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三章 不罢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老五。”

    “二哥。”

    “夫人命你们早点歇息,缓过来之后,再来犒赏。”

    “是。”

    两边人马做了交接,两只匣子换了人。待“五哥”带人洗漱一番换了行头,一干人的模样,又是一副河边拉纤岸上打渔的“窝囊”模样。

    等“二哥”走了之后,又有一队人骑马过来,打首的是个老者。

    见到老者之后,“五哥”微微一愣,上前行礼:“老叔,怎么也过来了?”

    “可有甚么死伤?”

    “遇上了羽林卫,纠缠了一番,无甚折损。”

    何坦之看了一眼宛若老农的“五哥”,半晌没说话,喟然一叹后,看着“五哥”:“不差。”

    “多谢老叔夸赞。”

    咧嘴一笑的“五哥”更显憨厚,哪里有夜黑杀人的狂浪模样,他佝偻耸肩还带着点罗圈腿,瞧着就不像是能跟人脸红脖子粗的。

    活脱脱受人欺负也不敢还手还嘴,一个老实巴交淳朴乡民。

    “老二是去哪里?”

    “老叔。”

    只是傻笑的“五哥”有些为难地看着何坦之,老板娘的吩咐,就算不是最高指示,那也相差仿佛。

    何坦之想要从他身上问话出来……权限不够。

    “不差。”

    很是满意地点点头,何坦之拂须微笑,“不差啊。”

    这些年为张氏调教出来的家生子,不敢说人人都是好手,但这份顾家忠心,却是不差分毫。

    高手都是喂养出来的,杀的人多了,也就成了高手。

    名将都是打出来的,天生的名将,只有“冠军侯”霍去病一个,可几百年来,也只出了一个冠军侯。

    贞观朝的“冠军侯”,那也是一路杀出来的,可没有自带导航的天赋。

    同样都是草原追击敌军主力,霍去病骑着马带着人一扑一个准。程处弼则是威逼利诱先行,间谍用计紧随,探马斥候四散……最后才是集中精锐,一击毙命。

    从表面的战斗形式上,并没有什么区别,然而本质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个霍去病打一仗能省几十万贯。

    何坦之培养不出名将来,但培养出这些沙场悍卒,却是颇有心得。

    纵横江湖数十年,他跟着麦铁杖南征北战,折损掉的“弟子”不计其数,结果一晃数十年,在这太平盛世,居然开花结果。

    “造化啊。”

    离开这看似就是个大车行的地界,何坦之在路上欣慰地长叹一声。

    而此时,弘农县的大案,已然在长安城传的沸沸扬扬。

    朝野都是议论纷纷,弘文阁大学士马周那里,不知道多少人前来打探消息。有老大世族过来“威逼利诱”,要么说不给天下人一个交代国将不国,要么说时逢四夷归德之际,还有贼人如此凶暴,实乃藐视朝廷,藐视君上……

    马宾王淡定的很,这么多年,这种仇杀他见得多了。

    “相公,外间听来个事情,不知道要不要告诉相公。”

    “噢?甚么事?”

    马周此时此刻也是八卦心态,看热闹么,作为围观群众,他怕个屁的事情闹大。

    横竖跟他一个点头相公无关,事情就算要查,卡在刑部、大理寺就了不得了。

    说是事涉弘农杨氏,所以要如何如何,那不过是痴人说梦。

    弘农杨氏怎么了?死的是杨政本又如何?

    要知道杨政本的亲爹杨汪,还是皇帝亲自诛杀的呢,这算个屁?

    说起来也是好笑,因为事涉弘农杨氏还有京兆韦氏,很多人都盯着老世族的光鲜体面,却是忘了一个重要的身份,杨政本抛开弘农杨氏的身份,他还是朝廷命官。

    结果一窝蜂的都盯着弘农杨氏这个身份,不是马周小瞧了这帮蠢货,越是盯着老世族的身份,越是不会让皇帝同情。

    反而谁拿着“暗杀朝廷命官”来说事,必能受皇帝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