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百二十二章 除夕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国家太大了,跨省就是出国。

    什么英德法混血听起来高大上,细细想一想还不如东北人和南方人结合。

    苏夏不知道其他人怎么过年的,据说东北人过年要吃饺子,他们家过年从来不吃饺子,不如说一年到头从来不吃饺子,一定要大鱼大肉,肉很容易理解,鱼完全就是冲着“年年有余”的寓意而去,总而言之在吃年夜饭之前一定要放鞭炮。

    “我来点,我来点。”舍尔蹦蹦跳跳,这个时候发现俾斯麦看着她,连忙把叼着的东西拿下来,“这不是烟。”

    俾斯麦收回视线了。

    “我我我。”威利在人群中挤来挤去,镇守府足足好几百人,放鞭炮的地方在食堂门口,大家都想围观,只是食堂门口就那么大,如此一来想要围观也需要穿过一道又一道人墙,刚刚挤出一个脑袋又被挤回去了。

    虽然有许多人踊跃报名,其中包括他心爱的小宅,苏夏谁也没有理睬,因为他打算亲自动手。

    一卷大大的鞭炮丢在食堂门口,像是一条蜿蜒的长蛇,苏夏拿着打火机蹲在地上看着鞭炮的引线有些心虚,年纪是相当大了,但这真是他第一次点鞭炮,当然那么多人看着,本来也就是心虚不是害怕,笑了笑点燃了引线,三两步跑回人群。

    苏夏是捂住了耳朵。

    许多人没有捂耳朵,说到底她们作为舰娘出击轰隆轰隆的炮声不知道听过多少,鞭炮声完全可以说是音乐。

    其中小萝是英系的小公主,纳尔逊帮她捂住耳朵,大家把她护在中心,以免炸起的鞭炮打到她的脸上。

    撒切尔是哈士奇,想要凑近了看鞭炮,需要照顾接近二十个妹妹的弗莱彻根本拉不住她,她是被加利福尼亚提起来的。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了好久,终于可以开饭了。

    年夜饭没有规定怎么坐,大家想怎么坐怎么坐,事实上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反正苏夏坐的地方,一边是列克星敦,再过去是星座,然后才是萨拉托加,另一边是小长春,那个提督控早早黏在苏夏的身边。

    等到所有人坐好,光是等到所有人坐好就花了不少时间,那些孩子最麻烦,突然想坐这个位置,突然又想坐那个位置,你抢了我的位置又是一番吵吵闹闹,还有人找不到位置,苏夏拿着酒杯率先站了起来。

    等到那些杯子里面空空无也的人给自己的杯子倒上酒,大家纷纷站了起来,苏夏举起了酒杯,他没有长篇大论总结镇守府一年来的成果如何,新的一年展望又怎么样,这是除夕夜不是年会,大声说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端庄的声音、温柔的声音、清冷的声音、欢乐的声音、稚嫩的声音……许许多多声音汇集在一起。

    “干杯干杯,提督干杯。”长春端着大大的酒杯嚷嚷着。

    苏夏看像长春,只见她穿着红色小旗袍,四季长春也是,她的旁边是她的姐姐鞍山,鞍山一头冰蓝色长发扎成单马尾,穿的是一件白色旗袍,两个小毛妹杯子里面装的是白酒,他对他杯子里面的啤酒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和她碰了碰,鞍山当然也不少。

    苏夏发现列克星敦看着他,他伸手过去和她的杯子碰了碰,和星座和萨拉托加的杯子碰了碰,和所有够得到的人的杯子碰了碰,有些人拿着杯子专门跑了过来,最后一饮而尽,坐了下来。

    苏夏看到长春和鞍山在逸仙的注视下浅尝辄止,坐在他远处那些苏系没有人监管,一整杯白酒下肚有些心惊胆战。除夕夜,年夜饭,不好说什么,只希望她们不要喝醉了打醉拳。

    正式吃饭了。

    就算镇守府平时的伙食相当不错,想吃什么有想什么,但是比起丰盛的年夜饭,逸仙领导,无数人精心准备的年夜饭,还是远远不足。最简单的,开心白菜、佛跳墙可不是平时可以吃到的菜。

    面对丰盛的年夜饭,大家表现完全不一样。

    赤城是眼睛亮了,她的坐姿还是相当端庄,夹菜的动作还是那么优雅,右手捏着筷子夹菜,左手托在菜下面……作为日系大姐头不能丢了日系的脸,问题那么丰盛的年夜饭就在面前哪里忍得住,只能加快加菜速度和咀嚼、吞咽的速度了。

    加贺慢吞吞喝酒。

    陆奥钟情于她准备的炸虾天妇罗。

    大凤的动作中规中矩。她最喜欢点心,但是年夜饭上面没有点心,她的筷子频频夹向扣肉里面的芋头,对那些肥瘦咸宜的扣肉置之不理,还有糯米饭里面的排骨也是她的最爱。

    瑞鹤帮她的姐姐翔鹤舀了一碗白果老鸭汤。

    胡德是迷糊的眼镜娘,但是真的英伦贵族大小姐,她吃东西的动作也是十分优雅的,使用刀叉切牛排的动作一气呵成,吃意大利面时熟练使用叉子和勺子并将食物完美地送进口中,似乎发现有些人正在看她,纤细修长的白皙手指推了推眼镜架。

    威尔士亲王坐在胡德的身边,她格外钟情红酒,吃一块虾,端起红酒杯抿一口。

    伦敦吃一道菜评头论足一番,俨然什么美食家。

    什罗普郡把她能够够得到的菜全部尝了尝,说道:“我没感觉比姐姐你做的料理差。相反你做的料理还有味道一点。”

    约克听到什罗普郡的话,她想要吐槽一下,想了想还是没有出声,憋住了。

    伊丽莎白女王号倒是一个真正的美食家,她吃菜吃饭也没有什么讲究。

    机灵是苏系没错,不过本来属于意呆利卡米契亚,不会喝酒哪里敢往苏系人堆里面凑。这又说到她不合格了,作为对比的是信赖本来也会喝酒天天待在苏系也渐渐能够喝几杯了,只有她不会喝酒每天往外面跑,现在完全不能喝。

    机灵和她的大姐头维内托坐在一起,左顾右盼着帮维内托夹一块猪蹄,舀一勺子花生,再倒一杯牛奶,目的合作不言而喻。

    今天是除夕,现在是年夜饭,维内托忍住了没有动手,只是摸摸吃掉猪蹄,不得不说猪蹄的味道真不错,牛奶就放到一边。

    罗马看到维内托放到一边的牛奶,她拿起了起来,说道:“姐姐你不喝我喝,我还想要长得更大。”

    “我说了不喝吗?”维内托问。

    罗马拿着牛奶扎着眼睛。

    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