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14章 一晃年三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时间就这么过去,韩在行带着林帘去京都好玩的地方玩,有时湛乐一起陪着。

    而除了几人去玩,湛乐开始带着林帘和韩在行去参加各种宴会,或者去韩家湛家这边,见两家的亲戚。

    她要让湛韩两家,以及她们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林帘是谁,是谁的妻子,谁的媳妇。

    而在这段时间里,几人都没见过湛廉时,好似这个人彻底的从几人的世界里消失。

    就这般风平浪静的到了年三十。

    所有人回了湛家老宅。

    湛起北那。

    林帘和韩在行,湛乐在早上九点多到的老宅。

    老宅里车子已经停了好几辆。

    显然已经有人先到了。

    这倒不意外,因为湛乐说了,湛南洪一家已经在头一天都到了老宅,陪老爷子。

    而湛乐她们一行人与湛文舒一起,来的老宅。

    这么近,不一起都说不过去。

    几人下车,把东西拿下来,湛文舒和她丈夫秦斐阅,儿子秦沛,走在前面,湛乐和韩鸿升,韩在行,林帘走在后面。

    大家提着东西,大包小包的进去。

    客厅里很热闹,湛南洪,柳钰敏都在,还有两人的女儿,挨着湛起北,挽着湛起北的手聊天。

    湛南洪和柳钰敏只有一个女儿,在国外留学,现在已经是博士了。

    常年在外。

    不过按理说湛南洪是老大,两人的女儿怎么都该比湛廉时和湛乐大,但实则不是,两人结婚的晚,要孩子也要的晚,所以两人的女儿比湛廉时小好几岁,还不到三十。

    湛乐就更不用说了,她不是湛文申的亲女儿,而是好友的女儿,所以湛乐到湛家的时候年纪已然不小。

    这也就造成了,韩在行比湛南洪的女儿小不了多少。

    当然,还有一点原因,湛乐结婚的早。

    里面不止坐着湛南洪一家,还有韩琳,湛文申,刘妗。

    客厅里很热闹,气氛也很好。

    几人听见声音,看过来,很快坐在湛起北旁边的女孩子起身,对湛文舒和秦斐阅,秦沛叫,“姑姑,姑父,小侄子。”

    然后看向湛乐和韩鸿升,“堂姐,堂姐夫。”

    最后视线落在韩在行和林帘脸上,“小外甥,外甥媳妇!”

    叫这两个称呼的时候,女孩子眼睛里都是灵动,俏皮。

    好似因为自己辈分大而占别人便宜而高兴。

    大家听见她这么叫,并没有不高兴,反而很高兴,都笑起来。

    “沅沅,你看今年你堂哥结婚了,你外甥也结婚了,你呢,你什么时候结婚?”

    湛文舒把东西递给佣人,笑着打趣她。

    在这里,也就只有湛文舒敢这么说了。

    女孩子歪头,笑眯眯的,似个孩子,“我嘛不急,反正也不差我一个。”

    “况且……”

    女孩子视线溜溜的转,然后落在刘妗身上,脸上笑容更灿烂了,“堂哥结婚了,接下来便是生孩子了。”

    然后视线落在林帘身上,“外甥媳妇也是。”

    “有她们在前,我急什么?”

    她背着手,好似胜利了般,得意的坐到沙发上,然后挽着湛起北的手说,邀功的说:“是吧,爷爷?”

    女孩子这话没说错,的确是这样。

    结婚了,就是盼重孙。

    目前湛家里面,还没有重孙。

    实实在在的,没有。

    当然,如果林帘和湛廉时那一胎留下来了,那现在那孩子已经可以跑着去打酱油了。

    然而,一切都只是如果。

    女孩子这几句话说的气氛有短暂的安静,但很快柳钰敏说:“说你堂哥外甥,你还是好好操心你自己吧。”

    女孩子常年在国外,且是个生物痴,各种研究,所以并不知道湛廉时韩在行和林帘的事。

    湛南洪和柳钰敏也不会特意告诉她。

    毕竟有时候,简单些更好。

    柳钰敏说了这话,安静的气氛瞬间被打破,湛文舒说:“对,沅沅还是好好操心你自己,省的大哥大嫂想抱外甥都抱不着。”

    湛南洪和柳钰敏年纪不小了,按理结婚早的,两人早抱上了孙子,但自家女儿是个什么性子两人清楚的很,也就从不催她。

    而且,湛家儿孙辈都结婚的晚,她们更是。

    几人说笑间,韩在行和林帘坐下。

    突然,女孩子问,“堂哥呢?”

    她口中的堂哥正是湛廉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