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一切都是天意(冲刺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林彦深一下飞机就往学校赶,沈唯刚开完试,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家的,总要把宿舍收拾整理好再走吧?所以今晚她肯定在学校。

    夜色已经深了,路上,他一直在打沈唯的电话,可是永远打不通,永远都是冰冷的提示: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林彦深没有办法,只好给周蕊蕊打电话。

    周蕊蕊刚从自习室回来,正跟王佳慧讨论考试的事情,看到林彦深打电话过来,忙竖起手指对王佳慧嘘了一声,“是林校草的电话。”

    “找沈唯的吧?”王佳慧小声问。

    “嗯。”周蕊蕊点点头,接起了电话。

    “蕊蕊,沈唯现在在宿舍吗?”林彦深的声音有些焦躁,“你让她接一下电话行吗?”

    “啊,她,她回家了啊。”周蕊蕊忙说:“她说她身体不舒服,一考完试就回去了。东西都没收拾呢。”

    “她身体怎么了?”

    “还是上次发烧没好利索吧。”周蕊蕊推测道,“这几天她总是很困的样子,精神也不太好。”

    “好吧,我知道了,谢谢了。”林彦深非常失望。

    收起手机,林彦深给司机重新报了一个地址,“师傅,麻烦改道去这里。”

    他不管了,他要去沈唯家找她。不管她怎么恨他,怎么失望,哪怕打他、骂他,他都心甘情愿,这件事确实是他做错了。

    车子刚开过两条街,林彦深的手机又响了,拿起手机一看,是庄世寰打过来的。

    “喂,彦深,你现在已经落地了吧?现在在哪里?”庄世寰的声音难得不轻佻,很正经。

    林彦深揉揉眉头,“在去沈唯家的路上。”

    “哟,这么着急?一回来就迫不及待地赶着去见女朋友?”庄世寰调侃道。

    “我做错事情了,她闹着要分手,我正急着赶过去哄她呢。”林彦深急吼吼的,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各种措辞,想着一会儿见了沈唯该怎么跟她说,并没有心情跟庄世寰闲聊。

    “你做错什么事了?”

    庄世寰的问题让林彦深无言以对。他没办法回答,总不能说“因为我睡了你老婆”吧?

    见林彦深不回答,庄世寰也不勉强,“算了,不想说就别说了,彦深,我给你打电话,是要替碧落跟你说一件事。”

    “张碧落?”林彦深心里有点忐忑,“什么事?”

    张碧落该不会傻到把跟他发生过关系的事告诉庄世寰吧?

    “你们喝醉的那天,她没跟你发生过关系,”庄世寰淡淡道,“都是她自编自演的,那时候她家里公司,账面上只剩一百多万了,发完员工工资,就不剩什么了。”

    “什么?”林彦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又惊又喜,“世寰,你再说一遍?”

    他赶快打开电话的录音功能。

    庄世寰把张碧落对他说的话原原本本地对林彦深叙述了一遍,最后笑道,“好险,老子差点被你戴了顶绿帽子!”

    林彦深哈哈大笑,“确实好险!老子差点因为这个跟女朋友掰了!”

    “你跟沈唯吵架就是因为这个?”庄世寰非常震惊,“你还把这事跟她说了?卧槽,真够蠢的,我还没见过你这么老实的男人。”

    “她问嘛,我就说了。”林彦深倒是不在意,“这辈子,我不会对她说谎的。”

    “好好好,你高尚!”庄世寰撇嘴,“我要挂了,要抱着老婆恩爱缠绵了。”

    “哎,等等!”林彦深忙道,“刚才你跟我解释的话,我都电话录音了,准备一会儿发给沈唯听,怎么样,你没意见吧?”

    庄世寰一愣,随即笑道,“没意见,老子说的每句话都能登大雅之堂!随便发!”

    挂断电话,林彦深的心情好得快要飞起来了。太高兴了!难怪那天晚上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原来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什么!

    唯唯心里那根刺终于可以拔掉了!他没做任何对不起她的事!

    车子开到沈唯家楼下,林彦深拖着行李箱上了楼。到了沈唯家门口,他才想起来看看手表。

    真糟糕,时间似乎有点太晚了,已经11点了。

    这么晚突然跑去敲门,而且沈唯妈妈也在家,会不会不太好?林彦深纠结了一会儿,二世祖我行我素的天性还是占了上风,伸手开始按门铃。

    李桂莲刚睡下,沈唯刚洗完澡也正准备上床,听见门铃声还以为是对门的邻居临时过来借什么东西,忙趿着拖鞋过去开门。

    门一开,沈唯愣住了。

    林彦深拖着行李箱,喜气洋洋地站在门口,笑得见牙不见眼。

    饶是两人之间有再多的龃龉,她对林彦深有再多的失望和不满,见到林彦深的那一瞬间,沈唯还是有一种想要冲上去抱住他脖子的冲动。

    半个月没有见面,他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她脑海里,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