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0章 后果显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相比于一干锦衣卫下属的挽留和于谦的彷徨,朝中那些文官还是很乐于见到陆缜辞去锦衣卫指挥使这一官职的,这甚至让他们有一种大松了一口气般的轻松感来。

    因为大家都还记得正是因为陆缜在多年前成为锦衣卫指挥使,这个在京中已经没有多少存在感的机构才会突然崛起,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反过来压迫住了他们这些当官的,让他们有种一切都被人看在眼里的可怕感觉。

    所以说到底锦衣卫如此强大是因为陆缜的缘故,现在他主动辞去指挥使一职,自然就会大大削弱锦衣卫的力量,他们翻身的机会也就到了。不少官员甚至因为这个结果而好生地庆贺了一番。

    当然,也有不少头脑清醒之人看出了陆缜离开后可能带来的不利影响。可只有极少数人提出这一看法,却并没有让官员们产生重视,他们还在为此事而感到兴奋呢。

    但在半个月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因为听从了陆缜的建议,顶替他成为锦衣卫指挥使的杨震果断就把遍布全城的锦衣卫力量给调回了镇抚司衙门,随后又把之前被他们牢牢控制住的东厂番子都给放了出来,其用意已经相当明显了。

    或许陆缜不好直接对那些总是找他麻烦的官员下手,锦衣卫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来对付他们,但不代表他们就没有还击的办法了。杨震他们就是要让这些文官们知道一个道理,当京城里没有锦衣卫制衡,东厂将会成为一个多么可怕的存在。

    王岳手下的东厂番子也果然没有让他们感到失望,就在得知锦衣卫的力量开始收缩之后,他们便迅速行动起来。各种五花八门,似是而非的罪名就层出不穷地冒了出来,然后落到了朝中不少官员的头上。

    只短短半月工夫,就有不下三十名官员被东厂以各种罪名捉拿归案,然后就是严刑逼供,逼着他们在交代出一切罪行的同时还把同谋什么的都给招了出来。

    早在去年东厂重新有望崛起时,他们就打过朝中不少官员的主意,当时只是被锦衣卫强行拦了下来。而现在,当锦衣卫的威胁一去,这些东厂番子便彻底撒了欢了,完全把半来年所受的憋屈都发泄到了那些已被捉拿的官员身上。

    那几天里,东安门附近不时都能听到凄厉的惨叫声,让寻常百姓都不敢再打这方向经过了。

    而这一番严刑拷打的效果还是相当显著的,只半个月里,东厂就收集到了上百官员的罪状。这其中有一半以上其实也不算冤枉,身在朝堂的这些位大人本身就不可能完全正直无私,总是有靠着职务之便来为自己谋求一些好处。其实这种事情摆在官场上也只是小问题,根本不可能作深究,就是天子也知道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

    奈何东厂这次为了立威可就顾不了这些潜规则了。别说这些官员确实有问题,即便他们一个个真都是清白的,也得用严刑逼着对方把莫须有的罪名给承担下来。

    一场牵连甚广,涉及不下百名官员的风暴就在这个暮春的北京城里展开,许多官员被直接定罪。而更让人绝望的是,当东厂把这些人的罪证拿出来时,同僚们甚至都无法为他们喊冤,因为这些罪证那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直到这时候,群臣才知道锦衣卫的突然收缩会给自己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终于知道陆缜这个被他们视作眼中钉和最大威胁的锦衣卫指挥使之前一直都在保着他们,为此付出了多少心力。

    但知道这一切时,显然是已经太晚了。此时的朝堂之上当真是人人自危,也只有像于谦这样的正直之士才不用担心会被人污蔑冤枉,因为他们坐得直,行得正。

    但即便如此,于谦也是无法置身事外的。因为他现在是内阁首辅,是如今大明朝廷里首屈一指的要紧官员,现在朝中闹出这等动静来,他当然得要想法平息了,不然再任东厂继续拿人定罪,朝堂上可就要无人可用了。

    另外,那些感到恐惧的官员们也都跑到了于府寻求帮助,恳求于阁老能出面制止东厂如此肆无忌惮地拿人定罪。

    在一番深思后,纵然心下有些迟疑,于谦还是亲自跑去了陆缜现在的侯府求见,希望对方能出面让锦衣卫约束一下东厂的这番作为。

    可让于谦感到意外的是,这一回陆家却没有让他进门,只说自家侯爷早在两三日前就已离开京城到处游玩去了,这让于谦登时就呆在了原地,久久不知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