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兰陵篇004:兰陵允婚,绝不将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萧允珂是三日后得到谢致远的答案的。

    从满堂春色离开后,萧允珂直接回了宫里,之后跟个没事的人一般帮着皇后准备自己的生辰宴,太后和皇后她们多次询问她和谢致远见面的结果,她都毫不在意模棱两可的糊弄了,似乎对谢致远并不在意,此事也有不了了之的趋势,萧以恒也一直不曾过问,许是皇后与他说了萧允珂对谢致远不上心,他就直接就当没这回事了。

    直到三日后,谢致远求见萧允珂。

    萧允珂见了他之后,就去了崇政殿,见萧以恒。

    萧允珂到崇政殿的时候,萧以恒正在和萧子禹商谈国政,然而门口的小太监刚进去禀报出来请她进去时,萧子禹后脚就出来了。

    萧子禹已经十八岁了,瞧着容貌清俊身形修长,倒是丝毫不亚于萧以恒年轻时的模样,只是人看着老成,绷着脸不苟言笑的,和他的妹妹是两个极端的性格。

    萧子禹走到门口,看到萧允珂,立刻上前揖手见礼:“禹儿见过兰陵姑姑!”

    萧允珂难得柔和笑着道:“不必多礼!”

    “谢姑姑!”

    萧允珂点了点头,上下扫了一眼萧子禹后,见他穿的单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拧眉道:“天气这么冷,太子怎么穿得这样少?若是冻坏了可怎么好?你们是怎么伺候的?”

    最后一句低斥,她是对候在一边的萧子禹的随身手下说的。

    那手下连忙压低了头要开口,可还没来得及请罪,萧子禹便忙道:“姑姑别怪他们,是我自己不觉得冷,早前父皇母后都说过我了,母后还亲手给我做了好几套冬衣,可这些年一直过着酆都的冬天,更冷的都受过了,如今到了长平,虽同是深冬,可这远不及酆都严寒,只穿这点,禹儿就不觉得冷了!”

    听着他这话,萧允珂有些好笑:“这可就是你不会照顾自己了,就算你不觉得冷,可身子也受不住啊,这寒气入体无形无影的,你就算是意志力再强也挡不住,你现在是武功高强才没什么问题,可也不能胡来,病了可怎么办?而且你别忘了你是大燕太子,你的身子可关乎国本,你父皇膝下就你这么一个儿子,可要仔细些!”

    萧子禹有些无奈,忙道:“禹儿知道了,谢姑姑关心!”

    “你啊,就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听你母后说你最近忙着政务昼夜颠倒不说,还总是不按时用膳,她劝你你也不听,你父皇是这样,你也是这样,若是熬坏了身子可怎么好?”

    萧子禹摸了摸鼻子,对自家这位人前清冷寡言,见着他却总是唠叨个不停的姑姑愈发无奈,不过却不见任何烦躁,而是耐性十足的道:“是母后小题大做了,禹儿有好好休息,也有按时用膳,只是比以前忙了些,如今朝中事情多,北境又频出雪灾,父皇尚且都要宵衣旰食的处理政务,我身为父皇的儿子,自然是要为父皇分担,不过姑姑放心,也就这段时日,等忙过这一段就好了,姑姑不必担心挂怀!”

    萧允珂略略放心:“你自己知道就好!”

    萧子禹抓住机会道:“姑姑来见父皇想来有要紧事,禹儿就不耽搁了,先行告退!”

    说完,不等萧允珂点头,便揖了揖手,然后一脸严肃故作沉稳的走了,只是那步履间,难掩一丝匆忙……

    萧允珂瞧着那小子如释重负的背影,脸抽了抽。

    这臭小子!

    一旁的素心闷笑道:“公主,太子殿下这是被您念怕了!”

    萧允珂没好气的扫了一眼她:“就你话多!”

    素心眼观鼻鼻观心,不置可否。

    说来也是奇怪,萧允珂一向心性清冷,对几个侄子侄女虽说都很温柔耐心,可对这位小太子却是有些奇怪,从多年前开始,仿佛十分合眼缘似的,总是爱念叨他,每次见到都要念一顿,弄的这位性格孤冷寡言的太子见到她都要怵三分,有时候还要绕道走,就是怕她念叨,明明在其他人面前总是一副老成淡漠的样子,到了萧允珂跟前,却油然升起几分孩子心性。

    萧允珂也不多言,只吩咐素心:“在这里等着!”

    “是!”

    萧允珂穿过大殿走进后面的御书房的时候,萧以恒还在处理政务,在萧允珂走进来要行礼的时候,他直接摆了摆手,头也不抬的指着萧允珂旁边的位置随意道:“先坐在那里等会儿,朕还有一点就忙完了!”

    萧允珂挑了挑眉,也不行礼了,走到一边坐下。

    很快,萧以恒的贴身太监肃七端上来一杯茶和两碟点心让萧允珂用。

    萧允珂吃了两块点心喝完一杯茶的时候,萧以恒才弄完手上的事情,传了暗卫来让他们即刻送出去后,才把注意力放在萧允珂身上。

    “这个时候来找朕,有什么事?”

    萧允珂低低一笑,带着几分调侃道:“宫里发生的事情,能瞒得住陛下的耳目?臣妹为何而来,陛下还不知道?您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萧以恒摸了摸鼻子,略作尴尬的咳了两声。

    谢致远进宫见她的事情,他确实是知道的。

    而后,他一脸严肃认真的看着萧允珂,拧眉沉声问道:“珂儿,你想清楚了?”

    萧允珂淡淡一笑:“既然来找陛下了,自然是想清楚了的!”

    萧以恒点了点头,看着萧允珂问:“那你告诉朕,你对他可有情意?”

    萧允珂闻言笑了,无奈又好笑的道:“陛下,我与他才见过两次,我又不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会一见倾心非君不嫁的,情从何来?”

    萧以恒面色一沉:“那你……”

    萧以恒话没说完,萧允珂便直接道:“陛下觉得他好,我也觉得他合适,正好我也该嫁人了,我都这个年纪了,这么多年一直不愿嫁人,如此这般让太后和太妃为我挂心操劳,是我不孝,如今该让她们安心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