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章 一场交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面前的这只小兔子的唇,可以说真的很美妙,是甜的,跟蜂蜜一样甜,甚至甜过蜂蜜,让人爱不释手。

    他翘开了她的粒粒贝齿,直到两舌交缠,他的舌在她口中探着,找寻着一个又一个甜美的地方。

    陆言清澈的双眸中仍是惊呆,顿时脑中乱成了一片。

    随后用力的咬下了席沐琛的舌头,血腥味在口中开始弥漫了开来。

    席沐琛吃痛,陆言看准了时机猛的推开了席沐琛,小脸上有些的怒意,却也掩盖不了小脸上的那一抹红,陆言不敢抬起头,只是低着道:“总裁大人,请您自重。”

    席沐琛不喜欢这种突然结束的感觉,刚才的美食这么美妙,换作其他男人,也肯定是不会有那种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不过这只小兔子是他的,这个美食只能由他享受。

    如果有其他男人抢了他的美食,那么他毁他八代祖宗,都不能泄愤。

    席沐琛勾唇一笑,随之把她逼向了角落,而他每上一步,陆言就退后一步,直到无路可退的时候,才是停了下来。

    他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抬起她的下巴,纤细的手指在她的小嘴上,细细的,细细的摩擦。

    陆言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两眼有着些许的怒意,紧紧的瞪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从今天开始恐怕在陆言的世界里,就给了这个所谓的总裁戴上了另一个称号,“流氓”

    两人沉糜了半色,忽而席沐琛开口了,“跟我做个交易。”

    陆言错愕,“什么交易?”

    “一场对你我都有利益的交易。”

    陆言颤了颤,刚想开口,席沐琛又是抢先了。

    “陆言,陆家,陆铭的女儿,母亲是外国人,一个月前你父母因意外车祸去世,后又被你二叔赶了出来,现有一个八岁的弟弟,具有白血病现如今需要大量的钱住院维持生命。”

    他说的似乎一点错都没有,提到父母跟那个病入膏肓的弟弟,两眼就是控制不住的就是眼泪在打滚。

    刚才的那一吻似乎已经被抛之脑后,脑中现在似乎都被父母车祸的那一幕,弟弟被病魔缠身痛苦的一幕,满满的占据了大脑。

    陆言拼命的摇了摇头,让自己保持着几分清醒,“你是怎么知道的?我这又跟你何关……”

    “呵”席沐琛嘴角勾起了一丝的好笑,“跟我何关?我现在缺一个老婆,你缺钱,这不是很合适吗?而这个交易对我们两人都有益不是么?”

    席沐琛停顿了一下续而又说道,“嫁给我两年,当一个好好的席太太在一年内给席家生一个儿子,每个月我给你十万,离婚后给你两个亿,儿子由席家养,这钱也应该够给你用了吧!”

    听到这个条件陆言丝毫没有犹豫,坚决的拒绝了他,“不好意思,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这叫什么交易?这摆明着就是明显的卖身。

    而席沐琛他早已料到,这只小兔子的脾气该多倔,既然现在不答应,那么他可以再给她几天时间好好考虑,若是几天后还不能考虑清楚,那只能用传统一点的方式了。

    他纤细的手指划过陆言的小脸,冷声欲出,“给你三天考虑的时间。”

    话音落下他潇然离去,只剩陆言一人停留在原地,两眼似乎被泪水模糊。

    她本是一个千金小姐,过着无忧无虑衣食无忧的生活,但却因为一个月前父母的意外离世,她被那所谓的二叔赶了出来,又是剥夺了她父母给她留下的财产。

    随之导致她跟陆阡莫流落街头,弟弟病情恶化也是给了她一个极大的压力。

    她曾多次要索回属于她父母的财产但却都是给她二叔找了一个借口把她忽悠过去,再是狠心将她赶出家门。

    住了22年的房子,她的回忆,她的童年在那一日之间全都毁在了这个所谓的二叔手里。

    而那天起她发誓总有一天她会亲手夺回本属于她的东西。

    陆言收拾好了自己那缭乱的思绪,提着自己的小包就是回到了医院。

    她小心翼翼的走进了陆阡莫的病房,但却是发现弟弟不知去了何处。

    这一刻,她慌了,彻底的慌了……

    医院的过道上,陆言疯狂的渡来渡去,不断的询问着过往的护士们,而此时的她心里就像笼上了一层乌云,内心袭过一阵阵揪心的疼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