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生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那门卫暗笑道:“这样的话,接下来就应该没有什么困难的了。毕竟男方该说的话已经全部说了,如果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好,或者是没有做到位的事情的话,那也就只剩下两个字了,等待。

    没错。这个世界上的事情不是一成不变的,但是它再改变也是需要时间的。就像是你种花和种豆一样,再厉害的技术,再好的营养也需要时间来发芽吸收啊,要不然怎么可能一扔下种子就立即长出花来。

    这样的技术要是真的面世了,那就完全违反了我们联邦信奉的科学了。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合适的等待也是必须的,而要做到这一点最为重要的便是大家不可以和其他人一样变得让人很过分什么的。

    我们即便是性格再急,也没有办法。因为,你只可惜耐心的等下去,反复的逼迫自己,要是不这么做的话,只会让所有人都变得可怕起来。而这才是最为简单的,因此,这种简单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

    要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总而言之,如果可以的话,我们需要一些方法来帮助自己冷静下来,变得有耐心。比如说其实我们可以去找一些我们感兴趣的东西分散注意力,这样就可以很轻易的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什么的了。

    但是呢,这种事情其实说起来很简单很容易,有些时候却太过困难了。毕竟不是人人都有这个能力和实力的。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机会了,如果我们能够给予那些人一定的机会的话,其实就不会有这方面的压力了。

    让我想想看,到底应该怎么做。嗯,我似乎有些眉目了。按理说的话,其实这本来不应该成为现实的,但它偏偏就是发生了。所以说,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男方接下来应该耐心的陪伴在妻子的旁边,什么也不要做,一句话也不要说。

    对的。要是他说的话,其实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但他的妻子那个时候状态已经不正常了。可以说是相当脆弱的那种,就像是花瓶,一个不小心就会碰碎的,哦,不,花瓶还不是太贴切,更确切的是,让很多人都受不了的其实不是什么药物,有些时候反而是唠叨。

    没错。从某个角度来看,一个人要是在不高兴或者苦闷,并且又孤独,想要获得希望冲出自己的牢笼获得重生的时候,最好的环境就是安静和陪伴了。但是呢,这其实又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因为,如果你需要陪伴的话,又很难安静。

    毕竟你的另外一半不是哑巴,他肯定会对你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话,就像是对其他人说话一样,只不过呢,有些人话比较多,有些人话比较少而已,而这一次的情况就属于话比较多的,所以说,在这样的状态下,哪怕你对他说的话再有道理,再好,再温暖。

    落在妻子的耳中都会成为唠叨。那接下来应该就是妻子的发言了。没错。妻子的确是得了失语症,但是有这个病并不表示一直说不出话来啊。她第一天可能说不出话,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受的刺激太大,也不知道丈夫会说这种话来安慰她。

    她要是有所觉悟的话,一定会想办法让自己也变得健康起来的。那既然要获得健康最为重要的就是练习了。而要练习的话,是要避开丈夫的。这一点很好理解。如果她在丈夫面前练习的话,万一被丈夫笑话怎么办呢?

    那这样的话,她可能一辈子都没办法说话了。毕竟这样的事情再受到打击是不可能再康复了,如果不受打击的话,还有康复的可能性,但说到这里,其实又不得不说康复的难度了。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事情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是说一句话嘛。但是呢,对于妻子这样的病人太困难了,那就像是你让一个长期躺在病床上,肌肉已经完全猥琐的人去学习走路一样,他一定会适应不过来的,也许别说是走路了,只是站立都很困难。

    所以说,为了不让自己重蹈覆辙,再一次的陷入悲剧的情景之中,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他人变得坚强起来。而一个人要坚强难道是要靠其他人来支撑的吗?如果是有这样的想法,那就大错特错了。

    抱着这样想法的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摆脱悲剧了。真正能够让人开心的,激动的事情不是这样的不可思议的事情,而是冷静。而只要冷静就会让人痛苦了,总之还有一点让人是难以理解的。

    不过呢,妻子到底什么时候会开口其实还是很困难的。要是不困难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有些时候不是这么说的,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不是任何人都有的想法,但我现在需要去代入妻子的想法,所以说,我不可以忽略。

    嗯。让我想想看,应该怎么做。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会相当麻烦的。啊,我有些注意了,嗯,也许我的推断还不是太准确,但是呢,大致意思应该差不多。毕竟我已经找到了让妻子说话的方法以及契机。

    没错。这个契机是非常重要的,要是没有契机的话,妻子是不会轻易说话的,但是不轻易说话的话不就等于康复也没有用了吗?没错。妻子努力练习不能够被丈夫看到,那其实也就表示她希望在某一天某一个机会之下,给大家带来惊喜。

    而要制造惊喜的话什么环境最好呢?当然就是一个欢乐的环境啊。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不危险的话,也就不可怕了,总而言之,不是任何人都会有这种想法的,也不是任何人都有这个敏锐的嗅觉可以察觉到妻子想要表达的这种渴望。

    那应该制造什么机会让妻子说话呢?嗯。思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一个机会而已,那就是她儿子的生日啊。因为那个时候是一家三口都很开心的时候,也许身为母亲和妻子这两个角色必须要说话的时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