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萧权(八)【陆锋,不喜勿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将军,将军你醒醒……”

    “将军……”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将军……”

    “将军…你醒醒……”

    陆锋迷迷糊糊时,耳边一直有人在叫着他。

    他听到了孔犇的声音,也听到了方悦的声音,甚至到了后来,还有一些吵杂不断,甚至刀剑碰撞时的声音。

    身边有人来来去去,他努力的睁开眼来,却只是隐约见到抹人影,就再次昏睡了过去。

    萧权站在床前,看着床上紧闭着眼睛的陆锋,扭头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回公子,陆将军身上外伤极重,因为没有及时医治,几处伤口都已经溃烂化脓。眼下他体内积邪,高热不断,若是平常大可用药,可他眼下身子实在太过虚弱,不敢下猛药。”

    “而且……”

    那人说话的时候顿了顿,面露迟疑。

    萧权沉声道:“而且什么?”

    “而且陆将军的腿伤势太过严重,又冻伤了筋骨,老夫怕,他就算是好了,往后恐怕也会不良于行……”

    萧权脸上瞬间难看,扭头看了陆锋一眼,沉声道:“尽力治,不管需要什么都尽管开口,一定要保住他的腿!”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徐忠,“之前让你送去夷川的信可送了?”

    “已经送了,我们入戎边的时,百里公子那头也已经动身了,想来最迟再有三、五日便能赶到。”

    萧权想起百里长鸣的医术,想要告诉自己一定会没事,可是看着陆锋那几乎看不出原样的腿,他心底却依旧难以平静。

    他永远都不会忘了,他带着人赶到那个山洞时,杀红了眼的孔犇,护着几乎已经没了气息的陆锋倒在血泊里的模样,更忘不了陆锋像是死了一样,紧闭着眼不再看他的样子。

    他从来都没有那么怕过。

    就好像心脏被利刃划过,疼的眼睛泛红,难以止息。

    他以为自己不在乎的,重获新生,过去的所有他都不想再要,无论是那些黑暗的,污秽的,亦或是那数年如一日的陪伴,可是那一瞬间,他才知道,他是在乎的。

    哪怕他曾经冒犯他。

    哪怕他说他要叛主。

    哪怕他将他锁在那院中数日,让那主仆之情变质,甚至想要逼迫他……

    他依旧很在乎,很在乎。

    ……

    徐忠带着人退了出去,方怀就想进来,却被他伸手拦住。

    “你干什么,我要去看将军。”

    “将军那里有主子照看着,大夫也会一直守着。”

    徐忠看着方怀说道:“方副将,眼下北宁乱成一团,雁山关更是群龙无首。”

    “所有人都以为陆将军已死,你与其留在这里守着陆将军,倒不如回去告诉陆老将军这边的消息,顺便帮着陆老将军,平定北宁乱局。”

    方怀闻言顿时迟疑:“可是将军他……”

    “你家将军可以放心,我们主子和他是至交,有十数年的交情,如果我们真有加害之心,也不会特地赶来这里相救了。”

    徐忠对着他说道,“眼下陆将军伤势极重,短时间里根本无法回去,如今戎边四处都在搜索陆将军的下落,我们的消息怕是送不去北宁,所以只能让你亲自带信回去,安抚北宁上下,让陆老将军安心。”

    方怀闻言看着徐忠片刻,想起之前他们找到陆锋和孔犇时,要不是他们相助,陆锋早就没了性命,而且这人还是奇峰斋的主人,和陆家关系匪浅。

    他只能点头道:“好,我回北宁,将军这里,就拜托你们了。”

    “你放心,我们会的。”

    方怀抬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转身就准备离开,只是却突然停了下来,迟疑道:“对了,你知道殿下吗?”

    徐忠愣了一下,面色不边变道:“殿下,哪个殿下?”

    方怀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将军高烧不醒的时候,嘴里还一直迷迷糊糊的叫着殿下二字……”他皱眉了片刻,抬头看了房间一眼,想起殿下这两字代表什么,又不由低声道,“也许是我听错了吧。”

    今上登基之前,朝中的那些皇子就已经死的死,伤的伤,除掉因为谋逆犯错被贬为庶民,去了皇室玉蝶的,留下来的那几个,在今上登基之后也俱都已经封了王。

    今上尚未有子嗣,而那几个王爷,陆家也从来不与之来往。

    陆锋又怎么可能生死之际,还念叨着什么“殿下”?

    方怀只以为自己听错了,直接转身离开,徐忠让身边的人跟过去替他准备衣食,且随行保护,回头时,就见到萧权站在门前。

    萧权紧抿着嘴唇,脸上晦暗不明。

    “主子……”

    徐忠上前,低声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萧权深吸口气,撇去了刚才听到方怀那番话后心中的异样,对着徐忠说道:

    “先暂时在这里停留几日,等百里过来。”

    “你让人仔细留意这城中来往之人,还有,准备好随时撤离。”

    陆锋对于戎边来说,是非抓不可的人,虽说他们在此隐秘,可难保时间长了不会走漏消息。

    更何况想要安抚北宁那边,让那边的军队能够重燃斗志与戎人对抗,陆锋活着的消息就没办法隐瞒。一旦方怀回了北宁之后,戎边也定会知道陆锋还活着,到时候这些边境小城就成了必搜之地。

    陆锋如果身体健全,他们自然不惧,可他现在的情况根本就经不起颠簸,所以只能暂时留在这里,等他伤好一些,再换地方。

    萧权将后续的事情吩咐下去,让徐忠去办,他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才又回了房里。

    里面随行的大夫,正在吩咐替陆锋擦身的婢女。

    “他体内积邪,要先将高热降下来才行,你记得勤换水,每一盏茶的时间替他擦一次身,特别是额前,颈边,腋下和四肢,都不能停下来。”

    “他伤口刚上了药,小心一些,不要让碰到了水……你干什么呢,说了不能碰到伤口!”

    萧权站在一旁,见那婢女碰到陆锋身前的伤,而昏迷中的陆锋仿佛吃痛之下,眉心紧皱了起来。

    他直接上前夺了那婢女手里的帕子,沉声道:“行了,我来。”

    “公子……”

    那婢女和大夫吓了一跳,萧权却是直接走到了床前,将那婢女赶了出去,自己站了那婢女的位置,抬头开口道:“沈大夫,除了擦身,还有什么要注意的。”

    “啊…哦,没,没什么了。”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