空间里。

    它们有的无比压抑,有的肆无忌惮,却是任谁都能感受到里面的伤心与难过。

    在那哭声之下,整个辽阔的空间都弥漫着哀伤的氛围。

    在那哭声之下,不懂事的小孩子们被渲染,一个个接着大哭。

    方里就这样置身于如此的一个环境中,一只手被妈妈牵着,目光则是投至自己的前方。

    在那里,正放着一张黑白的照片。

    照片上的人,就是方里的爷爷。

    看着那张照片,方里真的很想念爷爷。

    方里知道,周围的人同样很想念爷爷,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流泪。

    可是,方里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有办法流出来。

    即使父母都在哭泣,周围的大人与小孩都在哭泣,方里还是没有办法流泪。

    于是,方里问了。

    “妈妈,你们为什么都在哭啊?”

    那个时候,流着泪水的妈妈是这样回答方里的。

    “……因为,爷爷已经不会回来了。”

    方里知道。

    这个事实,方里还是知道的。

    方里知道,爷爷再也不会回来了。

    可是…

    “可是,为什么这样就得哭呢?”

    当方里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时,妈妈的表情是即有些惊讶,又有些疑惑。

    然后,妈妈便这样回答了方里。

    “爷爷不会回来了,正常人都会感到伤心难过,所以会哭啊。”

    听到这句话,方里便再也没有说什么了。

    只不过,方里的心中,却有着一个疑问。

    “正常人就应该在这个时候哭吗?”

    就是因为这样,方里才会在八岁那年,向老师提出那样的一个问题。

    等到长大以后,方里才知道,那确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亲人的逝世,对于一个正常人来说,理所当然应该哭泣。

    因为,会伤心,会难过,那才是正常人。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看,当一个人的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有着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