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43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锦公主笑了。

    笑容苦涩无奈,却又欣慰恬淡。

    她颤抖着眼睛,轻轻道:“阿裕……从今往后,你忘了我吧。好好做你的皇帝,好好过你的日子,好好对待百姓苍生,好好治理这江山黎庶……”

    刘裕满面通红,死死拽着她的手指,“丫头,我不会忘了你,我绝不会忘了你。我刘裕从九峰寨山匪起家,为的不过就是你。为了你取这天下,为了你四海征战,为了你杀皇族做帝王。若没有你,江山与我何用?!”

    他狠狠瞪着双目,泪落滚滚,“你是我的皇后,是我唯一的皇后。我要命史官专门为你写史立传,为你歌功颂德。要天下苍生,永生永世记得你的好!”

    他这话并非临时起意,实在是早有打算。他的锦公主,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皇后,当然值得被千秋万代所仰望。

    她轻轻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不要被千秋万代所铭记,也不要被天下苍生所提及……惟愿,你修史的时候……将我从南朝历史长河中抹去。”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似乎比方才有了一些力气,“就不必让天下人知道……呵……曾有个北国的付锦,险些做了南朝的皇后……”

    眼泪,从她的眼眶中溢出。

    眼泪,从他的眼眶里落下。

    交缠在一处,滚烫炽烈,像是一团火。

    灼烧着她脸上未曾痊愈的伤口。那是德宗用小刀划下的伤口。

    刘裕紧紧抱着她,哭道:“别说话,我现在就带你走,我们去治伤,不论天涯海角,我一定会治好你。”

    她仍笑着,像是没听见他说的话,只是迷茫地看着夜色中的火光,“阿裕……我知道你喜欢的从来都不是我,而是广陵城中那个为你推船的小姑娘……”

    她似乎在畅想,“那个站在归香苑舞台上,跳笛舞的天锦丫头,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不……”刘裕双目如火,“刘裕爱着的人,一直都是付锦。不管她是小白兔,还是女武神,刘裕从来没有停止过爱她……”

    眼泪落在伤口有些疼,她皱了皱眉,“阿裕……人都会死的,别哭了……”一面安慰着他,一面抖抖索索从怀中摸出一个物件来。

    玉笛通体莹润,只在口部楼刻着一朵梅花。上好的梅花玉笛,中间却断成两截。像是被人故意摔断,却又重新镶嵌上。

    镶嵌的手法很独特,竟丝毫不损坏玉笛的美感。唯一,只是不能吹奏罢了。

    这是锦公主的玉笛。

    也是当初谢琰送给她的定情信物。

    其上的天锦二字,依旧清晰可见。

    当然,也是她和刘裕的定情信物。那时被广陵城中冯家老二强娶,是他重拳出击,砸地冯家老二的脸像是开了染坊铺子。而她,用那断掉的玉笛,一人一半,做了她和他的定情信物。

    刘裕从前曾万分珍爱,后来又万分嫌弃。

    再之后,玉笛被谢琰镶嵌好,却无踪无影。

    谁曾想,被她偷偷珍藏。

    “阿裕……”她的声音已经很微弱,身上也开始变得冰凉。

    刘裕抱起她,欲往城楼下飞奔,她却按住了他的手,不肯挪动,“别费力气了,阿裕……我是真的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她喘息着,“这把梅花玉笛,你别嫌弃,好生收着,我……一直都拿它当咱们定情信物的……”

    刘裕流着泪,“我收着,我怎么会嫌弃,丫头,我这就……”

    怀中人的手忽然耷拉下去,连同玉笛一起,摔落在城楼石砖上。

    锦公主的眼睛缓缓闭上,长眠不醒。

    “不……”刘裕怔住了。

    他大声的吼叫着,死死拽着她的手,近乎癫狂地摇晃着她的身体,“不……丫头,你不能死,你醒过来,我不要你死……不……”

    城楼上下,一片死寂。

    寒夜凄凄,万木凋零。

    刘裕抱着锦公主的尸体,跪在火光通天的城楼之上,无人敢于上前规劝。

    是年,南朝大定,晋陵郡人刘裕登基称帝,年号永初。

    永初元年,新帝广开农耕水利,鼓励工商,减免赋税,大赦天下。

    百姓安居乐业,天下诸业俱兴。江山稳固,黎庶和睦。

    建康府一派欣欣向荣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