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新生报道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2002年9月的燕京,虽然已经进入秋季,但温度并不低,大街上的男男女女仍然穿着夏天的短袖短裤,方怀然随着人群从燕京站出站口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录取通知书附带的说明上写着,新生报道的几天二十四小时有接站的,方怀然四处张望,果然在广场东侧发现一溜高校接待处。

    方怀然拉着行李箱,快步的走了过去,一个个看去,终于找到了农大的接待处,对着接待的师哥腼腆道:“师哥你好,我是农业机械化专业的新生,今天来报道。”

    师哥看了看拘谨的方怀然,热情的回道:“我看看你的录取通知书。”

    方怀然从背后的书包中拿出通知书递给了师哥,师哥看后更加热情的说道:“机化专业的,我是01届的机制,我们一个学院的,我带你上车,等人满了就发车去学校。”

    方怀然跟着师哥,把行李箱放在了大巴下部的行李箱内,上车坐好不到半个小时,大巴车上装满了报道的新生,这时上来了一个师姐,坐到车长的位置上,跟司机师傅说了走吧,大巴车就驶出站前广场,直奔学院路那边的农大驶去。

    方怀然是第一次离开吉林老家,第一次见到这么宽的马路,路上的高楼让自己目不暇接,感觉空气中也充满了一种奋斗气息。

    不愧是首都啊,充满了活力,方怀然内心中感叹道。

    一个小时后,大巴车驶入了农大的校园,一进校门口就看到耸立在主楼前面的白色毛主席塑像,大巴车停在了主楼东侧,学姐“车长”率先下车,然后大家陆续下车,开始去往自己的学院桌子前报道、领被子等用品。

    领完被子出来,方怀然发现工学院的学生还要坐中巴车去宿舍,不禁寻思农大还真大啊,比自己的高中可大多了,上车后就看到中巴车一路驶出农大北门,往北一直到一个现代化的小区。

    车停后方怀然随着几个新生一起抱着被褥下了车,带队的学长羡慕的解释道,“你们这届学生因为学校扩招,新宿舍楼没盖好,所以让你们和电气等几个学院的男生、女生住在家属区的31和35号楼,而原本该入住的教授副教授们暂缓入住,你们男生住三室一厅,14人一起,女生那边10人住两室一厅,便宜你们了,住校外,没人管,不熄灯!”

    几个新生面面相觑,并不知道这些好处到底好在哪里,方怀然心想,没人管、不熄灯倒是不错,可以晚上出去修炼,虽然一下车自己就感受到帝都与家乡的灵气水平也相差不多,修炼效果估计同样不咋地,但是修炼能强生健体,总是还有好处,而且修炼了六年,要是停下来,还真是不习惯。

    根据带队学长念的分配名单,方怀然来到三单元202,一进屋发现自己不是来得早的,三室一厅一南一北的两个小屋共六个床位都已经住满了,可能是饭点,六个人倒是都不在,大厅的八个床位倒还空着,看来自己只能住在和大厅直接联通的朝南的屋。

    还好靠窗的床位还空着,方怀然立马上前将行李扔到上面的床上,占好位置,农大对待新生还是不错的,床是那种上面床下面电脑桌的组合床,方怀然脱下鞋,沿着上床梯子爬上床,开始挂蚊帐,铺褥子。

    正当方怀然铺褥子时,门口传来的开门声,方怀然从床上探头向外看去,发现进来一对父子,个子都不高,都戴眼镜,还都略胖,一看就很有父子相,两人进屋后和方怀然一样,先是各个屋看了看,发现只有方怀然对面的床位算是空床位中最好的了,也放上行李占了位置。

    方怀然微笑着打了个招呼,胖乎乎的儿子拘谨的回了声,倒是父亲比较亲切的回问道:“你父母呢,怎么没跟你一起收拾床?”

    方怀然平静道:“父母已经去世了,姑姑姑父照顾我长大,他们都忙,我就没让他们来送,自己来报道,锻炼一下自己的独立能力。”

    胖乎乎的父亲感叹道:“你还真独立!许也就没这么独立。”方怀然附和的笑了笑,又闲聊了几句,就开始各自整理床铺。

    大学报到的第一天就在忙碌中渡过了,晚上方怀然躺在床上,回想着报道后的经历:白天没看到的同学晚上也回来了三个,另外三个估计是和父母一起在外面住了,没有看到他们,其中有两个还是自己一个班的,宿舍14个人,5个人是机化的,9个人是机制的,两个班混搭,对面的许也也是机制022的,晚上唠嗑中得知他是湖南人,家里离长沙不远,说话一股长沙味,每句话结尾总是带着撒,听起来倒蛮好玩的。

    想着想着,方怀然有些累了,开始了例行的练气,虽然明知因为灵气稀薄无法突破到练气五层,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方怀然已经医了一年了,继续医,心想着没准那次就突破了呢。

    报道结束后,方怀然所在的机化021开了次班会,会上毛遂自荐的选举了一次班长,方怀然对此兴趣不大,也就没有参与。

    这倒不是因为方怀然不合群,虽然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父母因车祸去世,但是姑姑姑父的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方怀然性格并不因为是孤儿而有所偏激,只是天性使然。

    开完班会的第二天,就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军训,农大的军训很简单,在学校操场上走队列,练军体拳,练扑倒,练完后来个军训检阅就结束了。

    方怀然设想中的摸枪、打靶统统没有,军训第一天,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