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自从父亲从书房出来,苏暖就发现父亲的神色里有着淡淡的愉悦,这份愉悦里又透着微微的忧愁。

    摸不准是怎么回事,她悄悄叫过姚叔问道,“那份详细的资料上写的什么?”

    姚叔很诚恳的摇头,“我也不知道。”

    到这儿苏暖更纳闷了,她跟父亲说也想看看那份资料,却被父亲搪塞过去,说是和纸上的内容差不多。

    这,就有些奇怪了。

    带着满满的疑惑,苏暖去睡觉了,不过在床上躺了会儿,她又坐了起来。

    拿出日记本记录了一下整天的生活,这才重新上床。

    转天她又是在地下车库的入口被拦下的,让人上车后,她收到了一款纯手工的牛皮小粉包。

    把内外翻看了一下竟然是正品,这样的话,这款包的价格应该在十万左右。

    把包递回去时她随口说道,“从不知道你的品味还挺高。”

    莫北拿着包一脸憋闷,蔫儿的像只茄子,“当时就是脑抽,等我缓过神来人家不给退了。”

    本想安慰几句的苏暖,在想起一件事后咽回了安慰的话。

    “这个包,可是打算送给前女友的?”

    莫北腰身一挺,满脸震惊,随后便是被人看穿的尴尬。

    “其实也不是送她的,是她自己刷卡买的,前一阵子我俩复合了几天。”

    这次换成了苏暖震惊,这事她竟然不知道,仔细说来两人也不是经常联系,不知道也算正常。

    “什么情况?”

    可能是不太想提那段时间的事,莫北看了下时间,说是要打卡了,便匆匆下了车。

    苏暖看着落在副驾驶的包若有所思,不同的人对待感情还真是不一样。

    她在齐恒刚退婚那阵儿痛不欲绝,现在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而莫北,当时看着挺正常的,却半道吃了回头草。

    慢腾腾的走到人事部所在的六楼,李秘书正在门口等她。

    “有事?”

    “苏小姐,最近咱们部门大部分同事都感冒了,大家想着在大办公室里熬些醋,不知道您闻不闻得惯?”

    “无碍,这几天天气干燥,记得让餐厅熬些姜水。”

    “好的。”

    小插曲过后,苏暖开始一天的工作,今天是周五,下午要去福利院做义工,每部门派两个人。

    按规定是所有人轮值。

    公司安排这项活动有很多年了,一是唤起员工更多的爱心,二是为了公司形象。

    本来这种活动是不用苏暖参加的,因为她的身份比较特殊,处理突发事件的经验又不足。

    若是在活动中出现什么状况,她的问题肯定会被放大。

    这对她和公司都不利。

    可是今天的情况实在特殊,整个部门不是流鼻涕的,就是打喷嚏的,剩下几个身体好的还要去做校园招聘。

    想着曹经理也是独立办公室,应该没有被传染上,老狐狸又是眼观六路的,她打算今天就他俩去。

    谁知她一过去,老家伙正在喝感冒冲剂。

    “怎么也感冒了?”

    “年纪大了抵抗力不行,是不是为做义工的事来的?让小李去吧,再从别的部门借个人。”

    也只能这样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