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篇 第二章 交换(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bismarck在焦急地走来走去。由不得她不焦急,因为她的妹妹口口声声出去玩半天立刻回家,但是现在已经消失足足一天时间。

    她的妹妹是强大的深海旗舰,深海战列舰,茫茫大海就没有几个人是她的对手,按理来说她不应该那么担心的,问题她去的地方也不简单,是那个龙潭虎穴一样的镇守府。最重要的是,传说那家镇守府的提督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色魔,早就有接近两百婚舰,现在估计那个镇守府所有舰娘都是他的婚舰。

    她的妹妹现在说不定已经惨遭毒手,现在不着片缕躺在床上双眼空洞地看着天花板,嘴角含着几缕白色发丝,脖子、胸前全是吻痕,而那个可恶的男人就坐在床边抽烟。他可真是不知道怜香惜玉。

    不不不,不要胡思乱想。

    不不不,不可能有错,妹妹那些小黄本上面都是那么画的。

    bismarck双眼布满丝,疯狂地抓着头发,把原来一头柔顺、漂亮的白发抓得乱糟糟。她懊恼,她不应该听到妹妹说去找朋友玩,立刻欣喜若狂同意,尤其是她那个朋友还是个舰娘,她居然半点疑心也没有。

    那可是深海舰娘的敌人,舰娘全部都不可信,现在真的吃了大亏了。

    “怎么办?”

    “怎么办才好?”

    bismarck弓着腰坐着板凳上面,双手捂着脸喃喃自语。

    她绝对不能失去妹妹。bismarck不能没有tirpitz。

    “怎么办?当然是凉拌。”一头白发利落的绾起来的hindenburg突然插嘴。她是bismarck的好朋友,她深海旗舰深海兴登堡。其实她觉得她应该是深海胡滕才对,但是大家都叫她深海兴登堡,兴登堡就兴登堡,“不然等着当大姨吧。”

    “你说什么?” bismarck鼓着眼睛瞪着hindenburg。

    “你凶我也没用。” hindenburg拍拍手,随后摊开双手,“想一想就知道嘛,tirpitz去了那个镇守府还有可能完完好好回来吗?”

    “不可能。”hindenburg摇头,“绝对不可能。”

    “出牌,轮到你了。” barbarossa也是深海旗舰,她是深海战列巡洋舰巴巴罗萨,她不在意什么tirpitz,她只想打牌。她就要赢了。

    “你刚刚出了什么?”hindenburg回过头。

    barbarossa拿着扑克牌捂着脸,小声回答:“一对六。”

    “那就一对八。”hindenburg扔下两张扑克牌,随后再次望向bismarck,只见她阴沉着一张脸。

    “有什么办法你们有什么办法吗?”bismarck说。

    坚强的bismarck几乎要流眼泪了。

    “我要去救tirpitz,我不能眼看她沦陷在那个镇守府里面。谁都可以不管她,唯独我不行,因为我是她的姐姐。如果我是如果,可以把她从那个可怕的镇守府救出来,我就再也不管她怎么宅了就算整天待在房间里面看小说、打游戏也没有关系,再也不逼着她出门我不能失去她,我的妹妹。”

    “办法啊有什么办法”hindenburg眼睛一亮,“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bismarck迅速地抓着hindenburg的手。

    “你弄痛我了。”bismarck激动地紧紧地抓着hindenburg的手,要知道她可是战列舰,虽然hindenburg也是战列舰就是了。

    bi...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