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江南安乡 北地埋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江南,梅雨时节,连绵的阴雨扰的人心中忧烦,人却无法奈何的了天气,只能叫雨尽管下,等着月后的雨过天晴。

    扬州一隅,一辆马车伴着“吱呀吱呀”的响声,停在了一处破落小院的门前。马夫矫健的跳下马车,把帘布一掀,露出了里边一张清丽的容颜。

    “这便到了?”女子一头青丝挽成髻,盘在脑后,一双纯净如水的眸子里带着的江南女子特有的温婉。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鬓角,扫了一眼马车外那扇结满蛛网的院门,才柔声问了一句。

    “到了!”马夫一边扶着女子下了马车,一边解释道:“这里就是少爷买下的庭院,听说是原来的主人北上许久,已在北方的青州安家落户,于是想着将此处房产卖掉,这才被少爷托人买下,只是我见许久未曾打理,怕是今晚只能收拾出个安歇的地方。”

    “能住就好。红衣一个人去了北地,一年半载也不能回来,日后这庭院就我一个人住,用不了那么多房间的。”女子看起来身着绫罗绸缎,按理说应是大家闺秀,此时却没有一点娇生惯养,丝毫没有在意这里的环境是好是坏。恐怕对于她来说,等着爱郎平安的从北方归来,才是她此时最大的心愿。

    “这……”马夫有些犹豫,似乎是不太赞同女子的说法。

    “可是这样恐怕会委屈了小姐啊!”

    女子展颜一笑:“委屈什么?虽然我还没跟红衣拜堂成亲,但是我早就是他肖家的人了,他能在北地那种寒风大雪肆虐的地方吃得了苦,为何我连这点苦都吃不得?”

    “可是少夫人您终究是女儿身,少爷常年在外,少夫人身边没个照顾的人,如果身体欠安,怕是寻医问药也要吃不少苦头儿。”

    “而且恕小的多嘴,这分明就是帝君想要置少爷于死地,不然哪会在这种关头让少爷动身去北地,我记得前些日子北方可是传来消息,驻北军已经十不存一了。这万一……万一要是少爷在北地有个三长两短,您以后可怎么办啊!”

    马夫的话让女子楞了一下,但是马上她脸上又恢复了之前明媚的笑容。她信手折下一片柳叶,递到马夫眼前说道:“他是曾经折服了整座长安城的男人,现在北地有难,他又怎能不去?他匆匆离去,不来江南送我,是怕见这柳,怕见了我,留下他的心呀……我现在只需在他让我安乡的地方好好等他,他若真是一辈子不回来,那我等到白首又有何妨。”

    马夫没念过书,不识多少字,他听不懂女子话中的意思,只觉得那话里满是令人伤心的痛,却又像是天上的云,怎么抓也抓不住……

    ……

    北地的雪下了许久,厚厚的积雪在满是疮痍的地上盖了一层又一层,大雪落至深夜,原本如修罗地狱似的北地便被点缀成了一方洁白纯净的世界。

    不远处,那灯火通明的军帐外,木制的栅栏上挂着一颗颗血淋淋的头颅,大雪只盖住了头顶凌乱的发丝。他们眼睛瞪大,怒目而视,似乎在宣告着,这里,并不太平。

    “咯吱——”

    一双靴子出现在军营外,踩着积雪,尽管风还在咆哮,可这踏雪的声音依旧清晰的传入到守营将士的耳中。一时间,明哨暗哨全部惊起,一双双犀利的目光交织成密集的网,笼罩在这双靴子的主人身上。

    原本沉寂的军营顷刻间化作了一头欲要择人而噬的野兽。

    “咯吱——咯吱——”

    他手里拿着一柄剑,自顾自的走向军营,好像根本没有察觉自己已经被守营将士盯上了。走着走着,就在他即将踩在军营外的警戒线上时,却忽然停了下来。

    在明哨暗哨的注视下,他从腰间摘下酒葫芦,用拇指弹开塞子,仰起头,不管不顾的“咕咚咕咚”猛灌一口。

    酒水顺着脖子往下淌,最终浸湿了他那鲜红鲜红的长袍,然后又被冷风一吹,在衣服上凝出了一朵朵晶莹的冰花。

    风声紧了许多,雪夜的寒意也更加深入骨髓,守营将士们用鼻子嗅了嗅空气中随着风飘来的阵阵酒香,不自觉的吞咽了两下口水。将士们平日喝的酒都是些劣酒,在他们的记忆里,这种醇香的酒似乎只在他们辽国国都最大的酒楼里才能品尝到。

    “铮——”

    末了,这人将手中的酒葫芦朝身后一扔,又不紧不慢的从手中握着的剑鞘里抽出了剑,喷了一口酒上去,顿时剑体上凝上了一层薄冰。

    他将手中的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