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三章:尹雪纯疯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可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你。”夏以初试图说服顾景礼,慢慢的开口,“他一直都是……”

    “这一点就足够我看不起了。成大事者应当不拘小节。”顾景礼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笑道,“为了一个女人就敢以身犯险,你说他是重情重义呢,还是愚蠢不堪?”

    他可以凭这一点嘲笑顾景逸一辈子,论能力、心狠,他哪一点不比顾景逸强,起码他才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就把自己搞成这样。

    如果他的身边出现这样一个会扰乱心神的女人,他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毁掉。

    “他在我的心里是最好的。”夏以初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心里开始惶恐,转念又想,她得多拖延些时间才好。

    “你们是亲兄弟,虽然……母亲不同,但是,可以合作啊,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哈哈哈。”顾景礼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大声笑了起来,用一种“你是白痴”的眼神盯着夏以初。

    “合作?你去问问顾老爷,他答不答应?在他的眼里,只有顾景逸才是亲孙子,我就是个垃圾,一个废物,凭什么顾景逸就是继承人,而我只能在顾家打打擦边球,处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生意。

    就因为我的母亲不是大小姐吗?”

    顾景礼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泄的人,将自己多年来的憋屈通通发泄出来。

    小的时候,他还不太懂“私生子”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他只是凭着直觉感受到爷爷的偏心,甚至有的时候,哥哥想要跟他一块玩,也会被爷爷无情的带走。

    他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比不上哥哥,所以愈发的努力,尽量让自己每样都尽善尽美。可是,渐渐地,他发现,他越努力,爷爷眼里的不高兴就愈多。

    后来才明白,爷爷害怕自己伤害顾景逸,呵,多么讽刺,他的出身也不是他能够决定的,可是为什么所有的悲哀却要他一个人来承受。

    夏以初看着他的眼睛透着哀伤,她只是零零碎碎听到一点他的消息,大概从脑海里拼凑出来一场大戏。

    “你杀了顾景逸,继承人也不会是你,因为你是杀人凶手。”

    顾景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夏小姐,你还真是天真,你想想要是顾景逸真的没了,那就只能是我了,顾老爷子虽然讨厌我,但是,他却不会放任顾家就这么没落的。

    你问问雪纯……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

    尹雪纯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突然提及,转过头对着顾景礼点了点头,然后又低垂着眼眸不知道想些什么。

    夏以初只觉得自己和这个人讲不通道理,随即也就不说话了,顾景礼看着她泄气的模样,觉得十分舒心,起身,往黑暗的走廊深处前进。

    顾景礼走了,就只剩下尹雪纯和虚弱的已经陷入昏迷的宋墨。

    她看着宋墨这个样子,心口泛着密密麻麻的疼,对着尹雪纯开口,“尹雪纯,你怎么能伤害顾景逸呢?他要杀了他。”

    “是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