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江南安乡 北地埋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插在雪中,双手拄在剑柄上,随后他眼帘微垂,似是假寐。

    “阁下来我辽营,所为何事?”

    不消片刻,军营里传来一阵骚动,一个长相粗犷的汉子走出营门,向着这人高喊。

    “讨债。”

    肖红衣张了张嘴,从唇齿间吐出了两个字。他抖了抖握住剑的手指,他感觉自己的指节有些僵硬,纵使他修为已经臻至闲云,也依然避免不了北地的寒意。

    “阁下怕是痴人说梦吧!”辽营前,粗犷的汉子嗤笑一声,脸上的胡茬一阵抖动。

    “打过,就知道了。”

    肖红衣语气平淡,似乎在叙述一件于己无关的事情。只是他话音一落,手中的剑便低吟一声,剑体被他从雪地里猛地拔出,剑风呼啸,风雪在剑上缠成了一条雪龙。

    这一剑仿佛不再受时空的限制,骤然间就来到了粗犷汉子的身前,径直朝他胸口刺去。

    “锵-”

    粗犷汉子手中那两指厚的阔刀轻描淡写的拨开这一剑,剑上的雪散落满地,也有大片的雪花被抛向空中。

    “闲云?你是刀徒金兀浊!”

    肖红衣看到粗犷汉子挥出的这一刀,一双好看的剑眉皱了皱,语气中尽是肯定。

    金兀浊也不回应,他一咧嘴,手中的阔刀竖向肖红衣,一道锋利的刀炁直袭面门,似乎是在用这一击默认肖红衣的话。

    “好急躁的刀!”

    肖红衣后退两步,把剑横在身前,空出来的那只手屈指一弹剑体,一道清脆的鸣音瞬间扩散开来。紧接着一道无形的波动迎向那刀炁,二者在空中相遇,碰撞产生的气流将地上的雪吹向天空,一时间遮盖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嗡——”

    清清脆的剑鸣并没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铺天盖地的雪里,一道寒芒闪过众人的眼睛,一柄剑突然从前方漫天的雪中飞出,紧接着是鲜红色的衣料,以及一张如玉的冷峻面庞。

    “锵……”刀剑碰撞的声音在空寂的雪夜里回荡,经久不绝!

    ……

    “红衣——”

    江南,扬州一隅的小院,沈白裳从睡梦中惊醒,白嫩的额头上沁满了细密的汗珠。她掀开被子,走下床,走到铜镜前坐了下来。

    “红衣,是你出事了吗?”沈白裳看着镜中的自己出了神,许久才对着镜子叹息了一句。

    她梦见自己的爱郎在北地被人枭了首,头颅挂在军帐外,在狂风暴雪里摇摆不停。她甚至还记得梦里的细节,那头颅上复杂的神色,让她记忆犹新。

    是眷恋,也是离愁!还有一丝散不去却甜在心上的思念!

    梦到的东西不是个好兆头,自从她从梦里惊醒,心就砰砰砰的跳个不停,任凭她怎么努力,也安不下心来。直到眼神不经意间瞥见梳妆台的一角,那一只睡前刚刚搁放在那里的玉箫,她才心思一动,拿起玉箫,推开门,走到了院子里。

    夜凉如水,虽然江南此时正值春夏之交,但是梅雨的日子里总归有那么一点儿凉意。一阵风袭来,吹得沈白裳不自觉的紧了紧单薄的衣衫。

    “呜呜——”

    玉箫端起,一双柔唇轻轻靠上去,一首呜咽的曲子就这么蓦然飘了起来。

    曲子虽悲,却也很美,深远、幽静、古朴。箫声仿佛穿越了无数个岁月,幽幽的吹响了梦中的念想。

    那是诉不完的衷肠,那是说不完的爱恋,箫声的一头牵着红衣,一头牵着白裳,拂开黄梅香意的缠绕缱绻,演绎了一场梦幻般的风花雪月。

    只是几个呼吸后,玉箫突然从中间碎成两截,那么的突然,让人猝不及防。呜咽的箫曲戛然而止,院子里只剩下风在呜呜的吹着,可是风再怎么吹,也不是箫的声音。

    “红衣——”

    一声悲呼,沈白裳瘫坐在地上,一只玉手撑着娇躯,断成两截的玉箫“咕噜咕噜”滚出好远。

    “嘀嗒……嘀嗒……”

    是泪!

    是砸到青石板上的哭泣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