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她去公司送饭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恒信大楼与联盛集团不在同一个地方,那天刚好轮到江临岸去恒信坐班,也是沈瓷第一次去恒信。

    这个被誉为未来十年国内最有潜力的互联网公司,总部坐落在高新科技园内,楼梯总高163米,落成之后即成为甬州的新地标。

    江临岸的办公室在顶层,因为有老姚领着,所以沈瓷一路通行无阻,只是进去的时候江临岸的会议还没开完,老姚便把她安置在办公室等,自己有事先走了。

    沈瓷适应性也挺强,在江临岸的办公室里到处走走看看。

    他办公桌后面有一整面柜墙,柜子里摆满了他这些年的“勋章”,包括在各个行业顶尖峰会上的演讲,受礼,最显眼的一张便是他在港交所敲钟,明明是那么隆重的场合,旁边几位“大佬”都是西装革履,唯独他穿了件很普通的蓝色衬衣,甚至没带领带,袖子还往上挽了一大截,就那么玩儿似地合了一张影。

    沈瓷忍不住把那副相框从架子上拿了下来,虽然她嘴上从未说过,但不得不承认江临岸人模狗样的时候还挺帅。

    正这时办公室的门从外面突然被人打开了。

    “开完会了?”沈瓷直接问,可抬头却看到门口进来一个年轻女人,准确来说是个衣着性感妆容浓艳的大美女。

    美女手里捧着一叠文件,正瞪大眼睛看着沈瓷。

    平白无故老板办公室出现了一个陌生女人,对方也好奇。

    “请问你是…?”

    沈瓷猜想美女应该是公司的员工,正欲解释,却听到“啊”的一声。

    “你是传闻中的那位沈小姐对吗?”美女说话的样子略有些夸张,说完还上上下下把沈瓷打量了几遍。

    沈瓷被盯得实在尴尬,笑了笑:“抱歉,我过来找江临岸。”

    “哦,江总…江总在开会,应该快结束了,要不您先…”结果话还没说完,身后门又被拉开了,江临岸拿着电脑走进来,进来就看到自己的秘书像看怪物一样盯着沈瓷。

    他咳了一声。

    “来了?”这话其实是问沈瓷的,可秘书不知趣地接了过去。

    “对,有几份文件等着您签字。”

    江临岸眉头皱了皱,秘书却已经凑过去递了笔,没辙,他只能假装扫两眼,摁住手里的文件。

    “东西先留下吧,签完我会打电话让你上来取。

    “好的!”

    然后秘书就傻傻站着不动了,目光像马达一样就盯着沈瓷转,大概是想把眼前的真人与网上的传闻联系在一起,嗯,网上怎么说来着,说她三十多了且声名狼藉,却依旧能把江临岸迷得五迷三道,绝对是手段高明御夫有术,想象中也绝对是千娇百媚的样子,可秘书这会儿瞧了眼前的女人,一件浅灰色卫衣,牛仔裤,球鞋,看着倒不像三十多的女人,挺显年轻,可除了皮肤白一点之外并无过人之处,更别说什么娇媚动人了。

    到底用什么手段降了江临岸,想不通啊想不通,秘书迷惑,一脸纠结,直至江临岸轻轻敲了敲桌子。

    “CHERRY,还有事?”

    被唤CHERRY的美女这才回神,尴尬笑着,一步三回头地总算从办公室退了出去。

    退出去之后沈瓷低头笑了笑。

    江临岸:“你笑什么?”

    沈瓷:“我打赌,不出半小时你公司上上下下都知道我来过了。”

    彼时她手里还拿着江临岸的相片,就是之前在港交所敲钟的那张,江临岸听完也发笑,抬步走过去,把她手里的相框抽出来。

    “知道就知道了,难道我让你见不得人?”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结果江临岸愣是不让他把话说完,摁住她的肩膀把她扣在后面柜子上,低头就吻了上去,弄得沈瓷又急又气,推他。

    “不是让我来送饭的么?”

    “嗯…”

    “那还不去吃?”

    “谁说我不吃?不正在吃么!”

    沈瓷一开始还没懂意思,等明白过来气得抬手就捶,结果手腕直接被江临岸握住,随后把头贴到沈瓷耳根,压低声音问:“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年我最想干什么吗?”

    “什么?”

    “两件,一件前几天已经完成了,在厨房,还有一件,得试试在我办公室!”

    沈瓷听完眼睛直接瞪圆。

    亏他这些年事业有成人魔鬼样,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混账东西?

    “江临岸,你还敢再无耻一点么?”

    “来啊,要不你试试?”

    他邪笑着低头又吻过来,沈瓷无处可逃,被迫回应,可正当两人激烈缠绵的时候门又被推开了,沈瓷条件反射似地把江临岸推了出去,但还是晚了一步。

    “啧啧,至于么,这么猴急?”来人是于浩,一脸看了好戏还落井下石的样子,说完还不忘嘲讽,“就算真等不了下班,好歹把门锁一下吧,锁完再搞啊,不然传出去多难为情?”

    沈瓷被说得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又找不到话反驳,只能咬牙拧手指。

    至于江临岸,他脸皮够厚,拿手抹了下嘴唇,跟没事人一样。

    “找我什么事?”

    于浩却夸张一笑:“谁说我找你,你别自作多情好不好?我是听说沈大小姐来公司了,所以特意上来看看,顺便要个联系方式!”

    沈瓷有些不明。

    “你要我的联系方式?”

    “对啊,赏个脸呗,行不行?”他吊儿郎当似的把自己的手机解锁递了过去,沈瓷看了眼江临岸,江临岸似乎也没懂意思,但最终沈瓷还是把自己的手机号码输了进去。

    输完于浩抽回手机,扫了江临岸一眼。

    “打扰了,二位继续!”

    “……”

    “……”

    当天下午江临岸同居神秘女友现身恒信的新闻就上了网站,她知道这是迟早都要面临的事,也就没多管,而网上又有其他“故事”出来了。

    之前沈瓷去青海呆了大半年,江临岸也从未在公众面前解释她突然消失的原因,舆论自然而然就理解成两人已经分手,况且这种悬殊的感情关系,不分手才是稀奇,分手反而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满足了大部分吃瓜群众的假象结局,可现在半年之后人又突然冒出来了,还公然出现在公司给江临岸送饭,这算什么设定?

    之前打赌两人活不过一个月的人被pia~pia~打脸了,还打得挺疼。

    而自那次沈瓷在恒信出现过之后,江临岸开始有意无意地带她出席一些活动,私人酒会,慈善晚宴,反正哪人多就带她往哪儿扎,遇到记者细问他也丝毫不避讳,挽着沈瓷大大方方地介绍:“我女人,以后请各位多多关照!”

    沈瓷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笑而不语。

    ……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