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71章 百将寻子—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终于发现让苏炳炎感到愤怒,但他还保持着至少得理智,因此他凑到孙尚香跟前,准备小心的和她交流一番,然而这一交流不要紧,孙尚香显然比他更要激动。

    毕竟他们之所以选择离开学校,就是想要让学校得以保全,不会因为他们两人的身份而遭到不明人士的进攻,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如此高调的离开之后,竟然还不能保证学校的安全,这让他们感到自己的行为纯粹都化作了无用之功,因而也对这些细节学校的杀手愈发的愤怒起来。因此孙尚香立刻就拔出了身上的佩剑,决定好好教训一番这帮杀手从孙尚香的角度看来,他们这群人即便是孙策派来保护他的那些人,也不见得无法收拾掉这群人,因此他的胆子是非常大的。

    苏炳炎也很快受到了他的影响,决定好好收拾一下这几个家伙,这显然有失他平时冷静的风范,也因此而招来了赵云的担忧。

    如果赵云还没来得及表达他的观点,就看见孙尚香已经怒不可遏的挥舞着长剑,冲向了那批明显是杀人狂魔的家伙,赵云能够感受的到那群人身上的杀气,他知道就算自己全力奋战也不见得能够迅速的消灭这群第1位,更何况孙尚香和苏炳炎只不过是两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而已,他们在敌人面前毫无疑问就是防守的薄弱环节。

    不过在事情发展的最初阶段,这个薄弱的环节并没有展现出任何破绽,因为当孙尚香发起进攻之后,他身边的那些个护卫,尤其是黄盖的人早就直接冲了过去。

    双方直接短兵相接,当然这里的短兵说的就是短兵器,而不可能是中军卫士之类的人物双方在短兵相接格斗方面的水平并没有太大的距离,可见对方也算是精英当中的精英。

    然而虽然谈不上顶级将领的黄盖却在这小范围的厮杀当中,将他的凶狠展现的淋漓尽致,这家伙几乎就是拼着以伤换伤的勇气让对方在他迅猛的辗转腾挪之间,找不到下手的时间。

    因此对面的那只杀手组织很快就陷入了极其被动的局面当中,几乎所有成员都在遭遇进攻的第一瞬间就被土崩瓦解,虽然说。他们的站位选择的都不太好,所以在发起冲锋的时候,有很多人遭到了腹背夹击的尴尬局面,但他们身上的甲胄。还算结实,大多数人也因为穿的衣服里的轻便盔甲,保住了自己的小命,这还是从凉州体系传过来的东西,要感谢的话似乎应该感谢对面的那位苏炳炎。

    不过苏炳炎却在这个过程当中受了伤,他的左手手腕被敌人的短剑划破了一层皮,虽然伤势不是很重,但它主要就是用左手的,而对手这招也是怀揣着十分阴狠的想法呢,如果能够顺利挑断他的手机,那么这只手基本上也就失去作战能力了。

    不过他敢在对手得逞之前轻轻的挪动了自己手腕的位置,虽然险些因此而没能拿着稳手中的长剑,但却侥幸保住了左手,而对方在他一次劈砍过后也倒在了地上。

    十一二岁的苏炳炎能有这样的武力值,在赵云看来已经是10分值得欣慰的事情呢,他像苏炳炎那么大的时候,可没有受到过什么良好的教育,不过出生在贵州世家的苏炳炎还能够如此刻苦的练习对于赵云来说的事情。

    这些年在凉州体系当中,他已经看惯了那些世家大族,甚至是后来所谓新官僚的孩子们是如何成长的,虽然凉州体系的教育风格,激进实事之能事,几乎把所有牵扯到实际应用的问题都塞到了那十几年的教育过程当中,以至于大多数孩子们在毕业之后都缺少对宇宙对世界的宏观思考,这让他们在之后接触到哲学观念的时候出现了严重的问题是苏宁在这个过程当中压根不准备做出任何改变。所以那些新官僚,如果不想孩子们在学习的过程当中受到任何挑战的话,就不得不为他们的教育历程多做些事情,而这些事情往往是忽略了公平与正义的。

    于是赵云在那种局面之下便见证了许多混账事情的诞生,可惜他不知道如何改变才能够杜绝类似的事情。或许真的如一些歪理邪说所说的那样,只要没有什么狗娘养的朝鲜世界就会变得和了很多那些生活在乡间的农民们,也大多怀揣着这种朴素的想法,不过在苏联看来,那些乡间的农民们其实也受到当地豪强贵族的压榨,尤其是那些若家族当中的长辈们,实际上就是在用一种习惯法来变相统治当地的村落习惯法的解释权永远掌握在长辈的手中,这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根本是不公平的。而在原本的世界历史发展过程当中,来自罗马共和国的习惯法最终被12铜表法所取代,虽然12个图表当中有10个描述,并且确保了贵族的权力,但仅仅是另外的那两个就足够写进世界文明史当中,当然这一切是后来人的吹嘘。,当时的生存环境还是极其险恶的,但中国这样的封建残余力量十分强大的国度,即便文明程度已经接近公元三世纪,但险恶程度却没有因之而出现太大的改变,所以在赵云看来那些朴素的生活在苏宁看来是全然无法接受的。

    不过赵云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事情,他更在乎的是面前的厮杀。

    原本这场厮杀结束的很快,甚至没用他出手就结束了,被他拽到身后的孙尚香。是没能够像酥饼一样与对方一个高下,不过苏炳炎那个家伙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显然对刚才的事情十分后怕,但正常的人都是这种在怯懦当中逐步前行的,谁都不可能平白无故拿出勇敢来,那只有莽夫才会做。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苏炳炎毫无疑问的是两种体系的最佳继承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