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江丞阳的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罪也好,孽也罢,那晚沈瓷下厨做了好多菜,又从江临岸的酒柜里挑了一瓶好酒。

    江临岸也没拦着,任由她喝,任由她醉,醉得差不多的时候抱她去床上,结果没能走得了,沈瓷主动伸手去勾他的脖子。

    “江临岸…”

    “嗯?”

    “江临岸…”

    “怎么了?”

    “江临岸…”

    她一声声在耳边叫着他的名字,声音又酥又好听,把江临岸的心都叫麻了,撑着身子就压了上去。

    一场旖旎,后半段的时候窗外开始下雨。

    完事之后沈瓷一动不动地趴在枕头上,大半个背露在外面,上面黏着一层密密的汗,被灯光一照,又像撒了一层金粉。

    江临岸真是喜欢她这种又乖又服帖的模样,忍不住又贴过去,在她蝴蝶骨上轻轻吻了一口,却突然听到她说:“江丞阳的死跟阿幸有关。”

    江临岸当时还没听清,问:“什么?”

    沈瓷便闷在枕头上又重重沉了一口气,重复:“你大哥的死,跟阿幸有关。”

    这次江临岸听清了,起初以为是她酒后胡言乱语,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于是确认:“你怎么知道?”

    “李大昌在狱中自尽之前委托律师给我寄过一份信,那时我刚到青海,而信中内容就是关于阿幸和江丞阳。因为李天赐的死,李大昌对江丞阳一直怀恨在心,所以他要一命抵一命,让阿幸去动手,拿江丞阳的命去换我的命。”

    事后想起沈瓷终于可以把所有事都窜起来了,包括当年她和阿幸约好要去青海之前,即江丞阳出事当天,他整整消失了一晚上。

    江临岸久久没有声音。

    一边是江丞阳,虽没有血缘关系,但至少也做了30年名义上的兄弟,另一边是阿幸,对于这个男人江临岸心中始终有芥蒂,特别是当他后来得知沈瓷曾想跟他一同去青海定居,放以前就叫“私奔”,私奔啊,她情愿跟其他男人私奔,也不愿意留在甬州和他呆在一起,但是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死的死,埋的埋,皮肉都已经化为黄土,他还能多说什么,只是心里总有些怨气,垂头又在沈瓷肩膀上重重咬了咬。

    沈瓷吃疼,但没哼声,只是从床上坐起来,看了江临岸一眼。

    “我知道你对阿幸有偏见,甚至不光阿幸,你对陈遇也有,包括温从安,但是很抱歉,他们一个给过我生命,一个给过我婚姻,另一个把我从那座地狱里救了出来,或许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沈瓷,所以我必须向你承认,他们三人在我生命中都会占据很重要的位置,但是你千万别嫉恨他们,就像我从不嫉恨甄小惋一样,因为我知道,这些人都是我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们的存在造就了我们,也是他们的存在让命运一步步推进,最后让我们彼此相遇。”

    后来江临岸一直对这段话记忆犹新,包括沈瓷当时说这段话时的样子,淡淡笑着,满脸从容,像是一个经历过所有痛苦而变得透彻智慧的样子。

    ……

    连绵几场春雨之后甬州气温连续攀升,中午只需要穿一件很薄的小外套了。

    甬州的四月最是宜人。

    那晚江临岸没有加班,很早便回来了,进屋便看到玄关柜子上放了两盒礼盒装的茶叶。

    沈瓷正在厨房做饭,江临岸便悄悄走过去,从后面搂住她。

    沈瓷惊了惊。

    “怎么都不出声的?”

    他笑,把下巴在她脸颊磨蹭了两下。

    “晚上吃什么?”

    “蒸了一条鱼,煮了个味增汤,另外再炒两个蔬菜吧,你还想吃什么?”

    “够了,你随便做做就行。”他蹭着蹭着又问,“门口那两盒茶叶是你买的?”

    “不是,是桂姨送的,今年新炒的碧螺春,她专程回苏州拿的,算是谢你帮了她的忙。”

    江临岸嗤一声:“要不是你开口,我也不会开这个先例。”

    沈瓷笑,拿着铲子转身:“您这也不算开先例吧,您不是把她儿媳妇调到其他分点去了么,所以现在不算办公室婚姻。”沈瓷明显帮着桂姨说话。

    江临岸眉头皱了皱,有些不悦。

    “我发现其实你对别人都挺好,除了我。”

    沈瓷听完反而笑:“你是别人吗?”

    江临岸:“……”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沈瓷已经转过去继续炒菜,他乐得再度搂住她,在她脖子上狠狠哚了一口。

    沈瓷无奈,笑着把他推开。

    “好了,这里都是油烟味,你先出去!”

    ……

    沈瓷在江临岸那里住了两个月,网上渐渐开始出来新闻,说钻石王老五旁边终于有女人了,光这一点就已经够稀奇,毕竟这么多年他只和李艺彤传过一些闲言碎语,于是各路人马就闻风而至了,沈瓷下楼买样东西都能感觉到背后有人跟踪。

    之后照片就被相继流出来了,比如她和江临岸一起逛超市,一起出去吃饭,甚至晚上一起在附近公园散步。

    这可是实锤啊,说明两人显然已经开始同居,但起初媒体并没反应过来照片中的女主角是谁,大约一天之后才有人把沈瓷的身份和过往扒了出来,包括三年前那桩震惊国内的性贿赂案。

    一时之间各种流言蜚语就溢满整个屏幕了,甚至有人把沈瓷和江丞阳的那段视频又找了出来,一个是江临岸的大哥,一个是与他同居的女人,舆论的声音分为两边,也有祝福和打气的,觉得人间自有真爱在,但更多的是在剖析事实,剖析这段不切实际的情感故事最终不会有结果,甚至网上都有人打赌,赌他们在一起不会超过一年,一年之后肯定惨淡收场。

    那几天真的又是一场血雨腥风啊,可不巧的是江临岸刚好不在国内。他有事飞了趟美国,跨越半个地球,又有时差,沈瓷也只是在微信上每天和他聊几句,只字未提网上这些新闻。

    只是沈瓷没想到最先来找她的会是秦兰,而且还是毫无预兆的“登门拜访”。

    那天沈瓷刚好起了个大早,江临岸不在家,她也懒得做早饭,便去小区门口随便吃了点,回来路上刚好遇到路边有个婆婆推着小车在卖花,花还不错,很新鲜,她便选了一束吉梗,结果捧着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发现门虚掩着。

    她起初以为是江临岸回来了,一脸笑容地推门进去,结果看到秦兰端端正正地坐在正对着门的沙发上。

    沈瓷脸上笑容瞬间收尽,与秦兰对视几秒,换了拖鞋进屋。

    “您好!”她生硬开口。

    “你好,好久不见。”秦兰也生硬地接。

    沈瓷见状也懒得客套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