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初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冬日的天很冷,苏暖开着车往郊外行驶。

    她没开空调,为的是让自己清醒些。

    齐家会退婚,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干什么还要伤心。

    不是喜欢就一定要得到,也不是喜欢就一定能得到。

    把车子提速,几乎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发泄,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热爱飙车。

    这种让速度凌驾于生命之上的感觉,真的很爽。

    只是舒爽过后,剩下的只有疲惫,就像借酒消愁,酒醒后只会更愁。

    短暂的失神,车子陷进了路边的泥坑。

    她试了各种方法,都没法让车子回到主路。

    天越来越暗,泥水开始结冰。

    这里比较偏僻,过往的车辆少之又少,她等了半天,只有一个骑电动车的女人经过。

    “大姐,能不能帮忙推一下汽车?”

    “唉?陷进去了?前几天也陷进一个,路修的不行,车子一到那就往坑里拐,你上车,我帮你推推。”

    苏暖坐在车里往后倒,大姐在前面推。

    见没什么用,大姐对着车里摆了下手,开始打电话。

    不一会儿,一个骑摩托的男人在车旁停下。

    这人个子很高,穿着件绿大衣,头发乱哄哄的,看起来有些邋遢。

    苏暖没有下车,还锁了车门。

    开始男人并不帮忙,被大姐拍了下脑袋后这才推车。

    等车子上了主道,苏暖的心里很矛盾,她知道自己该下车道谢。

    可又怕惹上麻烦。

    大姐拽着男人让他赶紧走,男人站在车前纹丝不动。

    苏暖把车窗开了条缝,她从缝里递出去两千现金,男人拿着钱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姐挺不好意思的,就是帮人推个车,还讹人两千块钱。

    苏暖说没什么,这么冷的天,给些报酬是应该的。

    最后大姐带着歉意离开,苏暖开车回了市里。

    经过莫公馆时,齐家少爷正在门口等人。

    一个娇小可爱的女人走过来,两人牵手一起进去。

    原来他的口味是这样。

    想想自己一米七的身高,是永远和娇小搭不上边儿了。

    在她出神时,母亲的电话打来,问她在什么地方。

    最后看了一眼满脸幸福的男女,她开车向家驶去。

    苏暖是独生女,父亲一直打算让她继承家业。

    而母亲,则不想让她那么操劳。

    为了这事,两人没少吵,不知什么时候夫妻俩有了共同的想法。

    就是让苏暖毕业就结婚,他们培养第三代当接班人。

    现在齐家退婚,美丽的泡沫算是破了。

    苏母正坐立难安,见到女儿后才算露出笑容。

    “暖暖,妈妈给你订了去墨尔本的机票,你不是一直想过去,趁着最近没事,去玩几天吧。”

    苏暖揽过母亲的腰,她不想让母亲担心,“我没事,不用专门去散心。”

    “闺女。”

    “我真没事。”

    苏父一直在抽雪茄,没有说话。

    苏暖安慰好母亲便上了楼,她现在,身心疲惫。

    回想自己的前22年,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可现在,她的好运用完了。

    男才女貌,门当户对,都抵不过惊鸿一瞥。

    22岁是个什么样的年纪?对爱情没了青春期的羞涩,对理想亦不那么坚持。

    这是一个该务实的年纪,拼几年事业,然后找一个可靠的伴侣继续拼事业。

    之前和她无关的事,现在都摆到了面前。

    她该为父母多考虑考虑了。

    不知觉间,苏暖睡着了,在梦里,齐恒没有提出退婚。

    临近毕业的这半年,她每天都在筹划着自己的婚礼。

    醒来时,惊了一身冷汗。

    看了下时间,七点一刻,今天她要去给教授代课。

    大四的学生,不是考研就是实习,只有她一抓必中。

    面对免费劳力,教授用的不亦乐乎。

    准备出门时,父亲说送她去学校,想到N大北门的拥挤,她决定骑车过去。

    以前不相识时,苏暖从没留意过北门的对面是个什么店铺。

    现在看到昨天见过的身影,她才知道,原来这里是修理汽车的。

    那个男人正在吃着煎饼果子和别人闲聊,看到苏暖后,便缓步走了过来。

    红灯过去,苏暖急忙拐弯,却被人拽住了后座。

    “您有事?”

    “你车子爆胎了。”

    苏暖低头一看,前车带正常,后车带是瘪的。

    怪不得一路骑得很费劲,她还以为是心情不好所以没力气。

    “别骑了,我给你补上,算在昨天的钱里边儿。”

    “不用麻烦,校内有修车的摊位。”

    男人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走了,苏暖赶紧离开。

    进了学校,她发现北门的修车铺停止营业,若去南门要走半小时。

    眼看时间要到,她把车子放在车棚去了教学楼。

    大一的学生耐性总是差些,开始的时候还好,时间一长,便吱吱嗡嗡的说个不停。

    “同学们安静,今天这节课是考试的重点。”

    一听是重点,教室里安静了很多。

    在离下课十分钟时,苏暖合上了课本。

    “同学们自己复习下,不懂的可以提问。”

    一个高瘦的男生站了起来,“老 -->>
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