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请黄埔010:谢氏玉妗,新婚之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谢玉妗样貌和谢致远并不像,想来是随了母亲,不算很精致,可也挺好看,只是身边的小孩大多是粉妆玉琢的,谢玉妗的模样并不算惊艳,不过若是长开,也应该是个美人坯子。

    谢致远见谢玉妗不吭声,还一直在看着箫允珂,眉头微蹙,看了一眼神色淡淡的箫允珂之后,才上前一步,低头对谢玉妗温声道:“玉妗,这是兰陵长公主,先前爹爹跟你说过的,快拜见长公主!”

    谢玉妗没动。

    看着箫允珂的眼神,还有些奇怪。

    箫允珂看着她,若有所思。

    谢致远见谢玉妗不动,还如此神色看着箫允珂,眉头愈发拧紧,淡淡的道:“玉妗,不是让人教过你大燕的礼仪规矩?见到长公主是要行礼的,怎么不听话了?”

    谢玉妗抿了抿嘴,似乎纠结了一下,然后,朝箫允珂行了个礼:“玉妗……拜见长公主!”

    声音依旧夹杂着几分怯意。

    “起来吧!”

    “谢长公主!”

    然后,继续怯生生的看着箫允珂,似乎还有些不安。

    谢致远见状,眉头蹙紧,不过并未责怪,只有些歉意的对箫允珂道:“这是玉妗,是我的女儿,她有些怯生,所以失礼了,公主莫要见怪!”

    箫允珂淡淡的道:“无妨,不过是个孩子,以后好好教导就是了!”

    说着,她似乎也没了和谢致远继续说话的心情,转头对他道:“本宫先去前面了!”

    说完,没等谢致远表态,就已经提步往门口走去。

    谢致远想说什么,可她已经走远了。

    谢玉妗仰头看着谢致远,面上的怯色已经尽数消散,有些茫然不安的问:“爹爹,我是不是……不该出现啊?”

    谢致远面对女儿的时候,神色略显温和,微微笑道:“玉妗想多了,只是你不是跟小姑在一起吗?为何会独自一人来这里?”

    谢玉妗犹豫了一下,才有些不安的道:“我……我看到爹爹往这边来了,就跟过来了,不是故意打扰爹爹和长公主说话的,爹爹,祖母说以后长公主就是我和弟弟的母亲了,可她刚才好像不高兴了,她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怎么会?长公主性情极好,不会不喜欢你们的,好了,爹爹还有事,你先去找小姑,今日府中人多,不要乱跑,免得出什么事,知道么?”

    “好,玉妗记住了!”

    “去吧!”

    “女儿告退!”

    谢玉妗走后,谢致远面色恢复了一片凛然。

    “褚奂!”

    一个暗影闪身而出,立于他身后:“主子!”

    谢致远淡淡的道:“你去问问,小姐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是!”

    褚奂当即闪身离开。

    谢致远并未立即离开,而是转身走进了漪澜园里面,随意逛了一下。

    没多久后,褚奂回来。

    “回禀主子,属下已经查问清楚,原本小姐是和七小姐在一起的,后二夫人派人让七小姐去见几个来赴宴的千金,七小姐便把小姐交给了表小姐,表小姐把小姐带去了大小姐那里,之后,小姐就自己一人来了这里!”

    闻言,谢致远厉眸微眯。

    ……

    谢家的宴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傍晚了。

    从谢家离开后,箫允珂直接回宫。

    之后,一连着将近十日,她没有再出宫,也没有再见过谢致远。

    三月初五这一日,容郅和楼月卿夫妇带着容珒和容六月,以及箫倾凰和沈烬夫妇带着刚出生两个多月的沈唯抵达长平。

    是萧以恒偕同莫言带着众人亲自去城外接的!

    知道谢致远成果亲还有两个孩子,楼月卿倒是不像两个兄长那样反应激烈,可到底还是觉得委屈了箫允珂,不大赞同此事,却也没有去为难谢致远,只单独问了箫允珂一些问题后,再没有多说什么。

    临近婚期,整个长平城都再度开始热闹了起来,皇宫和谢家都在火急火燎的准备大婚事宜。

    大婚这一日,是个晴朗的日子。

    箫允珂是从宫里出嫁的,她的嫁衣是太后和温贵太妃亲自选的凤凰缎,选了几十个资深绣娘一连绣了三个月,头面也是中省局的能工巧匠精心打造了三个月,极致华贵精美,箫允珂本就长得好看,穿上这么一身嫁衣,自然是光芒万丈艳丽无双。

    婚礼很盛大,皇帝亲临主持,所有的皇亲贵胄纷纷到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