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反正你等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看到了庄世寰带回来的女朋友之后,庄泽栋坐在轮椅上笑开了,“原来是你呀!没想到你和世寰谈起恋爱了!”

    上次在寿宴上,他见过这女孩的,张家的独生女,嘴巴很甜很会说话,他印象很深。没想到自家孙子把她骗过来当女朋友了。

    庄文宣打量着张碧落:身材气质都不错,长的也很机灵,单就外型来说,是配得上自家儿子的,只是怎么总觉得她有点眼熟呢?

    李丽龄的脸色则难看至极,她不停地深呼吸,极力压抑自己翻涌的情绪,不让自己当场怒吼起来。

    这女孩她知道的,是林彦深的女朋友!前阵子很是出风头,所有人都知道她跟林彦深是一对!为什么突然摇身一变才,成了自己儿子的女朋友?还带回了家!

    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时两人恋情公布的时候,她还在心里很是幸灾乐祸了一番:高君如那么要强的人,结果儿子挑的女朋友也不过如此!费丽丽那种女人,能养出什么好女儿?

    张碧落将各人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先是甜甜笑着跟庄老爷子问安,然后才落落大方地跟庄文宣和李丽龄问好。

    庄世寰看到自家老妈脸色黑得像锅底,赶紧各种打圆场,又怕李丽龄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惹恼了张碧落,又怕张碧落受到冷落心里不舒服。

    弄清楚李丽龄的态度之后,张碧落没再跟她多说一句废话,一直拉着庄老爷子说说笑笑。

    庄老爷子喜欢围棋和书画,张碧落虽然是下国际象棋的,但是对围棋也不陌生,跟庄老爷子从唐代的围棋大师说到近代日本围棋的崛起和衰落,两人聊的十分投机。

    李丽龄本来想冷落冷落她,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庄家不欢迎她的,没想到人家抱住了庄老爷子的大腿,惹得佣人都过去献殷勤凑热闹,一会儿帮她斟茶,一会儿帮她送点心的。

    李丽龄气的要死却也不好说什么,庄老爷子还不知道张碧落脚踩两只船的事,她也不敢当着老爷子的面说,担心他气出个三长两短来。

    庄文宣也不知道张碧落跟林彦深的事,他的事情多,见过礼之后略聊了两句就去书房处理公务了,李丽龄坐在客厅看张碧落和公公谈笑风生,感觉自己倒成了局外人。

    庄世寰在旁边看的好笑,凑过去低声问李丽龄,“怎么样啊妈,我给你找的这个儿媳妇还不错吧?”

    李丽龄一肚子气,想放几句狠话又怕公公听见,只好低声道,“什么儿媳妇!八字还没一撇呢,世寰我跟你说,你们俩不合适!”

    庄世寰懒洋洋的笑着,长腿伸在地毯上,很悠闲地交叉着,“妈,我看挺合适的。对了,有个事我得跟你说一下,我跟她已经在国内领证了,严格地说,她现在已经是庄家的儿媳妇了。”

    李丽龄手里的茶杯一下子掉到了地上,“你说什么?庄世寰,你再给我说一遍!”

    她的声音太震惊太尖利了,庄老爷子和张碧落也被惊动了,都扭头朝这边看过来。

    庄世寰一不做二不休,索性朗声道,“爷爷,妈,我跟碧落已经领证结婚了。今天特意带她回来,就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婚礼的事。”

    庄老爷子还没说话,李丽龄已经开始拍桌子了,“胡闹!纯粹是胡闹!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两边家长都没见过,什么都没商量过,就这么领了证?反正我不同意!怎么领的结婚证,你们就怎么领离婚证,趁着现在还没产生婚后共同财产,赶快把婚离了!”

    庄老爷子也皱眉头,“世寰,你们真的领结婚证了?”

    “真的,比珍珠还真。”庄世寰拿出结婚证递给庄老爷子,“喏,您看看,新鲜出炉的。”

    庄老爷子把结婚证拿过来反反复复看饿了好几遍,才确认自家孙子真的跟张碧落结婚了。

    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婚姻大事怎么能如此儿戏?世寰,你是庄家长孙,不管做什么事都不能随心所以,一定要考虑清楚了再做。”

    张碧落冷眼旁观,她也看出来了,庄老爷子虽然不像李丽龄那么气急败坏,但是他对这桩婚事也并不认可,他也同样不欢迎她这个孙媳妇。

    作为庄世寰的新欢,或者说女朋友,带回家吃个饭,还能聊聊围棋,庄老爷子是欢迎的,但是一旦涉及到根本利益,那对不起,庄家上上下下都有共识:她跟庄世寰门不当户不对,她进不了庄家的门。

    张碧落惊讶地发现的,庄世寰比她想象的更有担当。

    庄世寰对庄泽栋说:“爷爷,我跟碧落结婚并不是一时冲动,我喜欢她很久了,回国后遇见她,第一次见面我就爱上她了。我也想了很久,问我自己愿不愿意跟她共度余生,愿不愿意放弃外面的莺莺燕燕,从此专心对她。我承认我爱玩,但是在反复问过自己很多遍之后,我还是觉得,我愿意。所以,我就跟她领了证。我们彼此相爱,注定是天生一对。”

    张碧落在心里摇头叹息,要不是最后一句我们彼此相爱,注定是天生一对,她几乎要以为庄世寰说的是真的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