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番外萧权(十)【陆锋,不喜勿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陆锋身形一震,猛的抬头看着萧权。

    “你……”

    他声音嘶哑,眼中通红,脸上还挂着隐约可见的水迹。

    萧权这才发现陆锋刚才竟是哭了。

    陆锋跟在他身边那么多年,他从未见他哭过。

    哪怕是在陆家那十日,不管他打,他骂,他冷漠,甚至伤他,他都不曾掉过半滴眼泪。

    可是如今,陆锋却是哭了。

    萧权只觉得像是有什么堵在心头的东西突然散了开来,恍然觉得,有些事情好像没有那么难以接受,而想要承认一些东西也不是那么艰难。

    他憎恶自己,憎恶过去的一切,却依旧放不下一些人。

    他原以为只要忍着,恨着,竭尽全力的逼着自己,终能忘记和放下,可是到头来才发现,抱着那执念不肯放手的,何止是陆锋一个……

    萧权走到床前,蹲下身子,伸手覆上陆锋的手时,就感觉到他手指猛的一颤。

    萧权平视着他,眼底是从未有过的温和。

    “陆锋,我不是好人,更曾心怀卑劣,这样的我,你还爱吗?”

    陆锋嘴唇颤抖,看着尽在眼前的萧权,眼里露出狂喜之色。

    虽然他模样变了,虽然他性情也不再似从前,可是他知道,这躯体里的那个人,曾是他求而不得,恨不得以命相护的那个人。

    如果是一个月前,他问他这话,他不管不如都会说爱,可是如今……

    陆锋想起自己的腿,想起刚才百里长鸣说过的话,脸上的喜色瞬间散去,转而变成一片煞白。

    百里长鸣说,他的腿治不好了。

    他从此以后上不了战场,甚至不良于行,他还拿什么去保护他的殿下,拿什么去爱他……

    陆锋脸上不剩半点血色,侧开眼颤声道:“我……”

    他想说他不爱了,可是那个不字,却如同千斤之重,怎么都说不出口。

    萧权伸手捧着他的脸,强逼着他回头看着自己,神色认真道:“陆锋,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生来无心,更不知道同情为何物。”

    “刚才的话,我只问你这一次,错过了,你我从此往后就是陌路,再见也不相识。”

    陆锋紧紧抓着床沿,抿着嘴唇看着萧权不说话。

    萧权等了片刻,见他依旧没有回答他,他眼里划过抹失望之色,松开了手垂着眼帘说道:“好吧,我知道了。”

    “你好生休息,我会让忠叔来照顾你,你的腿伤百里会尽力替你医治,等你伤好一些,我就让人送你回北宁,陆老将军还在等着你。”

    他说完之后直接站起身来,转身就准备朝外走去。

    陆锋感觉到萧权离开,只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生生被人挖去,他脸上露出惊慌来,他知道萧权从不说谎,一旦他离开,从此往后,他就再也无法靠近他半步。

    陆锋猛的扑出去,堪堪抱住萧权的腰,他嘶声道:“……我爱,不管你是什么样子,我都爱……”

    “你是萧权也好,你是殿下也好,我只想守着你……”

    哪怕是自私。

    哪怕是同情。

    哪怕他永远都站不起来。

    他也想要他陪在他身边,自私将他困在身旁,永远都不想放手。

    腰间的手力道大的几乎要将他腰都折断,萧权伸手拉着陆锋的手挣脱开来。

    他感觉到陆锋的颤抖,感觉到他的害怕,直接蹲下身来,然后在他瞪大了眼的时候,靠过去用鼻尖抵着他的鼻尖,片刻后微微一偏头,便触上了他微凉的嘴唇。

    嘴唇相贴的时候,陆锋浑身一僵。

    他有些愣神的看着萧权笨拙的轻舔着他嘴唇,在他唇上轻蹭,感觉到一股隐秘的酥麻顺着背脊扩散,在萧权似乎累了想要退开的时候,突然将他拉进怀里,伸手扶着他的后脑,整个人如同凶猛的猎兽,紧紧含着他的嘴唇,反客为主……

    ……

    百里长鸣去和沈大夫看了他之前给陆锋用过的药,等到开了方子,让人将药煎好送回来,再见到萧权的时候,就发现屋中气氛和之前完全不同。

    陆锋脸上少了些戾气,明明还带着伤,可却精神旺盛,像是吃了仙丹。

    旁边的萧权虽然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模样,只是眼底泛着旖旎,嘴唇上更是有些微肿。

    两人并没有避讳他,陆锋甚至一直抓着萧权的手,哪怕萧权瞪了他一眼,他也只是傻笑了一下,半点都没有放开的打算。

    “你们这是……在一起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