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章 突如其来的心虚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闻言,席沐琛,有点若有所思……

    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老太爷那两眼间似乎有些黯淡。

    “当初,我追你奶奶就是这样疯狂过……”

    这种话,他从来没有更任何人说过,若是没有这个孙子,那么这就是藏着一辈子,都说不出口。

    “会的……”若是他的小兔子真的被人掳走了,他也许真的会这样做,然后再囚禁她一辈子,而这一辈子她爱的只能是他。

    同一时间,而席彦铭却是在一边,恨的死死的,忧郁的眉头上紧皱的一点都松懈不下。

    座下的木制扶椅被他愤恨的抓着,好似下一秒这张木椅的那个扶手马上就要崩裂一般。

    他倒是想见识一下那所谓的大嫂……

    公司里,陆言的那工作简直是轻松的不能再轻松了,偏偏要干什么活,都没有人敢给她干。

    陆言悠哉游哉的坐在办公椅上,翘着一个二郎腿,却又不失优雅。

    手上玩着席沐琛的钢笔,顿时撅了撅小嘴,脑中的思绪似乎像乱成了一片。

    工作这么轻松,总觉的做的很心虚,内心揪成了一团。

    正纠结的时候,突然手上的笔滑落,稳稳的落到席沐琛的手稿上,却不料竟是滑出了一条明显的墨水痕迹,那本来的美观活生生的就是被她给破坏掉了。

    瞬间,陆言脑中那是一个晴天霹雳,惊的嘴巴都可以塞进一个咸鸭蛋,不断的眨了眨双眼,控制不住就是用牙咬了几下拇指。

    似乎是闯祸了……

    陆言马上就是慌乱的要用橡皮擦,擦掉那画出的痕迹,但却是使劲擦都擦不掉,偏偏就是巧了,那是钢笔。

    顿时眉毛都挤在了一起,该怎么办,慌乱的坐笔直了身体,走过去拉下办公室的窗帘,再蹑手蹑脚的走回来。

    她拿出了一张手稿纸,凭着席沐琛的的图案,自己重新画上去。

    手上的笔始终没有落下来,这似乎很难模仿,陆言咬了咬牙,平息一下自己的内心,僵硬的手上握着那只笔,最终还是落在了那张洁白的稿纸上。

    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模仿了他的图案,但却是画了又擦,画了又撕,始终没有席沐琛画出的那种感觉。

    “啊啊啊……”又是放下了手中笔,无奈的抓了抓头,又是重新再画,不知是画了多久已经是进入了黄昏。

    突然,“叩叩叩”,的一阵敲门声,把她打回了现实。

    “总裁夫人,你已经到下班时间了,怎么还在里面呢!”

    “我……等一下再回去!”

    “那好吧!我们就先下班了!”

    “嗯!”陆言淡淡的回道。

    然而纸上的图案,仍然没有画出一半的原样,不知怎么,内心揪成了一团,这突如其来的心虚是怎么回事,总感觉,今晚席沐琛会回来。

    不料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一阵好听的音乐缭绕了整个办公室,心烦的陆言什么都不看,瞬间挂掉了电话,把手机扔到一旁的沙发上。

    内心好像是笼上一层又一层黑色的乌云,心烦至极。

    忽的,手机又是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