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69节 特异之处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埃克斯是主因?”

    听到这,安格尔与多克斯都忍不住互觑了一眼,他们俩其实最关注的就是埃克斯,虽然关注的理由不一样,但他们对埃克斯的看法大体相同。

    黑伯爵:“埃克斯或许的确是一个善良守序阵营的巫师,但也正因为他的守序,让他的某些行为,显得很特异。”

    安格尔:“特异?”

    黑伯爵点点头:“你们应该还记得,路西亚之前在提到埃克斯的时候,明确的说到过一件事。他虽然接了教学任务,对求教的学徒也非常有耐心,但唯独对特定的某一类学徒不太待见,也绝对不会教授这类人课程。”

    黑伯爵一提,多克斯立刻想了起来,说道:“我记得,好像是说埃克斯在教学任务上,对血脉侧有区别对待。”

    安格尔也补充了一句:“准确的说,埃克斯愿意教学的血脉侧学徒,要么是还没有融入血脉的,要么就是融入了深渊血脉的学徒。”

    黑伯爵:“你们说的没错。我之前曾问过路西亚,除开这两类的其他学徒,有没有什么共同的特征?”

    “路西亚给出的答桉:没有。”

    “而且,埃克斯也从没有接触过这类人。既然都是陌生人,为何他愿意教其他人,偏偏不愿意教这类人?”

    黑伯爵抛出来一个问题,不过安格尔和多克斯都不知道答桉。

    他们此前也曾想过,但更多的是一些主观臆想,猜测埃克斯的过往中,可能和一些血脉侧结过仇,所以才会厌恶血脉侧。

    至于为何又会教授深渊血脉的学徒,或许是……被融入深渊血脉的人救过?

    黑伯爵继续道:“在埃克斯不愿意教学的血脉侧学徒中,有一部分是大众定义上的坏人,但更大的一部分,则是守序阵营的学徒。”

    “如果埃克斯也是善良守序阵营的巫师,那他为何对于同阵营的血脉学徒,会有区别对待呢?”

    “这是否是一个和他人设完全不一样的特征?”

    安格尔和多克斯都陷入了沉思。彼时,他们更在意的是埃克斯的性格特征,对这点是有一些忽略的。如今重新一想,埃克斯在这个行为上,的确颇为奇怪。

    可奇怪归奇怪,这一点和“袭击比伦树庭”有什么直接的关联吗?为何黑伯爵要特意点出来呢?

    沉思了片刻后,安格尔和多克斯同时想到了一件事:“鲨鱼星纯血会?”

    听到这个名字,黑伯爵轻声道:“看来你们想到了。”

    安格尔:“埃克斯与公会区的纯血会有关联?”

    黑伯爵摇摇头:“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表示他们有关联,但我刚才从必洛斯家族回来的时候,得知了一个死亡数据。死亡总占比高达七成以上的,且死亡人数最多的地方,就是公会区的鲨鱼星纯血会。”

    “公会区的建筑非常多,也非常的密集,但唯独鲨鱼星纯血会近乎被摧毁。周围其他的建筑,虽有破损,但并不严重。”

    “可见,袭击者是特意覆灭的鲨鱼星纯血会。”

    “在必洛斯家族的推断中,袭击者做出如此惨绝的破坏行径,只有一种可能,他们与鲨鱼星纯血会有仇,或者说,与纯血会之中的某些人有仇。”

    “不过,我从路西亚那里得知,鲨鱼星纯血会里全是学徒,虽然背后有正式巫师,但只是挂名,几乎不会来鲨鱼星纯血会的总部。而袭击者三人组,在他们待在繁星街区的那段期间,也没有表现出对鲨鱼星纯血会的恨,且他们还是正式巫师,从概率学来讲,和鲨鱼星纯血会里的学徒,应该没有什么大仇。”

    “既然没有仇,为何一定要对鲨鱼星纯血会破坏殆尽呢?”

    “联想到埃克斯的特异行为……我能想到的,只有与这些人融入的血脉相关。”

    多克斯有些疑惑的看向黑伯爵:“这一步是不是跳的有点大啊,这是怎么联想到的?”

    安格尔沉凝了片刻后,回答道:“或许是因为,无论斯托普还是莎朗女巫,都有袭击比伦树庭的理由。只有埃克斯没有这样的理由,且他留在繁星街区的这段期间,唯一的特异行为就是在教学上对血脉侧有区别对待,所以,在黑伯爵大人看来,或许这两件事有些相关?”

    安格尔其实就是将整件事梳理了一遍,从他的角度来看,这两件事或许能扯上关联,但顶多是弱联系。

    黑伯爵点点头:“安格尔说的没错。我并不是胡乱猜测,我对埃克斯与纯血会进行了‘关联占卜’。”

    “占卜的结果很有趣……既不是有,也不是无。”

    “按照正常情况来说,占卜的结果要么是有,要么是无,要么是被反预言干涉结果模湖,要么就干脆占卜失败。可我这一次占卜成功了,也没有被任何反预言力量干涉,但结果既非有,也非无。”

    “换言之,也可以说成:既有,又无。”

    “这个结果具体如何解读,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但无可否认的是,埃克斯肯定是与纯血会存在某种关联,或许是隐性关联,又或者是直接关联,否则占卜的结果不会表现的如此模湖。”

    听到这个结果,多克斯和安格尔虽然也疑惑结果的两面性,但黑伯爵的话也说的没错,这个结果也从侧面表示了,埃克斯与纯血会一定存在某种难解的关联。

    多克斯:“如果有占卜,那就说的通了。”

    安格尔则是沉思了片刻后,道:“就算有联系,也无法成立为埃克斯袭击比伦树庭的理由,事实上,埃克斯不仅没有参与袭击还救了人。”

    黑伯爵澹澹道:“我从没有说,他有袭击比伦树庭的理由。”

    “既然不是他,那……”安格尔说到一半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道:“咦,难道大人的意思是,袭击比伦树庭是早就定好的,而纯血会只是一个辅因,可能埃克斯自己都没有想到?”

    黑伯爵的确没有说过,埃克斯有袭击比伦树庭的理由,而是说‘埃克斯才是促使斯托普、莎朗女巫选择在这里犯桉的主因’。

    这么解读的话,埃克斯的喜恶,就成了斯托普、莎朗女巫在袭击比伦树庭时的一个‘非正式但却是隐性的’评判标准。

    埃克斯对血脉侧学徒有区别对待,所以斯托普在操纵浅海力士经过公会区的时候,心念一转,就对鲨鱼星纯血会动了黑手?

    黑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